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转帖)再说台湾问题

mssimonlin (dusti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为什么台湾人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

一些台湾人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很多大陆人对此感到很气愤(想当年我也是其中之一),认为这是数典忘祖。就是啊,不管怎么样,你台湾人总是中国人嘛,怎么可以不承认呢?连祖宗都不要了?就算你反共,也不可以反对自己的国家啊。但是,台湾人真的是数典忘祖吗?

先从英语的几个单词说起。语言里有一个规律,大凡人们处理一个对象比较深入细致,需要描述微妙细小的区别,那么和这个对象有关的词汇就比较丰富。中国是蚕丝的故乡,丝绸是中国的传统强项,所以中国有种种丝制品的词汇,绫、罗、绸、缎,每一个大类里还有小的分类。

一般美国人是根本不懂这些的,他们只知道“100%silk(蚕丝)”一个包罗万象的大类。

中文里的“国”或者“国家”也可以算是一种“100%silk”的概念。英语里至少有三个词要翻译成“国家”:state,nation,country。

这三个词有含义重叠的部分,更重要的是含义不同、不可替换的部分。

State,在这三个词中最接近“政府”,偏重典章制度,表示的是“主权所有者”的那个“国家”的含义,所以有Sovreignstate(主权国家)的说法。

Nation,这个词偏重民族、历史、传统、人文和非自然性非物质性的内容。

Country,这个词偏重地理、山川河流、城市乡村等自然性物质性的内容。

和美国人说起美国这个“国家”,不同的意思,不同的句子,就要活用这三个词,通常是不好换了用的。比如,美国人问你什么时候来这个“国家”的,用的是“country”这个词。911事件后,布什总统说:我们“国家”受到了攻击,用的就是“nation”这个词。如果说到主权,说到国际政治问题,才会用“state”这个词。

对于中文来说,通通都用一个词:国家。

当台湾人说“我不是中国人”时,这里的“国”是指政治概念的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State)。可是很多大陆人都把这理解成是文化民族历史传统上的国(Nation),认为台湾人是数典忘祖,从民族历史传统的中国(Nation)的角度去指责,显然是牛头不对马嘴。大陆的喉舌也经常蓄意误导,煞有介事的报道说台湾某某领导人的祖籍在大陆某某地方,而今该台湾领导人竟然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State),实在是数典忘祖、背叛民族(Nation)云云。

也许会有大陆人说,台湾人可以不承认自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但不可以否认自己是“中国人”。但问题在于,在国际场合,凡是提到国家,都是指政治概念的国家(即State)。“中国”在国际上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State)”的简称,台湾人一说自己是“中国人”就掉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的陷阱。某些大陆人又摆出一副捍卫“中华民国”的样子:那你可以说自己是“中华民国人”啊,台湾不是有“中华民国宪法”吗?台湾人怎么可以违反“中华民国宪法”呢?但如果总是说自己是“中华 民国人”,未免太啰嗦了,而简称“中国人”又会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的陷阱,所以台湾人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也是理所当然的。而且大陆早就不受“中华民国”管辖,现在的“中华民国宪法”的效力也只及台澎金马,“中华民国”现在的范围其实也就是台澎金马地区,所以“中华民国在台湾”也只是“中华民国”政府面对现实的做法。就像外蒙原是中国领土,后来独立了,“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不也得面对现实?

怎么不去收回?“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以面对现实,“中华民国”当然也可以。

台湾如果说“中华民国在全中国”,大陆不承认,由此导致大部分国家也不承认,这条路被堵死了。台湾迫于现实,只能另谋出路,表示“中华民国在台湾”,可这又被喉舌称为是“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真是被逼上了绝路,你说台湾人容易吗?大陆人一方面不承认“中华民国宪法”,另一方面却又指责台湾人违反“中华民国宪法”;一方面主张全力扼杀“中华民国”的外交,把这条路彻底堵死,另一方面却又振振有辞的质问台湾人为什么不声称“中华民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大陆先把台湾人正在走的一条路堵死,在台湾人无可奈何只好另谋出路的时候,大陆人却大义凛然的质问台湾人为什么不继续走这条死胡同。按照这种逻辑,台湾人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向大陆缴械投降了。又有人说了,你别胡说八道,谁说要台湾缴械投降?不是还有那个“谁也不吃掉谁”的“一国两制”吗?可是,这“一国两制”真的是“谁也不吃掉谁”吗?

