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大学时光(一)我们学校我们班

gao0626 (我是闲人)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大学时光(一)我们学校我们班
我们学校我们班

我的大学是在北京化工学院就读的,上学之前,从未想过上化工学院,因为我的化学很差,也没觉得化学有什么意思。之所以报北化,是因为那时啥也不懂,厂里的师傅们多是化工类院校毕业的,在他们的建议下,我报了北化,并被北化录取。好在我上的是自动化系,专业课和化工虽有联系,但总体算是电类专业。

能上大学还是很让人激动兴奋的。

报到那天,坐了一夜火车,未眠,也不困。清晨,车到北京。一出北京站,看到车站广场各高校的横幅,校旗密密麻麻,我很快找到北化的新生接待站,看到了老师和师兄师姐和蔼的笑容。

大轿车把我们新生送到了坐落于三环北路北侧和平里北口的化工学院。一条几十米长的宽阔大道从北三环通向学校大门,大道两边是高大的柏树墙。主楼庄重大气,据说是仿苏联的门捷列夫化工学院主楼建造。主楼前的广场中央,竖立着毛主席挥手的高大塑像。我们学校东侧是北京中医学院,东北边是北京外贸学院。学校后面基本就是农村了,一眼望去,全是菜地,晚上一片蛙声。

刚进学校,还是有点小小失望。首先是小,北化是我原先见过的大学里最小的一个,第二是乱,空地上都是地震棚,学校的主楼也被外单位占用。

大学四年,正是国家政治变革的重要时期,对我们思想的冲击和影响也很大,这是当时的一个大背景,我这里主要还是回忆自己学校日常的学习生活。

开始上课了,很激动,第一次听大学老师讲课了,很期待。

基础课时,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教高数的女老师郑老师,条理清楚,丝丝入扣,很喜欢她的课。后来该老师移民香港,还给学校捐赠了两台单板机。还有一个胖胖的体育老师,他给我们上的第一节体育课不是在操场,是在教室。当老师了了几笔画出简洁的漫画来讲解运动人体构造时,我惊呆了,体育老师也可以这么有才!

随着时间推移,专业老师逐步登场,印象深刻的有教气动仪表的夏老师,他喜欢学生,和学生像朋友一样;教电动仪表的张老师年轻,和我们也很熟;教电子的苏老师,广东人,分析讲解电子线路一板一眼,清晰严谨 。还记得有一次晚上做实验,苏老师给我们展示过一个电子血压计,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电子血压计。教系统工程的励老师,自信,自如,……感谢北化那么多老师的教诲!

当时的书记兼院长是马芳廷,一位老革命,其他校领导有周静院长(后来是院长,我们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是周院长签字盖章的)、马恩佩(我们班同学的父亲,后调化工部任副部长?)史尔恭(也是我们班同学的父亲)、彭佩云(她曾经是北大的党委副书记)、赵君陶(李鹏的母亲,不常上班)。我们系主任是沈承林,在过程控制专业是国内一流的专家。

学校图书馆在主楼北边不远,大三以前,去图书馆的次数并不多。直到大四第一学期,开了一门课叫《CA检索法》,CA是美国《化学文摘》的简称,是世界最大的化学文摘库,也是世界上应用最广泛,最为重要的化学、化工及相关学科的检索工具。这门课的作业是一天翻译一篇文摘,那段时间天天去图书馆查文摘。文摘一般不是很长,每天一篇文摘对英语快班的学生不是什么问题,对我这样英语慢班的学生还挺费劲。

在学校学计算机课给我的印象也很深刻。教我们的其中一个老师是董小国,人很随和,课讲的也好,董老师同时也负责管理机房。去机房上机实习和作业是个麻烦事,当时学校机房只有两台DJS—130,用的存储介质是纸带,写的程序是通过穿孔机将二进制码打在纸带上,阅读编辑修改程序都很麻烦,花费很多时间。学生多,机器少,所以上机实习24小时轮班,排到几点是几点,记得我有次排到半夜2点上机。期间第一次见到PC机,那是我系赵关旗老师捐赠的,他去美国做访问学者,节省下自己的生活费,买了一台IBM PC。

