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譬如“文化多元主义”,主张所有文化是平等的,没有优劣之分,这一观点动摇知识的根本,容易误导学生,令他们失去斗志和信心。

firetrain (火车头)

https://mp.weixin.qq.com/s/vDsdxcFC0Z97Fon3ATA7hA

 

当今美国的大学已成为培养自由派与左派的摇篮,似乎越是滕校名校,就越左。许多大学生不相信美国市场经济体制、认为美国的分配极不公平,认为美国应该学习欧洲,建立全民的福利制度。有一位年轻人从著名的达特茅斯大学(Dartmouth)毕业,告诉父亲:“美国是世界上最差的国家”。父亲马上建议他去国外看看,也许就会有一些改变。

面对多元文化主义及相对主义的自由泛滥,美国社会中吸毒、堕胎、种族暴力、枪械失控、儿童色情、同性恋和家庭暴力等等彻底违背传统基督教道德的社会问题层出不穷,美国大学生很容易接受自由派与左派的思想,一方面非常追求与痴迷于自己的个人身份(如变性双性同性同居越来流行)和校园里的虚假政治,另一方面也易受大学教授们的影响,由于教授们生活在一个相对真空的环境里,大多是自由派人士,当然他们是以西方左派的思想去影响学生。据过去数届大选的统计,大多数年轻人的选票给了民主党,因为民主党的政策更多地反映自由派的理念和思想。

从下面的几个例子,我们要更多的思考与呼吁真理的到来,为这个时代的年轻人祷告,盼望他们多多地回到上帝的面前,持守正道!

01

科罗拉多大学非基督徒与反基督教的人强迫领导RC团体

2019年2月6日,CBN News刊登一起关于基督教学生组织状告其大学的法律诉讼的报道。这所大学是科罗拉多大学斯普林斯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Colorado Springs,简称为:UCCS)。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最新排名中,UCCS连续四次跻身美国西部十大公立大学之列。

UCCS因其拒绝承认其校园内的基督教护教学团体而被起诉,因为该团体不肯违反自己的基督信仰

  • RC团体简介

名为“拉蒂.奥克里斯蒂”(Ratio Christi,拉丁语为“基督的理性”。以下简称为:RC)的学生团体,于2016年开始被UCCS拒绝正式注册,使得它无法从学生活动费中获得资金。

RC是一项全球性的运动,它使大学生和教师能够为追随耶稣基督提供历史,哲学和科学的依据,信仰和理性结合在一起,在大学中建立基督智慧的声音,正在世界各地的大学中培养与建立由学生和教师领导的护教学俱乐部。学生们为思想心灵而战,学会捍卫上帝的存在,圣经的可靠性,以及基督复活的事实,在大学里寻求基督教思想的复兴。

RC寻求推进圣经的世界观,解释圣经如何适用于各种当前的文化,道德和政治问题,例如支持生命反对堕胎的立场,不支持UCCS认可和注册的一些组织,如LGBTQ(同性恋)俱乐部,大学民主党,美国青年民主社会主义者等。

  • 诉讼情况

自由捍卫联盟(ADF)表示,学校官员试图强迫RC团体允许非基督徒和反基督教信仰的人来领导RC。

“作为一个基督教护教组织,RC寻求捍卫基督教信仰,并解释圣经如何适用于当前的各种文化,道德和政治问题。任何学生都可以参加其活动。只要他支持该组织的宗旨目的,任何信仰的学生都可以成为RC的成员。但RC要求那些领导该组织的人必须是基督徒并分享基督信仰,“ADF解释说。

ADF资深律师特拉维斯·巴勒姆(Travis Barham)说:“大学要求素食主义学生团体任命肉食爱好者作为领袖是荒谬的。同样,为了让RC获得注册的资格,UCCS强迫让无神论者或非基督徒带领RC的圣经学习。“

去年2018年11月,RC正式起诉UCCS,称该大学拒绝承认对RC团体宗教信仰的歧视。

以下是诉讼所述的内容:

“《宪法》第一修正案宣布言论自由和第14修正案的平等保护权利。规定公立大学的'思想领域'不能偏袒某些观点,也不能放逐或诋毁他人。它还要求政府不能强迫宗教组织任命一个无信仰或不支持其使命,不分享传播其信仰的领导者。“

“UCCS直接违反了这些原则 - 同时应用自己的政策和UCCS董事会的政策 - 拒绝RC登记。拒绝这样做是因为RC必须确保其领导人分享传播其信仰并且其支持其使命,即使其他的学生组织也是这样做的。“

虽然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城市公报是一份世俗报纸,也发表了一篇社论,支持基督教团体的权利,“UCCS是一所国家资助的学校,不能干涉宗教的自由权的行使。但政府却这样做了“。