2.“一国两制”是什么

台湾人和大陆人对“一国两制”的看法的差异可以说是最典型的反映了台湾人和大陆人在思维方式上的差异,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反映了民主社会的民众和专制社会的民众在思维方式上的巨大差异。

在大陆人看来,“一国两制”的方针已经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好得不能再好 了。为什么台湾人还是要在鸡蛋里挑骨头呢?“一国两制”,大陆搞大陆的社会主义,台湾搞台湾的资本主义,谁也不吃掉谁,如此两全其美的制度,为什么台湾人不要?在大陆人看来,“一国两制”是台湾民众一旦真正了解就必然会接受的。但在现实中,绝大多数台湾人却反对“一国两制”,台湾人居然还总是说自己不愿意受中共的统治。大陆人看到这种观点后,都会觉得很莫名其妙,往往会反问:谁说中共要统治你们?你们了解“一国两制”吗?在这种情况下,大陆人会很自然地得出一个结论,即:台湾人被台湾当局和台独势力洗脑了,导致台湾人根本不了解“一国两制”的内容。这个结论的推出在大陆人的思维方式中可以说是非常合乎逻辑、非常正确的,甚至是无懈可击的。就是啊,“一国两制”那么好,保障了台湾人在统一后的地位,台湾既享受了高度自治,又与大陆共享伟大祖国的荣耀,你台湾人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令大陆人想不到的是,台湾人硬是不肯接受,硬是害怕统一后没有保障。所以,这除了得出“台湾人被洗脑、不了解一国两制”的结论之外还能得出什么结论呢?

然而,在我看来,事实正好相反。台湾人的这种担心正是建立在他们对“一国两制”的认识远比大陆人更透彻的基础上的。不明白?我解释给你听。民主社会的民众和专制社会的民众在政治理念上有着本质的差异:民主社会的民众假定政府是坏的、必然具有专制的倾向,所以他们认为必须要有完善的制度来制约政府、防止专制、保障人权,除了制度什么都不信,自然也不相信“一国两制”。大陆人一定会大惑不解地说:“一国两制”不就是对台湾同胞的制度性保障吗?大陆人的这种看法,是极权社会下的思维方式的必然结果,这说明极权政权的洗脑和愚民政策取得了惊人的成功,展现了全天候全封闭地毯式反复洗脑的巨大威力。

什么是制度性保障?真正的制度性保障是整个社会都必须遵守的规则,其首先制约的目标就是政府。因为在一个国家里,最有可能、最有能力做坏事的就是政府,制度必须首先能够制约政府,绝不能让政府凌驾于制度之上。举例来说,美国人为什么会有言论自由?是因为美国政府心胸宽大所以允许美国老百姓恶毒诬蔑党和政府?当然不是,美国人之所以有言论自由并不是因为美国政府自愿被骂(世界上不存在这样的政府),而是因为言论自由是受《美国宪法》第1修正案保障的公民权利,美国政府根本就无权剥夺。如果政府想取消就能取消,还算什么“制度性保障”?

而在专制社会中,所谓的“制度”只不过是反映专制政府意愿的一项政策而已,这种政策本身的好坏以及如何实行完全受制于专制政府本身。比如说,我们中国人都很喜欢清官,但清官的存在乃至公正执法完全是建立在皇帝意愿的前提下的,清官的命运完全系于皇帝的意志。清官再好,也仍处在皇帝个人意愿的主宰之下。同理,“一国两制”再好,也仍在中共专制体制的控制之下,中国的现存制度对中共自身起不到任何制约作用。请各位爱“一国两制”人士扪心自问,如果中共要取消“一国两制”,谁能拦得住?而且中共在做任何决策前都是洗脑先行,在强大的“正确舆论导向”下,那些今天拼命拥护“一国两制”的人,到时候很可能就会毫不犹豫地拼命反对“一国两制”。

