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二、义和团的合法化

deen (修罗王)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二、义和团的合法化
  
  
  总之,此时在中国的北方,义和团运动已经是不可遏制地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如果单纯把义和团的起因说成是教会教民的欺压或者是极端民族主义的排外仇外,都是片面的。义和团的成因,篇阅海内外史家的典籍,大至可分为以下几个原因:
  
  一、认为是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侵略和压迫,长年外侮和国家主权领土被蚕食,刺激民族主义的兴起;二、传教士及华裔教民对中国平民的欺压,而官府害怕教案引发战争,向教会让步,偏袒教方,导致民众积怨难伸,自发抗暴;三、西方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的矛盾严重冲突,巨大的文化差异,导致仇外思潮和排外运动的暴发;四、宗教和信仰的冲突;五、自然灾害。
  
  袁昶于《乱中日记残稿》中说:“义和团者……初起名曰大刀会。自前年平白要办积谷团练,为兵食等事责之民间,自然充足。于是办团令下,便树旗曰义合团;或又曰义和团。”
  
  义和团原先也称义和拳,其组成极其复杂,既有来自历史悠久的邪教“白莲教”,也有来自乡民自发组成以自卫的“乡团”,更多的是来自北方一代以强烈仇外排外著称的如大刀会、梅花拳、神拳等帮会组织,还有一些来自带有强烈宗教色彩的神秘组织红灯照及武术组织八卦教等等。这类民间武装尽管来历不同,但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有着强烈的仇外排外主张,除了反抗清廷外,主要针对的便是来自西方的基督教和天主教以及受教会庇护的华人教民们。
  
  这类组织都有着些宗教迷信加武术气功的特征,比如他们组织拳民练武时,都要先举行一些迷信仪式,如画符、喝神水、烧香、拜神、磕头、念咒请神附体一类的活动,认为神灵附体之后可以刀枪不入。这是义和团众多法术中最有名的一项,他们在与洋人交火时,往往还念念有词,如“弟子在红尘,闭住枪炮门。枪炮一齐响,沙子两边分”一类的咒语,相信这样便能抵抗洋鬼子的洋枪洋炮而自己毫发无损。此外还有许多诸如起死回生、飞天遁地之类的法术,在当时许多中国人都是深信不疑的。
  
  慈禧的侍女德龄在她的《瀛台渫血记》中便有对义和团种种法术表演的描述。我们都知道,义和团带有很强的宗教迷信色彩,从近年来许多法轮功信徒对李洪志的无量法力痴迷的程度来看,当时的人们对义和团各种荒诞不经的法术和传说深信不疑也是不足为奇。而八、九十年代党国诸老也曾在中南海豢养了大量气功大师、特异功能人士来保健防老、壮阳补肾什么的,这和当年的秦皇汉武遍寻方士练长生之术也无甚本质的区别。
  
  义和团先前不论叫什么名、是什么成份,在兴起之初是被清廷认定是非法组织的,并大加清剿,那个后来以招抚义和团“扶清灭洋”而出名的毓贤,起初也是对义和团组织极力镇压,在李秉衡任山东巡抚时,多次派毓贤捕杀这类民间武装,如大刀会的首领刘士端、曹得礼等人便是死在毓贤手上。
  
  但义和团也不是省油的灯,在李秉衡因曹州教案而被罢黜后,毓贤接任了山东巡抚一职,不久,在他的辖区内的平原县就爆发了“教案”和大规模义和拳(此时还未称义和团)起义。1899年(清光绪二十五年),平原县内的拳场就达到700余处,8月份时,其中一个叫李长水的义和拳组织的首领与教民发生冲突,部分拳民被捕,李长水向邻县的义和拳首领朱红灯求援,朱红灯率拳民300百人与平原县的清兵大战,大败清兵。知县蒋楷向巡抚毓贤求援,同时法国主教马天恩也致函毓贤,请求处理发生在恩县、平原的教案。10月,毓贤派袁世敦(袁世凯的哥哥)率兵弹压,10月18日,袁世敦联同数县兵马与朱红灯在位于今平原城西南,马颊河东岸的大芝坊林罗殿大战,结果清军死伤惨重。11月21日,朱红灯中计被袁世敦诱捕。而毓贤则因“清剿”不力引起列强的不满,逼迫清廷将其撤换,朱红灯在毓贤离任时被处死。
  