我们学校的食堂我觉得还不错,比山西高校的食堂不知好多少。那时还有粮票,粗细粮有比例,北京的细粮比例比山西的高。菜价也不贵,最贵的菜只有三角钱,便宜的有五分一角的,每周有一次饺子,那是我最喜欢的。第一个暑假回家,家乡的人都说我胖了。

北化的学生澡堂是我见过最大的澡堂,大概有五六十个淋浴头,而且水力很足。澡堂建筑的顶上是一排排太阳能电池板,利用太阳能加热热水。

学校对面是文化部的机关宿舍和中央乐团,我们经常在傍晚去那里里散步,树荫下漫步,耳边不时传来中央乐团的艺术家们练声练琴的声音,很美妙很梦幻。走在路上,没准你就会碰到某个名人,如臧克家,李德伦,李谷一 ……

想起大学四年,就能想到许多许多的事情和场景
……
还记得,学校组织去中南海参观,留下印象的是丰泽园,中南海的水面和便衣警卫的大头皮鞋。
还记得,每天早上去出操,田径场上留下我们的足迹。
还记得,许多同学起得很早背单词,学校每个地方都有他们的身影。
还记得,学校修建地下礼堂时,我们撒过汗水。
还记得,游泳池值班时同学们的那股认真。
还记得,晚自习同学们各显神通找教室,找到自己觉得安静又合适的学习地方。
还记得,围观《戴手铐的旅客》在我校的拍摄。
还记得,偷偷用电热杯煮方便面。
还记得,去北太平庄用粮票换鸡蛋。

……

该说说我们班了

我们系是四系,也称自动化系,我们班的班号是7714,既七七级的第十四个班。

外界看我们班,用三个字概括,优,傲,洋。
用这三个字概括我们班,对了一半儿。

优,主要指学习好,在学习方面,我们班的特点是好的特好,差的不差。第一年北化高等数学全年级统考,我班成绩得优的63%,排名第二的班是30%多点儿。普通物理全年级统考,我班得优的是61%,排名第二的班还是30%多,从此7714班确立了在全年级的江湖地位。我们班在化工部所属院系高等数学统一考试中也取得第一的成绩,并且大幅领先第二名。我们班一些同学思维活跃,提问尖锐,据说一些老师到我们班上课都紧张,生怕哪个学生提出什么刁钻的问题。那时我们班有一批同学觉得樊映川的《高等数学》太简单,他们自己学习理科的数学分析,记得班里流行复旦和吉林大学的《数学分析》,我们看不懂《数学分析》的,也要找本吉米诺维奇的高等数学习题集来做题。

傲,我觉得这个评价不对,因为我们班的同学不傲啊,但总有人说我们班同学傲。之所以说我们班傲,我觉得是和我们班整体表现出来的自信,阳光的气质有关。另外,可能和我们班同学的成分有关的。很奇怪,我们班同学都是来自城市,北京本地的又居多,城市长大的学生,见识,眼界都宽点,又是地主,可能说话比较随意。其实,我们和本系上下班级,其他系其他班的同学关系也不错,别的同学有误解,还是了解不够吧。

洋,实际上,我们班不是洋,而是不土(我这里不是说洋与土哪个好,只是借用了当时的这些词,没有对一些同学有任何贬义的意思)。那时我们同学都挺朴素的,基本都是标准学生装束,男生基本短发,女生基本刷子或运动头。个别同学稍潮,会穿短呢子大衣,风衣,夹克。不过,我们班有些同学有海外关系,经常会带了些洋玩意让我们开眼,这可能算是洋吧。我是带着一把计算尺来上学的,不久我见到同学拿的是计算器。在班里,我第一次见到像砖头一样的台式录音机,第一次见到傻瓜相机,第一次用彩色胶卷照相……