专制社会的民众没有权力制衡的意识,没有制度制约政府的意识,他们对广义的政府概念缺乏一种天生的警惕感、不信任感,而只有“某个(具体的)政府好不好”、“某个政党好不好”、“某个皇帝好不好”的思维,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某个好政府或好政党上面;民主社会的民众则完全不同,他们压根就不相信政府会自觉为人民服务,认定政府有自我扩张侵犯人权的本能,必然会变坏,绝对的权力绝对导致腐败,所以他们往往强调从制度上去制约。这两种思路有本质的区别。

从两岸论坛上的一些帖子的比较也可以看出大陆人和台湾人在思维方式上的差异。大陆人在为大陆的政治制度进行辩护时,总是强调中共是如何如何能自己改正错误、中共的主观意愿是如何如何好之类,而绝口不提怎么制约中共,好像中共就是天使下凡,根本就不需要制约;而在台湾人的帖子里,好像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强调台湾的某一个政党在主观上是如何如何好的言论,都只是强调台湾的民主制度。大陆人强调的是参与游戏的人的道德品质,台湾人强调的却是整个游戏的规则。

台湾人不相信中共的承诺,这是民主社会下的思维方式的必然结果,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但到了那些对民主一窍不通(却自以为很懂)的大陆人眼中,却成了“对共产党有偏见”、“受国民党长期反共教育的影响”。从根本上说,台湾民众不信任所有政党(当然,因为中共完全不受制约,所以就更不可信)。这里可能会有人说,台湾人不是相信民进党吗、不是把票投给民进党了吗?对,台湾人的确把票投给了民进党,但这是因为民进党本身就是现代议会政党政治的产物,是代议制民主的产物,选民的信任完全建立在民主体制正常运行的基础上。与其说台湾人是相信某一个党,还不如说是相信民主制度。

把实行“一国两制”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对中共承诺的信任上,对于生活在与民主思想完全对立的政治文化的环境中、完全没有任何权力制衡意识的大陆人来说是很顺理成章、习以为常的事情,但是对生活在民主社会中的台湾人来说,则是极其荒谬的。而且,历史也反复证明,中共在49年前一直鼓吹要让“人民当家作主”,49年后的中国大陆却进入了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极权社会,其残暴腐朽程度远远超过49年之前国民党统治的所谓“万恶的旧社会”。这正是权力缺乏制约的结果。看看中共自己制定的宪法,宪法所规定的公民权利实现了吗?连保障全中国12亿人民基本权利的国家根本大法都可以肆意强奸,那保障2300万台湾人民基本权利的“一国两制”又算得了什么?专制社会中的所谓“制度”、承诺都是不可信的。中共可以主宰“一国两制”,“一国两制”绝不可能制约中共,这就是“一国两制”的实质。大陆和台湾在政治理念上有如此大的差异,再加上无数的历史事实,你凭什么让台湾人相信“一国两制”?

中共说“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都可以谈”,表面上很有诚意,实际上是极其虚伪的。这句话的关键在于,“一个中国原则下”由谁来判断?解释权完全在中共手里。中共可以将任何自己不喜欢的观点说成是“违背了一个中国原则”。台湾已经提出过联邦、邦联、一国两府、一国良制等,中共肯谈吗?尤其是那个在台湾民众中最得人心的 “一国良制”居然被说成是“以自由民主抗拒统一”。中共唯一愿意谈的只有“一国两制”,所谓“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都可以谈”,其实是“一国两制下,什么都可以谈”。不过,如果台湾真的接受了“一国两制”,那还需要谈吗?

对了,差点忘了提香港的“一国两制”了。我记得两三年前曾在两岸论坛看到一张大陆人的帖子(编号忘了),内容大意是说,你们台湾人不用担心,中共用“一国两制”收回台湾后如果出尔反尔,破坏一国两制,我们大陆人一定会支持台湾人,会向中共施加压力帮台湾人。我相信这张帖子说的是真心话,因为我当时看到这张帖子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当时觉得台湾人真是杞人忧天,瞎担心什么。我们老百姓都看着呢,中共怎么可能抵赖?