  朱红灯起义影响颇广,被当作义和团运动兴起的标志。但此时山东、直隶一代义和拳活动已是相当频繁了,自5月至12月之间,就发生了无数起义和拳起义,有几起规模比朱红灯起义有过之而无不及,各地教堂不断遭到义和拳的大规模攻击。义和团运动本来还有反教抗暴这项理由,但此时一旦进入规模,其落后性就显现出来了。最典型的便是“逢洋必反”,这与中国人天生极端的性格是不无干系的。从中国的民性而论,大多数人都有“林冲性格”,平时胆小怕事,息事宁人,可一旦冲破忍受限度,便将来个歇氏底里的大爆发。特别是在迷信及仇外主义的煽动下,由村民和乡绅为主要构成的工农群众运动,便成了不分清红皂白胡来瞎搞的暴民运动,渐渐走火入魔。当时凡是沾点“洋”边的,哪怕是身上有支洋笔,都有可能落到拳民的手里当作“三毛子”、“四毛子”轻率处死,一直杀到“十毛子”,就更不用说传教士和教民这些“老毛子”、“二毛子”了。至于打砸抢烧杀掳掠的事就更不计其数了。这最直接的后果,便是将本来就把中国视为异端及准殖民地的列强军队召来中国。
  
  毓贤终究是个莽夫,他在山东对山头林立生存力极强的义和拳组织一味蛮剿,结果却是越剿越多,越剿越乱。而另一方面,教会与列强公使们又仗着身后有大炮军舰,不断对他施加压力,屁大的纠纷,都会引来主教、公使等人跑到衙门去威逼恐吓,弄得他不胜其烦,受够鸟气,终究失去耐心,一怒之下竟颁令辖下的县府属下,对洋教士、教民们的控告、申诉一律当作“废纸”处理。结果这自然引来洋人的极度不满,认为毓贤剿“匪”不力,逼清廷将其撤换。
  
  毓贤本是奉清廷之命卖力镇压义和团的,但却倍受洋人的窝囊气,最终落得个吃力不讨好。而慈禧调离毓贤也是情非所愿,惟不敢得罪列强尔,私下里对毓贤是十分嘉许赏识的,所以在袁世凯走马上任山东巡抚时,毓贤已被调到山西任巡抚。此时列强咄咄逼人的不断进犯,也让毓贤感到了亡国危机,加上他对洋人憋了一肚子的火,激起了他与义和团同仇敌忾之感,于是从心态到立场都来了个180度大转变,认为可以利用拳民来对付洋人,到任山西没多久就向慈禧进言“民可用、团应抚”。而其他地区的封疆大吏们也大多有与毓贤类似的遭遇和心境,不少人也公开对义和团表示同情。特别是端王载漪、大学士刚毅、徐桐都对义和团的法术深信不疑,主张以义和团来对付洋人,抚团开战。这些人都是慈禧的亲信宠臣,使慈禧对义和团的态度产生了动摇,最终对洋人的憎恨和对义和团的迷信战胜了理智,决定以抚代剿,抚团抗洋。
  
  在义和团合法化之后,一挥帜而群山应,一挥手而群马啸,各路民间武装组织的活动就步入公开化,一律称为“义和团”,打着“扶清灭洋”的旗号, 从四面八方涌入京城。
  
  至1900年6月初,京城的义和团数量已达数万,与载漪、刚毅等强硬主战派合流,终于酿成后来的“庚子拳乱”。
  
  所有的义和团,名义上都由庄王载勋、大学士刚毅指挥,进京之时便到庄王府报到,许多有声势的大师兄都住进庄王府内。端王、庄王出行都由大师兄们陪随,随时为达官显贵们表演他们的法术,李莲英甚至还将大师兄们引到颐和园去练刀枪不入,给老佛爷观摩欣赏,慈禧看后大为折服,极感兴趣,竟还亲自画了几符“神符”凑趣。
  
