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 妍

72350 (LuckySeve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记不清是哪年哪月,但记得是在一家咖啡店,我第一次见到妍。妍不喝咖啡,只点了一杯茶,与婉相依而坐,亲密无间,我要了一杯浓烈的espresso。咖啡店灯光昏暗,但妍那张泛着红晕的脸却被照得通亮。她穿着一件蓝色毛衣,神情平静而大方,声音低沉而柔和,一头长发飘逸着充满活力的波浪,一双眼睛闪烁着洋溢睿智的光芒。她才学渊博,谈吐得体,思维敏捷,善解人意。毫无疑问,妍是我平生见到的最美丽最淑雅的女子。我低下头,脸上火辣辣的,感受到她那咄咄逼人的目光,却无勇气正视她。说句天经地义的大实话,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只在相见后的第一秒。“他挺帅的,” 耳边传来的是妍低沉的声音。“你是在恭维吧,妍?” 我偷偷瞥了一眼,婉的脸红得像一只苹果,笑容中带着幸福。 “的确如此,婉,我祝福你们⋯⋯” 仍然是妍低沉而平静的声音。我端起杯子一口喝尽espresso,心却醉了。

我用手指轻轻敲打着黑胡桃木制成的桌面,桌上古旧的蜡烛灯闪烁着微弱但很顽强的光芒,精制的玻璃花瓶中插着一支红色的玖瑰花,红得就像燃烧的火,那是我心中的火焰,冉冉升起。我终于鼓足勇气,抬起头,而妍正露出了微笑,笑得如此醉人 - 她的脸型完美无暇,面部轮廓分明,眉毛纤细清秀,眼睛温柔妩媚,牙齿洁白整齐,嘴唇性感甜蜜。“你应该做演员,有没有觉得可惜?” 我脱口而出地问道,然后又后悔自已的鲁莽。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提问,妍并未显出吃惊的样子,她再一次露出了笑容,大方地答道,“被邀请过,但家里不同意。” 说完后,她的目光仍然朝着我,平和而从容,这种自信让我颇为震撼。起身离座之时,我一直偷偷地打量着妍那高挑窈窕的身材,她的体形看上去既属运动型的健美又不失女性的丰腴,我甚至爱上了她穿的那件蓝色的毛衣。

一天夜晚,我转辗反侧,无法入睡,只好起身点燃一支“烟”,顿时,大麻的气味弥漫着整个屋子。我猛吸了两口,慢慢地,觉得有一只无形而柔软的手掌,贴着自己的后背轻轻抚摸着,全身感觉到一种难以言表地舒坦。我仰首看着窗外,深邃的夜空中繁星点点,像一只只萤火虫,闪烁着微弱而精灵的光芒,美得令人眩目,美得让人窒息。多么美妙的一幅仙境,多么绚丽,多么恬静,而我正身临其中!忽而,一颗光彩耀眼的流星飞逝而过,整个天体被她的光芒照亮,无数的尘埃仿佛在睡梦中被唤醒,争相见证着这个举世壮景。而我却不禁黯然神伤,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妍,自从初次见面后,她始终占据在我的脑海里,如袅袅青烟,挥之不去。想着她,抱着她,忍不住潸然泪下。不可救药,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女人!对天长叹,我就是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却愿追逐那光芒璀璨的流星,日月为我作证,大地与我共鸣!

而婉却变得越来越bossy。一个雨雪霏霏的星期六,我在百般推脱未果之下,只好跟在婉后面,开始了枯燥漫长的血拼旅程。商场里人山人海,恶劣的天气似乎把在寒冬里茫茫不知所措的人群都赶到了这个地方。我们在商场里漫无目的地四处徜徉,然后驻步于一家灯光柔暗的服装店,至今未能记起店名,但我突然意识到,原来婉早已有了安排和计划。“你觉得妍身上那件毛衣怎么样?” 她突然发问,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挺,挺,挺好,穿在你身上挺好⋯⋯” 我有点语无伦次。“什么挺好,我可不喜欢蓝色!” 婉一头短发,脸上充满书卷气,眼神总是带着好奇,她撅起了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紧接着,她又转脸向我瞥了一眼,“你最近有点不对劲,是不是喜欢上了她?人家可是看不上你的。” 我这时已经张口结舌,似乎任何语言都无法洗清这个“罪名”,但这简直是“莫须有”,自己并未越雷池半步。“随你怎么想吧,” 我的声调出乎意料地平静。咯咯咯,婉笑了起来,随手抓起一件红色毛衣,就着身子比划着,“快过来,你觉得这件穿在我身上怎么样?” “你还是选那件蓝色的吧,” 我斗胆进言。“为什么!” 这次,婉真地生气了,但她脸上的怒色如同天上飘浮的阴霭,不一会儿便烟消云散。最后,她紧紧抓住那件红色毛衣不肯松手,婉赢了。