现在回想起来,就觉得当初这种想法极其幼稚可笑,这实在是太低估大陆人被洗脑的程度了。姑且不论大陆人是否能在自身尚且难保的情况下再去帮台湾人,单就“破坏一国两制”的认定,大陆人和台湾人就会有完全不同的判断。很可能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台湾人和香港人认为中共已经破坏了“一国两制”,而大陆人却认为中共根本没有破坏“一国两制”,你们台湾人和香港人都是对中共有偏见、逢共必反、没有国格没有良知、愚蠢无知罢了;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可事实上已经发生了,这又涉及到了我前面提到的专制社会和民主社会在思维方式上的巨大差异。对同一件看起来是非黑白很清楚的事情,港台民众和大陆民众的看法往往会大相径庭。

比如说人大释法和张子强事件,当年人大释法事件发生时,我还是亲共反美派,我当时对一些香港人的反应觉得很难理解,因为人大释法限制了大量大陆人来港,明明对香港人有利,为什么香港人还要疑神疑鬼?根本就是逢共必反。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这里的关键是制度,按照“一国两制”的原则和基本法,香港拥有终审权,可是人大释法完全破坏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则。有人可能会说,人大释法也是基本法规定的,但基本法有这种规定本身就说明了基本法的不可靠,人大释法损害了香港的司法独立,严重违反了高度自治的原则,动摇了香港的基本制度。可能这本身只是件小事,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人大是什么?全国最高权力机关?立法机关?别逗了,有些大陆人最令人受不了的地方就是他们往往一本正经地向台湾人介绍中国大陆的所谓“民主制度”,弄得像真的一样。别来这一套行不行?人大只是中共的一个工具,所谓“人大释法”就是中共释法,中共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就像茆懿心(凌雁)说的那样:“国家大事”都要听大陆的,什么是“国家大事”也由大陆来决定。另外,按照香港所一直奉行的普通法的原则,好像只有法院才有释法权吧。再说张子强事件,当年张子强在大陆被抓到后,我感到很高兴,以为这是一个让香港人对中共产生好感的机会,还以为香港人一定会感谢中共,因为中共帮香港除掉了一个祸害。但我却万万没有想到,香港人居然提出了什么司法独立的问题,真把我气昏了,于是我再一次认定香港人是逢共必反。明明是大好事,对香港人有利,为什么还要反对?但我到后来才明白,对香港来说,“一国两制”和高度自治的原则高于一切。张子强再坏毕竟只是一个罪犯,所造成的危害再怎么大也是有限的,仍然在可控制的范围内。而“一国两制”的原则如果被中共破坏了,打开了缺口以后,那香港人就有可能失去整个自由,这种本质上的危害远不是张子强个人的行为能相比的。以上只是举了两个比较典型的事例,其他方面的倒退就不一一例举了。香港人尚且如此,比香港人更重视民主权利的台湾人当然更不能接受。香港回归后的情况为台湾提供了一个非常负面的示范,再加上FLG问题、23条立法问题更是使“一国两制”名存实亡,台湾人更不可能相信中共。当然,爱党国人士可以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说什么“香港的一国两制搞得很成功”之类。

“一国两制”本身在逻辑上也是自相矛盾的。之所以实行“一国两制”,是为了打消台湾人对中共专制统治的担心,是为了保障台湾人的民主权利,但“一国两制”本身却正是置身于中共的专制统治之下,其能否真正得到贯彻实行,完全取决于中共自己的意愿。这样一来,问题就出来了:如果大陆的体制能够保障台湾人的权利,那么根本就不需要“一国两制”;如果大陆的体制根本就是凌驾于一切所谓的制度(包括“一国两制”)之上的极权统治,那么即使有“一国两制”也没有用。“一国两制”的结果必然是大陆吃掉台湾。

3.“一国良制”是台湾吃掉大陆?

很多台湾人要求用“一国良制(民主制度)”来统一中国,一些大陆人就说了:我们大陆提出“一国两制”,我搞我的社会主义,你搞你的资本主义,谁也不吃掉谁,双方平等,而你们台湾人却想用“一国良制”来统一中国,想让整个大陆也实行你们台湾的制度,想让台湾吃掉大陆,是不是太贪心了?

