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拾荒记》之《 坐在篮子里的小猫》

xiaoxiaoai (艾)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昨天在宠物乖乖看到avenue的帖,想起这篇旧文,好多年前了哈,有点酸,小学生的流水作文。不过也算是我写过为数不多的比较认真的文字:D)


三毛曾经有过在沙漠中拾荒的故事。瓶瓶罐罐,烂铜烂铁的,在她的手上却成就了一份炫目的美丽。小时候看她的故事,总是神往得不得了。那是怎样一种化腐朽为神奇,让死亡重现生命的奇迹。

可惜我住的地方不是撒哈拉。

那是一个连垃圾都贫瘠得只剩下易拉罐和白色泡沫饭盒的城市。

长大后,我却慢慢成了另一类臭名昭著的拾荒者- 这是母亲对我这份“第二职业”的评语。

城市里马路边流浪的猫猫狗狗,被我拾荒回来的,至今是5只小猫1只小狗。其中不包括我家养了十几年至今仍在安享晚年的老猫和一只红颜薄命的北京狗。


(1) 坐在篮子里的小猫

第一眼见到它的时候,它正安安静静地坐在黄昏街角的一只破竹篮里。想是被它家狠心的主人抛弃。约摸只有3个月大幼嫩孱弱的身体和短短的发育未全的毛发在冬日最后一抹残阳里瑟瑟地颤抖。

一位牵着小女孩的女人眼尖,在我未接近它之前就抢先叫了起来:“好漂亮的小猫!咱家有老鼠,我们把它带回去!”一边快步上前提起小猫的脖子,想仔细看看它的 骨架以判断它日后是否能成为捕鼠能手。就在它身体悬空的刹那,它软软的没有任何抵抗的身子,缓缓垂下来一团颜色已由鲜红变成暗紫的肠子,被竹篮划得伤痕累 累。前一分钟还喜形于色的女人,马上惊叫一声“晦气!”,便随手把它一扔,头也不回地牵着她的女儿仓皇离开。

它平静地挣扎着坐起来。似乎已经逆来顺受,也习惯了人类这样忽冷忽热的对待。流出来的肠子摊在地上,粘上了更多的沙土和石粒。

街边香烟铺的老人告诉我,它已经在这里坐了四天了。无数双脚曾经冷漠地经过它的身边,其中也有一些好奇的鞋子在它身旁停留过。可是每次在它的身子被凌空提起 的数秒后,它就无一例外地接受了和刚刚一样的命运。饿了,就往街角的垃圾堆里钻;渴了,就喝旁边下水管道漏上来的水。奇怪的是,它始终很固执地坐在这个原 先的主人留给它的最后一件宝贝竹篮里,不肯离开。小小的天真的心灵,仿佛要等哪天主人回心转意,再回来把它和篮子一起带回那个曾给它温暖的家。

跟老人要了一个薄膜袋包住它孱弱的身体,它就这样一路躺在我的怀里到了一家有名的兽医诊所。

兽医皱着眉头告诉我,那是一种先天性的脱肛,肠子由于曝露在体外时间太长,损伤严重,加上竹篮的磨擦,已经发炎发臭,估计救不活了。

不管怎样,总得试试吧!兽医拗不过我的坚持,终于点了点头。打了麻醉针之后,它温顺地趴在手术台上,睁着一双澄亮澄亮的眼睛望着我,而兽医则开始手脚麻利地帮它清洗肠子,把它们安置回体内,缝上线,并上了药。

抱着小猫回了家,少不了又挨母亲一阵劈头盖脸的唠叨。其实这些年来母亲也已渐渐习惯了我隔三差五地拾荒回家,但总免不了要在第一天来一阵徒劳苍白的抗议。用不了两天,母亲就会开始帮我替这些弃儿洗澡喂食,刀子嘴豆腐心,知母莫若女。

第一个晚上,它就睡在我床前一个裹着棉布的纸箱里。半夜时分,我被它痛苦的叫声惊醒。无助地望着它抽搐扭曲的身体和身下渗出的血水,我只有暗暗祈祷它能够熬过这一关。兽医说了,要是过不了今夜。。。那一晚,我辗转反侧,心里惶恐的是,第二天见到它冰冷僵硬的身体~~~

次日清晨,当第一缕灿烂的阳光射进窗户的时候, 我听到了它欢快而略带虚弱的叫声!那是我听过的最最动听的音乐!它向我印证了生命的奇妙,让我这个拾荒者再一次体味到生命的感动!

一周后我带它去兽医处拆线,兽医几乎已经认不出眼下这只强壮健康活泼的小精灵就是当时那个躺在手术台上奄奄一息的它了!

它在我家待了三个月,并拥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Lucky”。

后来因着“一家容不下二猫”, 我不得不忍痛把它送给了另外一位爱猫的朋友。朋友告诉我,Lucky的调皮和活力给他们一家带去了无穷的笑声和欢乐。

看到猫的时候,总会很自然地想念起我的Lucky。不知道,它会不会在某一个月圆人静的夜里,也把我想起?:)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121214@0)
2019-6-1 -04: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拾荒记》之《 坐在篮子里的小猫》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