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在抽大麻,婉也不例外,而它的作用却妙不可言。我的睡眠一向不好,这段时间更是对妍日思夜想,这种感觉既甜蜜又痛苦。雪夜,我披上厚重的外衣,步出户外,顶着凛冽的朔风,来到了一片旷野。可能是大麻的效用,我不惧怕寒冷的呼啸,不惧怕黑暗的恐胁,更不惧怕野兽的侵扰,我的心中只有她!哦,我张开双臂,大声呼喊着妍,眼泪像泉水般地涌出。我艰难地在雪地里继续行走,来到一颗百年老树的脚下。我拼命地刨着树根下的泥土,试图挖出一个洞,将自己对妍的情感统统埋入这个不为世人所知之处,让它永远成为一个秘密。我的十指挖出了血,鲜血在雪中结成了冰;我的两手完全冻僵,麻木得像两根毫无生命的木棍;可我的内心是如此地火热,以至能把大地冰雪融化。天边出现了一道闪光,照亮了夜空,也照亮了大地,我心里明白,那是一颗匆匆逝过的流星。忽而,老树后面转出一个人影,慢慢向自己靠近,我大惊失色,转而喜出望外。来者身着蓝色毛衣,长发飘逸,亭亭玉立,不是别人,正是妍!

这种幻觉毫无例外地出现在自己过量吸食大麻之后,为此,我曾痛下决心来彻底戒除毒瘾,首要的任务就是让自己早睡,第一个星期的尝试果然收效甚佳,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使得自已的努力全部前功尽弃。那一日,我下班刚一到家,手机就响了。“你快到这里来一下,我的手提电脑坏了。” 电话那端是婉的声音。“可我还没吃饭⋯⋯” “吃什么饭,我这儿有。” 我匆匆赶去,婉已经在餐桌上摆好了热腾腾的饭菜。她的手提电脑可是足足伤透了脑筋,我折腾了几个小时仍然未有成效,急得满头大汗,一看时间已是晚上11点。这时,婉正从浴室出来,她裹着一条白色浴袍,头发湿漉漉的,浑身冒着热气。“你呀,这么笨,今晚修不好我就不让你回去。” 可今晚真是糟糕透顶,手提电脑却死活不工作。婉进了卧室,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她每隔30分钟便出来检查一下进度,一副着急的样子,最后,气呼呼地扔出一床被褥,“你就睡沙发吧!” 说完砰地一声关上房门,再也不出来了。我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第二天一大早,当婉再次推门而出的时候,我早已起身。只见她两眼通红,一脸倦容,身上仍然是那件浴衣,神情却平静了不少。“我早就知道你是柳下惠,好吧,禽兽还是禽兽不如,自己挑一个。” 我心里明白她的一番用意,昨晚势在必得要将生米煮成熟饭,可惜,这场戏演砸了。想到这里,我不禁偷笑起来。在以后的几天里,婉几乎动不动就发脾气,我却默无声息,任凭狂风暴雨而岿然不动,最终牢牢地稳住了阵角。我赢了。

可自从那夜做了“禽兽不如”之后,我的戒毒计划彻底泡了汤。夜深人静之际,我越发思念妍,这种思念就像一条无形的蟒蛇缠绕着自己,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这时,不得不起身吸食大麻,并逐渐加大了剂量,来帮助入睡。我全身舒坦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纷飞的大雪,周围万赖俱寂,一切恬静如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眼睛变得疲惫,而窗戶玻璃外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变成了不透明的毛花玻璃。但我的眼睛却在这个时候察觉到了一些动静,玻璃上的冰霜在慢慢地融化,仿佛有人正对着它吹热气。不一会儿,冰霜全部融化开,玻璃一下子变得清澈透明,而呈现在窗口的是一张人脸的轮廓。我惊得几乎叫不出声,连忙从床上跳了起来。是她!天空出现了橙红色,纷飞的雪花衬映了那张格外娇美的脸。她面露微笑看着我,依然是那么平和。“妍,你好吗?” 我激动不已,嘴唇在不停地颤动。我听不见声音,但看到她的嘴唇也在动。晚安,妍的口形传递出这两个字,我再也忍不住,两行热泪滚落了下来。我与妍近在咫尺,却为玻璃相隔,但玻璃阻隔不了我们,轻轻的一个吻,我的心碎了,玻璃仿佛也消失了。窗外是永不解冻的冰雪,屋内是早已融化的心扉。

突然,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这才意识到刚才做了一场梦。“这么早打电话给我干嘛?人家还没睡醒呢。” 我的声音带着倦意,懒懒的,就像一个在姐姐面前撒娇的男孩一般。“喂,告诉你,我在妍家里,昨晚被大雪困住回不去,你赶紧来接我!” 婉依然是那么bossy,可这次我却心存感激。我按着婉给的地址,冒着大雪,半个小时后开到了目的地。妍的家是一座很漂亮的宅屋,红色的砖墙向人暗示着玫瑰的色彩,因而充满了温馨的气氛,屋前长长的车道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白雪,而远远就能看到客厅窗户内两个人影。这时,雪还在不断地下,我把车停在街边,打开trunk,从里面拿出了铲雪的铁锹。又过了半晌,屋门终于开了,传出的是婉高吭的声调,“你在干什么?我们等了半天想你怎么还没到。” 婉的身后却传出一声低沉的惊呼,”啊,他把雪都铲干净了!” 我喘着大气,心跳得很快,胸口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可是,自己却不敢正视她。“快进屋吧,” 那是妍的声音。

进了屋才注意到,两人都穿着毛衣,一红一蓝。我仍然低着头,从眼睛余光中能确定她们的存在,并清楚地知道哪一个是婉,哪一个是妍,可心里还是很紧张。“你干嘛这么起劲?人家扫雪都是交年费外包的,妍,你说是吗?” 我偷偷抬起目光,妍脸上抹了淡妆,嘴唇涂了口红,显得分外妖娆。她连忙点头,脸上是歉疚的表情,“他做事很认真的,婉,你有福气啊。” “他呀,不知道哪根筋搭上了,” 婉瞥了我一眼,“咱们赶紧走吧!”