关于“一国两制”,我前面已经说过,其实质就是大陆吃掉台湾。

那么“一国良制”是否就是台湾吃掉大陆呢?乍一看,好像的确是这样,台湾人要大陆也实行台湾的民主制度,把台湾的制度“强加”给大陆,这不是台湾吃掉大陆是什么?但是且慢,我们有必要先搞清楚这里的“大陆”是指什么。

如果“大陆”是指大陆人民,那“一国良制”就不能说是“吃掉大陆(人民)”,因为“一国良制”是用民主制度统一中国,而民主就是让全中国人民都有自由选择自己做主的权利,让大陆人民拥有自由选择自己做主的权利等于吃掉大陆人民?什么逻辑?而且,民主社会是少数服从多数,实现民主后,大陆人口占绝对多数,在全国的影响远超台湾人,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国良制”不但不是“台湾吃掉大陆”,反而是“大陆吃掉台湾”。

如果“大陆”是指中共,那也不能说是台湾吃掉大陆,因为在民主制度下,结社结党自由,中共也和其他一切政党一样都拥有自由结社权,可以合法生存,参加选举。

如果“大陆”是指中共的极权统治,那对不起,吃的就是你。极权统治反人民,不吃你吃谁?不是人民吃了你,就是你吃了人民。

由此可见,“一国良制”并不是“台湾吃掉大陆”,而是“台湾解放大陆”,而且是和平解放,比那个“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的战争叫嚣不知道高了多少。“一国两制”是在继续剥夺大陆人权利的情况下剥夺台湾人的权利,“一国良制”则是在继续保障台湾人权利的情况下保障大陆人的权利。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有人说,台湾之所以不肯接受一国两制以实现统一,是因为统一后台湾领导人当不成总统了,所谓“宁为鸡首,不为牛后”。这种想法也是专制思维的产物。首先,台湾是民主社会,统一与否得看老百姓的意愿,不是总统或什么伟大领袖、独夫民贼可以决定的(在大陆却是中共说了算,大陆人坐井观天,以己度人,竟以为全世界都一样,台湾当然更不会例外,于是就想当然地把这个“常识”套到了台湾身上)。其次,台湾的总统是定期选举的,一次选上了并不是可以永远干下去(更不要说“垂帘听政”了),就算不统一,台湾领导人也无法保证自己可以永远当总统。相反,如果台湾和大陆统一了,只要你能时刻紧跟党中央,抛弃自己的基本良知,努力做一个让核心放心的走狗奴才,则不管如何民怨沸腾,你照样可以“连选连任”乃至“自动当选”,如董建华。就像柏杨说的那样,权力来自哪里,就效忠哪里。权力来自核心,就效忠核心;权力来自选民,就效忠选民。看来,还是统一好,因为民意这玩意根本吃不准,这次选上了,谁知道下次会怎么样?用“一国两制”统一后,台湾领导人在政治上不但没有什么损失,反而有大大的好处,因为只让自己的主子满意显然比让2300万人满意要容易太多了;用“一国良制”统一后,中共则失去了专制统治地位,就无法继续剥削压迫人民,就无法党库通国库了,中共集团自然就受到了巨大的损失。可见,不是台湾领导人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拒绝“一国两制”,而是中共集团为了自己的私利拒绝“一国良制”。台湾方面为了统一,提出了“一国良制”,想要在全中国实行民主,愿意和中共和平竞争,保障全中国人民的自由选择权,既实现了统一,又实现了民主,一举两得,美哉;而中共却想继续在大陆搞极权统治,排斥其他一切政党,强奸民意,还想用所谓的“一国两制”统治港澳台。谁才是真正阻碍中国统一,不是已经一目了然了吗?

4.大陆人了解台湾吗?

一些大陆人很喜欢强调自己对台湾是多么多么地了解,同时又对台湾人“不了解祖国大陆”表示痛心疾首(当然,大陆人把这笔帐都算到台湾当局的头上)。

这令我想起克林顿1998年访华在北大演讲后北大学生提出的第一个问题,该名学生认为“由于中国正在改革中实行开放,我们对美国的文化、历史和文学有了更好的了解……但是美国人民对中国人民的了解似乎不如中国人民对美国人民的了解”,问克林顿“作为10年来第一个访华的总统,您计划做些什么事情,来加强我们两国人民之间的真正了解和尊重?”