我们班,处处追求与众不同,做的最好。

我们班,歌声是最亮的,正步走是最齐的,就连拉拉队声音都是最大的,学生干部也是出的
最多的,我们班同学先后担任学校学生会副主席、文体部长、系学生会主席。

学校举办歌咏比赛,别的班级一般选的是那些家喻户晓,广为传唱的歌曲,如《地道战》《四渡赤水》等,我们班选的歌曲是波兰歌曲《红旗》,并取得第一名。

我们班的羽毛球队名声很大,打遍全校无敌手,不是校队胜似校队。这么说,一点儿也不夸张,最厉害的俩哥们,人称他们"羽球双雄",单打全校排第一第二。那时,一个羽毛球四毛九,当时打球也是很贵的。我们班羽球老大是印尼华侨,和国家队的汤仙虎等人认识,他带我们去北京体育馆看国家羽毛球队训练,多次看到张爱玲,刘霞训练,每次都能捡点国家队不要的羽毛球。

我们班的桥牌队也是学校的翘楚。原本打桥牌是自己班里几个同学打着玩,后来和别的班打战绩不错,有了点名气,以致校队也听说了。一天,校队来约战,我们也很重视,很认真地做准备。和校队的比赛结束,我们班赢了,校队不服,再约。二战,我们又赢了,校队这帮人挺实在,说:"以后比赛,你们代表学校去吧"。

上大学之前,我觉得自己还可以,上小学中学也算是好学生班干部。来到北化,进入7714,才知道天外有天,我们班同学天资聪颖的大有人在,博学多才的也不是少数,偏这些同学学习还很刻苦,我立感差距。入学之前,已经有人学完高数,英语单词掌握8000以上的有数人。而且很多同学体育好,田径,球类,游泳成绩优异,文艺也好,会乐器,会唱歌的不少。这是个优秀的集体。

7714,还是个很有气质的集体。我们班相当比例的同学来自知识分子家庭,来自干部家庭的也是那种有文化的干部家庭,由于家庭和成长环境的熏陶,他们身上自带一种气质。温文尔雅,博学多才,好学上进,眼界开阔,目标明确。

记得刚入学时,老师曾说,你们能考入大学,是很优秀,但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比72级更优秀。
72级是第一批工农兵学员,72级里有一批爱学习喜上进而且基础较好的老三届学生,他们进校后也很用功。我们系72级还有一些红二代,比如陈云的女儿,后来的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等。恢复高考后,我们系72级的师兄师姐有四五个考上研究生。
老师所指,我们是否比72级优秀,就是指未来考研能不能超过72级。
多年后,我们班38个同学中,多人成为科技界教育界商业界的佼佼者,其中取得博士学位的11个(还有三位很早就出国留学,现在失联,不确定),取得硕士学位的五六个。

我很庆幸自己能够来到7714,我喜欢这个班的气质,喜欢这个班的氛围,喜欢孜孜不倦勤奋好学的同学,喜欢同学们给我的关爱。

在这样的集体中生活四年,潜移默化的熏陶,对我个人的综合素质提高很大。因此,我不仅喜欢这个集体,而且感谢这个集体。

很怀念北化
很怀念我们班
很怀念我的同学们

我亲爱的同学,
你可曾记得,我们在颐和园的欢声笑语
你可曾记得,我们去什刹海上滑冰课的欢乐
你可曾记得,拒马河十渡的秀美风光和岸边那柿树上的累累硕果
你可曾记得,燕山石化总厂尾气塔那不息的火焰
你可曾记得,每年最后一天,迎接新年之际,我们在教室里包饺子聚餐,喜气洋洋,不醉不休

……

光阴似箭,四年很短

1982年1月5日,北京高校七七级学生毕业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薄一波出席并讲话,薄一波讲话好长好长(有同学回忆讲了四个多小时),讲了点的什么,一句没记住。只记得,那天也是狗年邮票的首发日,我在人民大会堂买了一版狗票。

我们毕业了,除少部分同学出国考研,大部分的同学走向祖国的四面八方,带着学到的知识,带着充满希望的心情,投入到了国家建设之中。

我还记得,在北京站同学们送我离京时深情的目光。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753121@0)
2018-10-19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大学时光(一)我们学校我们班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