“一旦被认可,RC及其成员打算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他们在大学校园的基督教信仰,包括传单,标志,和平示威,托管信息表,邀请演讲者和与同学谈论基督教信仰和他们如何影响各种社会,道德,文化和道德问题,“诉讼指出。

案件可能在未来两周内开庭审理,我们将拭目以待。 

02

哈佛大学教授回答为什么国的大学变得愈来愈左与自由泛滥

历史背景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由清教徒创建于1636年,是北美的第一所高等学府,当初是为培养未来的牧师和基督徒学者而建。起哈佛这个校名是为了纪念当初慷慨捐赠大批图书和一些金钱的年轻牧师约翰-哈佛

  • 哈佛大学校徽中的三本书写着“为基督,为基督教,为真理”。(见上图)

  • 哈佛大学在1646年制定的校训:“让每一个学生都被清楚教导并被督促认真考虑:学生生活和学习的最终目标是认识上帝、认识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翰福音17:3),并让每一个学生因此把基督作为一切健全的知识和学习的根基。让每一个人因为明了上帝是智慧的源头而暗自祈祷以求努力装备自己,寻求来自上帝的智慧”。

  • 哈佛大学最早使用的印章上刻着:“荣耀归于基督”。

  • 哈佛大学校门口有一个石碑,上面刻着:“上帝的保守让我们平安抵达新英格兰,我们建立家园、建立敬拜上帝的教堂、也建立了政府,以惠及后代。接下来,我们最渴望的事情之一就是努力学习,使之在后世永远流传,当我们归于尘土后,教堂里留下的不会是无知的牧师。

美国大学现状

美国著名学者,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夏菲曼斯费尔德(Harvey Mansfield)接受媒体 Minding the Campus 的访问,探讨美国高等学校的左派自由主义(Liberalism)泛滥的现象。

他曾公开表示,自己一向有两套评分机制,一套是为迎合大学“宽松教育”的大方向,一律给学生高分,作为学校官方纪录,方便学生毕业之后找工作。目前 A- 已经是哈佛大学成绩的中位数。但他同时会给学生另一个私下评分,让他们了解自己的真实状况。今天美国拥有数量空前的州立大学,但是大学教育缺乏实质内容,导致学历变得空泛。正如 2011 年 Richard Arum 和 Josipa Roksa 的著作“学术的散漫(Academically Adrift)”所述,主要原因是许多大学已经不再以追求真理(Truth)为教育目的,学术界的专业人士不再相信或者怀疑世上有所谓真理,而“各行其是”的主张成为主流。

各行其是,或称“相对主义(Relativism)”的观念,导致学习失去了重要意义。相对主义是左派自由主义最主要的政治观点之一,但是自从“后现代主义思潮”以来,相对主义变得愈来愈具体和专门,深入各个层面。譬如“文化多元主义”,主张所有文化是平等的,没有优劣之分,这一观点动摇知识的根本,容易误导学生,令他们失去斗志和信心。取而代之的是灌输,但灌输的观念无法证实其优劣或者真伪,因此,无法投入学习,缺乏成就感,往往是一体双生的结果。

曼斯费尔德解释,当学生失去学习的乐趣,缺乏成就感的时候,代之而起的是校园政治行动(Activism)。学生将原本花在学业上的时间,转而投入政治行动,追求理想,或者任何课外活动,当然课外活动的毒害(toxic)远不及前者。

他观察到一些哈佛学生,对课外活动的投入和热情高涨,远超于投入学习,因为学习对他们没有挑战性,而课外活动充满挑战,无论是体能,还是要和其他人竞争。优秀的课外活动表现,有助于为个人简历增色;相反,参加政治行动,尤其是发起抗议,要求校方遵循自己的政治主张或政策等行为,效果则正好相反。

校园风气的另一大趋势是强调“被冒犯”,以及因被冒犯而发起反击,至于无孔不入的地步,不断制造言论禁区,致使言论自由不断收窄。这也是出于学生对教育根本的质疑:“到底有什么可学?”如果学生发现没有什么好学的实质内容,则他们会选择坚持己见,坚决维护感到被冒犯的人,而不是思考问题,尤其是反思他们在课堂上所学的内容,对实际生活到底有什么影响。

今天的大学生容易变得“一触即跳(touchy)”,轻易感到“被冒犯”,曼斯费尔德认为和女权主义思潮分不开。“被冒犯”的概念自女权主义之上得到动力。早期女权主义者以性骚扰为名,提出“与女性为敌的环境”的主张,这个职场概念已经蔓延到大学。事到如今,任何不同声音,不同观点,和任何引起不适的感受,都变成了“有敌意的环境”。

在这种风气底下,每个人都有义务去监督和举报“冒犯”,即使有所“冒犯”的人并无恶意或者无辜,也都会遭到批判。而大学文化反而变得愈来愈单一,尤其是在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领域。