  有许多现象可以表明义和团成员本身是对他们的法术深信不疑的。当时京城家家念咒、处处设坛,许多义和团成员自发地到大街上做表演法术的宣传,许多拳师坚信自己的血肉之躯能抵挡得住洋枪的子弹,但是在没有作弊的情况下,结局一律是被子弹洞穿而死。但是他们对这也有足够自圆其说的理由,把这归究于表演者的法力不够,或者心不诚,要不就是被妇女和秽物污染导致法术失灵等等。在后来与教堂使馆武装发生的战斗中被洋枪洋炮打得血肉横飞时,他们也坚信这种说法。
  
  云集京城的近十万义和团,此时已经彻底走火入魔,其荒诞激进与凶残暴戾的程度,在中国历史上也只有60年后的红卫兵造反派可与之相媲。6月中旬,义和团在京城内开始大屠杀,庄亲王府前的大院,成了屠杀教民的屠场,直杀得教民们人头滚滚、尸骸狼籍,幸存者纷纷逃入使馆区和教堂,寻求庇护。但这时局势已经彻底失控,近十万义和团,北京城里有多少教民经得起他们杀的?暴民症候群一旦发作,便如野火焚山,再无可遏制,在教民们被赶尽杀绝后,义和团将屠刀又转向京城的无辜市民,无数市民被当作“二毛子”,手起刀落,虽老幼妇孺亦不得免。最无耻也最骇人听闻的是义和团伙同禁军、甘军还参与了奸掳,整个6月,北京城内被奸被杀的妇女不计其数。除了奸杀掳掠,被焚被毁的民居房屋更是不计其数,西药房“老德记”被烧时火势失控,大火三天不灭,延及最繁华的前门大街,数千家商铺连及24家铸银炉厂被付之一炬。一时间,北京城成了人间地狱。
  
  接下来又发生了甘军残杀日本书记杉山彬事件。甘军首领董福祥自进京起就纵容部下伙同义和团在京城里烧杀掳掠,连日的施暴,使军队上下都陷入疯狂,11日,日本驻华使馆书记官杉山彬乘车路过永定门,遭遇甘军,无故被杀,并被开肠破腹,尸体也被支解,抛散路旁。
  
  6月20日,德国公使克林德在与诸国公使开完会,对中国政府剿匪和谈仍报一线希望,决定冒险去总理衙门交涉,在半道上遭遇载澜手下的神机营,被枪杀。
  
  这两起震惊世界的外交使节被杀事件,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中国方面都无法推脱责任。而此时正在厉兵秣马的联军先谴队司令西摩尔和他那由英、德、俄、法、美、日、意、奥八国组成的2066人的杂牌军,就更加坚信中国此时已经不可理喻了,更加步步进逼。各路援军纷纷加紧在大沽登陆,战争一触即发。
  
  1900年7月27日时,德皇威廉二世针对中国发表一个臭名昭著的演讲,中文摘译如下:“……你们应该对不公正进行报复。象中国人这样,悍然置千年固有的国际法于不顾,以令人发指的方式嘲弄外国使节和客人的神圣不可侵犯性,这样的事件,在世界史上还没有过先例。...你们如果遇到敌人,就把他杀死,不要留情,不要留活口。谁落到了你们手里,就由你们处置。就象数千年前埃策尔国王靡下的匈奴人在流传迄今的传说中依然声威赫赫一样,德国的声威也应当广布中国,以至于再不会有哪一个中国人敢于对德国人侧目而视。”
  
  德国人固然霸道无礼之极,可却也是中国人自己不争气招惹来的,正所谓“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旨哉斯言!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402373@0)
2003-10-7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八国联军为何没有瓜分中国及其始末 (ZT) -- (1)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政治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