一年中最讨厌的节日St Valentine's Day来临了,好在婉似乎没想起来而只字未提,可是我的心却揪着。2月13日,情人节前一天,我买了一支红玫瑰,晚上,又吸食了超剂量的大麻,然后迷迷糊糊地开始入睡。忽然,窗外人声鼎沸,我睁开眼睛,发现天空通红一片,一个声音在耳边呼唤,“勇敢!勇敢!” 我披上外衣,手执玫瑰,推门而岀,直奔那棵百年老树,可这里空无一人。这时,气温开始上升,天空下起了冰雨。一个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走吧,一路向西!” 走吧,走吧,我一边高喊,一边行走,全然无惧寒风和冰雪。不知走了多久,我看到天边泛起了潋滟水光,已经走到了大湖边。这时,自己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前方的道路不知还有多长,而我却疲惫不堪。我对着苍穹高声呼唤,苍穹却没有回应。突然,我发现天空中亮起了红光,又是一颗流星飞逝而过,立刻恍然大悟:我不就是一颗追逐流星的尘埃吗?日月正在为我作证,大地正在与我共鸣。经过6个小时的艰苦跋涉,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天色濛濛,冬季里的辰光是多么地微弱,可内心是亮敞的。我手执玫瑰行百里,一路经历了多少风寒,才得到了今天的黎明,而这一天就是情人节!玫瑰就是手中的宝剑,我要夺门而入,杀败强敌,拥美人入怀!我一个箭步来到了窗前,妍正坐在客厅的餐桌前。她低着头,眼里噙着泪,餐桌上摆放了一大束玫瑰花,总共32朵!寡不敌众,败局已定,我最终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接下去的战斗就是以身殉情。我轻轻地推开门,妍听到动静猛地抬头,她显然大吃一惊,眼角中出现了一丝慌乱。我趁其阵角未稳,立即递上玫瑰,然后潇洒转身,夺门而遁,如同一缕青烟,匆匆消失在滚滚尘雾之中⋯⋯

妍离开了这个城市,回到了献给她32朵玫瑰的男人身边。这一切发生得那么突然,婉是始料不及的。但她并未离弃我,而是找了牧师来捉鬼 -捉我心中之鬼,最后,牧师make sure,鬼已不在。婉原谅了我,又重新恢复了往常的欢笑,而我的心思却愈发沉重。一个格外宁静的夜晚,大地已经沉睡,路上依旧积着白皑皑的雪,月亮在稀疏的枝叶间探出了半张脸,而我却睡意全无。忽而一阵敲门声,来者是一位短发女子,我心里知道那是婉。但今夜婉完全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沉默不语。朝夕相处,我对婉已经熟视无睹。她脱下外套,露出一身红色毛衣,而我脸上依然是漠然的表情 - 事实上,我对周围的一切都已经习以为常到了麻木的地步。两人竟面面相觑,默默无语。突然,我感觉全身一阵难受,剎那间脸色苍白,心跳加快,人一下子瘫倒在地。我表情痛苦地望着婉,无奈地坦白自己的毒瘾正在发作,并艰难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烟。婉脸色大变,吓得几乎哭出了声。“火柴!” 我奋力呼喊。就在这个时候,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在婉的脸上奇迹般地出现了从容、沉稳的神态,她找来火柴,迅速帮着点燃大麻,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伸手摸到墙上开关,熄灭了屋里的灯。漆黑中,我对着窗外的月光,猛吸了几口,身体变得酥软,终于爬到了床上,两眼也开始模糊。这时,天边又出现了一片发亮的红光,像一团燃烧的火焰,我心里完全明白,一颗流星正在飞过。“你好一些没有?” 一个低沉的声音问道。这个声音非常奇怪!我转过脸来,瞪大双眼死死盯着婉的背影 - 她缓缓地转过身来,月色照耀着女人的脸⋯⋯啊!我吃惊得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震颤。眼前这个女人披散着凌乱的长发,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毛衣!她的脸型是多么地完美,眼睛是多么地迷人,牙齿是多么地洁白,嘴唇是多么地性感 - 妍!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妍,是你吗?” 我轻轻问道,声音中带着惊讶和温柔。她点了点头,含情脉脉。我热泪盈眶,一把抱住了她。那一夜,我们的精神出现了升华,婉终于蜕变成妍。

(请勿转载)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940722@0)
2019-2-19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 妍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