虽然曼斯费尔德一早拥有终身教席,但他表示,如今保守派或自由意志派的学者应征哈佛教席变得相当困难,尤其是政治学以及相关的学科,立场不同的学者或意见领袖在校园里常常遭到抗议和攻击。许多大学似乎都放弃了捍卫言论自由的政策,因为长期以来,大学邀请的“异见人士”大多是左派,亦即符合左派意识形态,乃所谓的“少数”、“小众”或“边缘”,而导致“异见”变得和大学主流意见相吻合,真正的异见声音反而遭到排斥。

这种情况也导致大学开始出现专制色彩,不再相信理性辩论。推崇“多元化”是大学教育宗旨,但“多元化”似乎并不包括不同意见和观点。由于大学设终身教席,解聘个人是非常困难的事情,遑论解散学院或改革,与此同时,高等教育专业的相关组织也在推波助澜,这些组织的政治正确倾向比大学更为严重,譬如美国政治学协会(The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Association),它们往往由活跃社运分子负责。

目前大学的这种气氛已经引起批评,但是批评的声音十分微弱,他认为应该加强,以引起历届旧生和信托人的注意。而学生其实比大学的管理层以及教职员更为包容,愿意讨论,学生之所以给人激进的印象,其实只是一小部分社运分子。

曼斯费尔德还认为,大学正面临“人文危机”,因为在科学当道的今天,人文学系要找到存在感并不容易。今天几乎所有的知识都建基于科学,科学和宗教对立,同时也和传统的人文知识对立,譬如主修英语、文学等学系的学生,必须面对在找工作时候处于劣势的现实。因此,提倡文理结合是一个出路。

人文学系在 20 世纪中后期的后现代的思潮中,一度处于主导地位,后现代主义其实是对科学的反动,尤其是反对科学和技术所带来的进步与益处。因为这一股思潮,大学兴起了对西方文化的不满甚至是鄙视的学术风气,而不断寻求其他意识形态,譬如共产主义和伊斯兰,甚至无法辨别思想上的敌人。

03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生会理事宣称反同性恋立场遭罢免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学生会的一名华裔理事周.伊莎贝拉(Isabella Chow),在该校学生会举行支持跨性别权利的投票中弃权,然后又费唇舌地解释自己的反同立场,迅即引发超过1000人连署名要求她辞去学生会的职务,否则将面临罢免。

这场混乱始于2018年10月31日周三,当时酷儿联盟资源中心(QARC)要求学生会通过一项法案,谴责川普政府考虑制定性别的法律定义,要求与出生时的性别相匹配。据《纽约时报》上月引用外泄备忘录的报道,该提案将改变联邦第九条民权法,可能删除140万跨性别者的保护措施。

20岁的学生会理事伊莎贝拉在表决时弃权,并当场宣读解释决定的五行陈述,告诉在场18位投票支持该提案的理事(20位学生会理事中有18位支持,另一位缺席)。投票支持此案将损害自己的价值观,等于是强迫她推广自己不同意的群体和身份。

当天晚上,数百人参加学生会的会议,坚持要她下台。在社交媒体上,学生们将她称为“可怕的人”和“低能的蠢人”。她所属的校园政党也切断与她的关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刊《每日加州人报》(DC)还发表抨击她的社论,并拒绝刊登她的辩护声明。

她继续说明:“作为一名基督徒,我个人确实相信某些行为和生活方式与良好、正确和真实互相牴触,我相信上帝在一开始就创造了男性和女性,并将婚姻定义为一男一女的结合。” 然后她又批评其他理事:“我衷心相信,你们的选择是不正确,也对你们毫无利益。”

伊莎贝拉的这番解释引发了不同于去年袭卷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自由言论权的辩论,而是更个人化的质疑,即判断某人的性别认同,是否类似于评判某人的种族或族裔。

酷儿联盟资源中心主席普特南(Regan Putnam)表示,她本来可以弃权,但她却发表长篇大论,谈论一男一女的婚姻,以爱作为掩盖仇恨的幌子。他续称,没有人要求周解释为何弃权,投支持票的理事没有人必须解释原因。

几个小时后,伊莎贝拉隶属的政党“学生行动”与她断绝关系,伯克利电视台(CalTV)和其他出版物也是如此。《每日加州人报》发表一篇社论表示,她的言论令人反感,并宣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不能允许和接受像伊莎贝拉这样的领导人,代表他们做出决定。”

“不,我不打算辞职。因为如果我这样做,就没有人可以代表在校园里被忽视和误解的声音了。”- 周.伊莎贝拉

"No, I'm not planning to resign. Because if I do, there will be no one else to represent the voices that are ignored and misunderstood on campus." -Isabella Chow

“又如所多玛 、蛾摩拉和周围城邑的人,也照他们一味地行淫,随从逆性的情欲,就受永火的刑罚,作为鉴戒。--- 犹大书‬ ‭1:7‬ ”

04

所多玛和蛾摩拉两座城市的罪恶是什么?

