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四、奇祸自取

deen (修罗王)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四、奇祸自取
  
  
  慈禧在宣战后一不做,二不休,居然拿出数十万两白银的私房钱赏给在京津的各路清军和义和团,令其在天津攻打租界,北京攻打使馆和教堂。除了攻打租界使馆教堂外,甚至还悬赏捕杀洋人,山西的毓贤,此时正好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整个山西的外国传教士及家属数十人都被他捕捉到巡抚衙门,7月9日,毓贤将15个男人、20个女人、11个小孩全部剥光衣服跪于衙门前的广场上,一一斩杀,其中毓贤还亲自操刀斩杀了一个主教。据费正清考证,整个山西大概被杀了250多个洋人,欧美传教士全部罹难。
  
  但是北京城的使馆却不是那么容易收拾的。东交民巷的使馆区之所以坚而不破,是由于荣禄阳奉阴违在暗中保护,这点在历史上几乎没什么好争的。义和团和甘军董福祥倒是很卖力气地攻打,自6月20日~6月24日间,甘军平均每天开炮300余发,把整个使馆区都笼罩在浓浓硝烟之中,照这样看,使馆区断无存活的道理,但是董福祥用的却是一些土炮,这些土炮声势浩大,却不会爆炸,杀伤力其实比古代的投石车也强不到哪去,一砸也就是一个大凹坑而已。真正的进口德制开花大炮在荣禄的武卫军手中。荣禄清楚清廷和自己现在所做的是“野蛮贱踏国际规则”的要命行径,他可不信义和团那套妖术,对不堪一击的清军能否打赢七国联军丝毫不报希望,一旦真把使馆区夷为平地,杀光洋人,那可就彻底断了将来和谈的生路了。但又不敢违抗老板娘的命令,于是悄悄对奉命炮轰使馆区的青年军官张怀芝说:“横竖炮声一响,里边(宫里)是听得见的。”这张怀芝也是一等一乖巧之人,闻言立悟,于是把大炮对准使馆区后面的空地猛轰不止。
  
  但甘军和义和团每天仍前赴后继,使馆区里也是伤亡惨重。使馆区里各国武装警卫共有450多人,装备精良,拥有400多支后膛钢枪,重机枪4挺。纵是如此,也经不起董福祥和义和团的轮番骚扰,荣禄生怕万一洋鬼子们弹尽粮绝扛不住,那可就大势去矣!于是也扮了回“里通外国”、“破坏反帝斗争”的汉奸,在停攻期间每每命人把满车的瓜果蔬菜和进口弹药偷偷往里送。董福祥的甘军是一群只有土枪土炮的乌合之众,奈何不得威力巨大的重机枪,而义和团的师兄师弟们只会吃符作法,在洋枪射来时又每每失灵。这样折腾了50余日,直至八国联军攻进北京城解围时,中方伤亡千余,使馆区里伤亡也达百余人。
  
  八国联军进军北京的过程并不一帆风顺,先谴队由英国海军司令西摩尔指挥,这支二千多人杂牌军中,英军915人,德军540人,俄军312人,法军158人,美军112人,日军54人,意军40人,奥匈军25人,于6月11日搭火车向天津、北京进军,一路不断遭到义和团的侵扰和偷袭,延路的铁路和电线等物全被义和团破坏,联军无法从铁路快速进发。但联军的枪炮也给战斗方式落后的义和团造成了数千的伤亡。6月18日,联军与甘军在廊坊交战,击退甘军,联军伤亡54人;6月21日西摩尔与聂士成部在北仓激战,联军在付出150余人的伤亡数字后占领了北仓;6月22日,西摩尔攻占西沽武库,并付出140人的伤亡后击退前来反攻的聂士成部的武卫前军7个营。聂士成所携带的义和团部全军覆末。
  
  6月17日,大沽炮台被联军攻占,联军援军源源不断地从海上进发。6月23日,援军与西摩尔部会合。7月9日拂晓,联军与聂士成部在天津南郊决战,聂士成面部被子弹洞穿,仍持刀指挥作战,直至被联军炮弹炸死,死状极为壮烈。7月11日聂士成的部属马玉昆进攻老龙头火车站,企图切断联军的增援,联军付出150人的伤亡后将马玉昆击退。7月11日,联军又补充了4000余人,总数达到万余人,开始转入大反攻。7月14日,天津失守,马玉昆和直隶总督裕禄败退至北仓,兵败自杀。在整个天津战役中,从6月17日~7月14日这近一个月时间里,联军的伤亡达到2000余人。
  
  根据天津战役的惨烈,联军原本估算是要十万左右的兵力才能攻下北京,但是德、英和勉强加入战局的美国都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凑出大量兵力,只有与中国毗邻的俄、日能无限制出兵。可如果让俄日凑足数十万大军攻下北京的话,对德、英、美只能有百害而无一利,这便是列强们的小九九,于是联军在预计兵力不足的情况下,冒险向北京进攻。此时联军的总司令虽然是德国人瓦德西,但德皇野心勃勃,不愿像意奥匈那样只有几十个虾兵蟹将进北京城去凑热闹,决定凑足兵力后单独行动。于是实际攻打北京的是七国联军,兵力如下:日军8000人,英军4800人,美军2100人,法军800人,外加意大利50人和奥匈53人,总一万五千多的兵力左右。
  
  这本是一支各怀鬼胎的杂牌军,但可怜此时清军的精锐聂士成部已经在天津战役中全军覆没,8月14日联军没遭什么抵抗便轻易拿下北京城。两月后也就是10月17日联军统帅瓦德西又率7000德军赶至,凑足了八国联军,并在其后又攻打了中国几十个城市。可怜北京城刚经义和团拳匪洗劫蹂躏,又陷入洋鬼子的噩梦中,列强在北京城犯下的滔天罪行,那是罄竹难书,所掠夺的黄金白银、珍宝文物,更是无法计数。此各家典籍载之详矣,无甚差异,就不再赘述。
  
  民族主义者大可将义和团运动当作是人民的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和压迫的自发的抗暴运动,并且成功地将帝国主义侵略者吓得退出中国。如孙文于1924年于《民权主义演讲》中道:“……其勇锐之气,殊不可当,真是令人惊奇佩服。所以经过那次流血以后,外国人才知道,中国还有民族精神,这种民族是不可消灭的。”其后的毛泽东、江泽民都有类似的宣扬民族主义的结论和评价。
  
  民气不可滥用,这些宣扬民族主义的领袖忽略或者故意避开了一个事实,“帝国主义侵略者”并不是被喝神符、练神拳刀枪不入的义和团师兄们吓跑的,民族主义吓不倒列强,相反只能把侵略者引来,事情的发展也正是如此。像美国,当时本无与中国交战之心,但公使康格被困东交民巷,不能不救,最后才勉强入伙。而其它如英、日、俄、德本来虽有侵略中国之心,但列强本身多是单独行动的,八国联手对付一个国家那在当时是破天荒的事,若不是中国方面自上的颟顸愚昧、自下的激进残暴,又岂能将本来相互觎觑的列强扭成一绳。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402381@0)
2003-10-7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八国联军为何没有瓜分中国及其始末 (ZT) -- (1)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政治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