×

Loading...

通天河独木舟漂流记(二)

waterwalker (水行者)
7. 午夜在无人的高原上狂奔

第二天早上7点半,三辆丰田越野车准时在宾馆楼下来接我们。三个康巴汉子司机,又是一个比一个帅。领头是带点痞气的老帅哥扎西,带着一个小帅哥小义,另一个老司机,据说是小义他们的师傅。我们出城的时候正好瞥见了运船的渣土车,好象船并没有用绳子捆好。

我们今天的任务是赶到下水点,莫曲河口。谷歌地图显示有四百多公里,行程十几个小时。前面两百多公里到治多县城是柏油路,路况很好。马路边隔不远就设有垃圾桶。看来政府为了保持干净清洁的环境下了不少功夫。一个垭口旁边很大的石牌是上写着治多县是格萨尔王妃嘉洛·森姜珠姆的故乡。

过了治多县,就拐上了土路。我们停车等后面的渣土车顺便吃中饭。渣土车来了之后我们检查船的状况。发现底层最边上的一条船正好顶到了车箱的边角上,船身已经磕出了巴掌大的一片凹坑。我们找了几块布垫在船身下,又用绳子把船绑紧了。我们三台越野车就先走了,渣土车在后面慢慢开。渣土车司机嘎玛是莫曲那一带土生土长的,对我们要去的地方很熟悉。

越往里走人烟越稀少。我们强大的导航系统开始发挥作用了。几次司机不知道往哪里开的时候都是我们的导航系统给出了正确的答案。翻过几个4800米以上的哑口的时候,我的高反症状明显加重,后脑勺疼痛得更厉害。但等到了海拔只有4400米左右的下水点的时候,症状又减轻了不少。

到下水点附近的时候开始看到野生动物了。先是看到一头野驴,后来又看到几只黄羊。后来又看到了好几次野驴。





我们在莫曲河离河口不远的河滩上扎营。这里的鼠患真是严重。老鼠洞漫山遍野。我的帐篷下就盖住了不下十个老鼠洞。





简单吃过晚饭,送走了司机我就进帐篷继续倒时差。老王(豆包爹)住在我隔壁,他高反加上感冒,没吃晚饭,只吃了一个西红柿就拿着一个氧气罐进了帐篷。

十点多的时候,迷糊之中听到解群在外面叫我。出来一看原来是小义又回来了。他们在回去的路上被渣土车司机拦住了。车上的船有四条被颠破了。而且天快黑了,渣土车司机不再敢往前开。扎西担心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下不了水,所以派小义连夜赶过来报信。听到这个消息,我除了担忧船,更多的是被这些康巴汉子感动了。他们本可以完全不管船的事,但他们急我们所急,宁愿在搓板路上来回花两三个小时,跑过来给我们报信。

船破损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小义讲不清楚。我们决定过去看看。渣土车大概离我们还有六十公里。我跟解群坐上小义的车往那边开。开到半路碰到了扎西和老司机正往回开。原来他们发现车上的油不够了,正要去索加乡加油。小义车上的油也不够。于是我们一起去索加乡。索加乡并没有正规加油站,我们从私人家里加了些油。时间已经是半夜,扎西和老司机就留在索加乡,找地方住下。小义和我们又去找渣土车。开了一个多小时,找到了渣土车。司机嘎玛和他的老爹副驾驶正缩在驾驶室里睡觉。午夜的高原寒气逼人,他们在驾驶室里冻得够呛。我们仔细检查了船的破损情况之后长嘘了一口气。有三条船的船身侧面在渣土车的后门铁边上被磨透了,其中两条裂缝还不大,可以用布胶带(Duck Tape)补上,另一条的裂缝比较宽,但勉强还可以补。最边上的第四条,被角铁磨出了一个巴掌大的洞,但万幸的是这个洞位于水线之上,随便补一下就能下水。我出门之前,特意带了布胶带和防水胶,豆包爹又在国内采购了电工胶。现在全派上用场了。

小义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留给嘎玛他们御寒。然后我们就往营地开。一路颠簸,有一次把半梦半醒的我颠到了天花板上。最后十几公里小义实在困得不行,停车休息。我说让我来开。还好我在家开的是丰田皮卡,换开越野车没有任何陌生的感觉。回到营地已经快凌晨3点了。
 
 

 

 

 

 

 

 
(#11692258@0)
2018-9-11 -04: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通天河独木舟漂流记(一)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户外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