回答: 圣经记载的所多玛和蛾摩拉是记录在创世记18-19。创世记18记录耶和华与两个天使来与亚伯拉罕说话。耶和华告诉亚伯拉罕"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甚重了,声闻于我"(创世记18:20)。22-33节记录了亚伯拉罕恳求耶和华怜悯所多玛和蛾摩拉,因为亚伯拉罕的侄子罗得和他的家人住在所多玛。

创世记19记录了两个天使伪装成男人,拜访所多玛和蛾摩拉。罗得在城门口遇见天使,并切切地请他们进到他的屋里。天使们同意了。圣经告诉我们,"他们还没有躺下,所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那房子,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创世记19:4-5)。然后天使继续蒙蔽所多玛和蛾摩拉所有人的眼睛,并敦促罗得和他的家人逃离这座城,逃避上帝将要发出的忿怒。罗得和他的家人逃离这座城,当时"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并城里所有的居民,连地上生长的都毁灭了..."(创世记19:24)。

就这段经文而言,对"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是什么?"这个问题最常见的回答是同性恋。这就是"所多玛"这个词如何被用来指代两个男性之间的肛交,无论是否两厢情愿或是被迫。显然,同性恋是上帝摧毁这两座城的部分原因。所多玛和蛾摩拉的人想对两个天使(伪装成的男人)实行同性恋轮奸。同时,圣经上并没有说同性恋是上帝毁灭所多玛和蛾摩拉的唯一原因。就它们所纵容的罪恶而言,所多玛和蛾摩拉这两座城肯定不是独有的。

以西结书16:49-50说:" 看哪,你妹妹所多玛的罪孽是这样:她和她的众女都心骄气傲,粮食饱足,大享安逸,并没有扶助困苦和穷乏人的手。他们狂傲,在我面前行可憎的事..."希伯来词"detestable"指的是在道德上令人厌恶的东西,在利未记18:22中提到同性恋是"令人憎恶的"。同样,犹大书7说:"…所多玛、蛾摩拉和周围城邑的人,也照他们一味的行淫,随从逆性的情欲。"所以,虽然同性恋并不是所多玛和蛾摩拉城唯一的罪恶,但它确实是造成城市毁灭的主要原因。

那些试图解释圣经对同性恋谴责的人声称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是不好客。所多玛和蛾摩拉的人显然是不好客的。也许没有什么比同性恋轮奸更不好客了。但是说上帝完全毁灭两个城市以及所有的居民是因为不好客显然没有抓住要点。虽然所多玛和蛾摩拉犯了许多其他的可怕的罪行,但是同性恋是上帝在城中倾倒硫磺的原因,完全摧毁了它们以及所有的居民。时至今日,所多玛和蛾摩拉所在的地区仍然是一片荒凉的荒原。所多玛和蛾摩拉是一个强有力的例子,说明一般情况下上帝如何看待罪恶,特别是同性恋。

英文参考:

http://www1.cbn.com/cbnnews/us/2019/february/university-trying-to-force-christian-apologetics-club-to-let-anti-christian-students-lead-group

http://www.breakingchristiannews.com/articles/display_art.html?ID=26200&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https://www.gotquestions.org/Chinese/Chinese-sodom-and-gomorrah.html

您的支持与爱心使我继续写下去,感恩您的打赏!

请关注此公众号,加微信号防失联:SSK2024

往期文章:


川普在国家祷告早餐会 | 誓言保护有信仰的人

国会新议员 | 建议对富人增收90%的税率

白宫访谈真相 | 我的目标是公开我的信仰

力阻成功 | “上帝作证,我发誓” 的誓言未被删除!

背道而驰 | 众议院把"上帝作证,我发誓"从宣誓中删除

川普 | 鼓励公立学校开设《圣经》读写课程

美国总统 | 现今世界最苦逼的工作

上帝就是爱 | 盲童蒂米在美国的故事

彭斯 | 对美国基督教教育的批评必须停止

上帝之爱 | 八万个残障的弃婴,如今在美国还好吗?

美国尊敬与重视上帝的牧人

这届美国国会的基督徒人数是历史以来最少的

为什么? | 美国许多重大事件都离不开祷告

世界的败坏 | 第三性别"X"的合法化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救赎的来源故事                      

(#11925556@0)
2-11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譬如“文化多元主义”,主张所有文化是平等的,没有优劣之分,这一观点动摇知识的根本,容易误导学生,令他们失去斗志和信心。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工作学习菁菁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