这个学生的想法在中国可能有一定的代表性(我当时也是同样想法),当时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上曾有人对此观点提出质疑,认为中国人并不是真的了解美国,我当时对这种质疑颇不以为然。直到后来我对美国有了一些粗略的了解后,才意识到以前的我是多么无知。事实上,一般的中国人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美国。中国人对美国的所谓“了解”只是停留美国的物质层面,比如说可口可乐、麦当劳、好莱坞大片、迪斯尼、微软之类商业上的成就,此外就是党喉舌拼命渲染的所谓“霸权主义”以及一些“美国社会的阴暗面”之类的东西,而对美国真正的精神层面的东西,即美国的立国理念、基本价值观--自由民主人权--却一无所知。就好像一个人,你只看到了他的外貌穿着,而对他的精神心理人品一无所知,你能说自己了解他吗?

很多大陆人缺乏对民主政治的最起码的常识,缺乏对台湾的最起码的了解,但他们却硬是以为他们什么都懂了,都自以为看透了台湾,看透了民主,还经常煞有介事地评论台湾的政经问题如何如何,自我感觉好得要命。这种莫名其妙的虚妄的自信实在令人瞠目。

最可悲的地方是,很多大陆人居然将现在的台湾比作大陆当年的文革,这充分说明了这些人对民主的无知,甚至对文革也是极度无知。文革是最高统治者在背后一手操控的对人民的大屠杀,现在的台湾有大屠杀吗?文革时期,不同意见者杀无赦,甚至很多人被全家杀绝,还有大量骇人听闻的吃人事件、活体解剖,比起日本侵华有过之而无不及,现在的台湾是这样吗?在台湾可以合法安全地批评陈水扁,在文革中可以这样对待毛贼而安然无恙吗?把现在的台湾比作文革,要么是对文革极度无知,要么是对文革极度美化。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中共的愚民政策是何等成功、何等毒害人民,当今中国大陆“全民白痴化”的现象是何等的严重。

98年(改革开发20周年)时《大学生》杂志曾经做了一次大学生对“文革”认识情况的调查,调查结果令人震惊。80%的学生自认为对“文革”的了解仅限于“听说过一点”;不少人不知道“文革”的起止年月及标志;在问及“文革”产生的原因时,有人答:由个别领导或反革命集团阴谋策划;在问及未赶上“文革”有何感想时,有人说遗憾,失去了一次锻炼机会;在问及再来一次“文革”时,有人说未尝不可,“文革”中的群众运动方式可以抑制当前的社会腐败。对于今天总结“文革”的现实意义,有人说没什么现实意义,有人说它的意义不过是段历史而已,有人说在于为发动真正的文革做准备。(摘自《南方周末》)

这就是当时的中国大学生对“文革”的基本认识,现在的情况应该也没有多大差别。很多中国人总是指责日本修改教科书,可他们却不知道,和中共官方完全操控任意编造教科书、任意篡改历史的行径比起来,日本一些民间出版社的做法根本就是小儿科罢了,不值一提。

大陆人不了解民主倒还罢了,现在却连文革都没有正确的认识,看来文革那些人真是白死了。文革是中国历史上破坏力空前的一次浩劫,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都受到了彻底摧残。在文革结束后,中国人对文革的反省本可以成为中华民族凤凰涅槃的一次机会。可惜的是,在中共的极权统治下,这注定要成为一个泡影,因为中共唯一关心的是自己的权力,从不关心国家民族的利益和前途。文革的所有的罪责都被推到四人帮和林彪身上,中国大陆至今仍无法对文革进行真正的反省。文革产生的根源丝毫没有被触动,文革的主导者(虽然已经变成了一块又毒又臭的烂肉,却依然要浪费纳税人的大量金钱)始终带着“伟大领袖”的贞洁牌坊“供人民瞻仰”。

现在的中国大陆,普通民众的处境较之80年代更加恶化。国内学者康晓光发表在《战略与管理》杂志上的《未来3-5年中国大陆政治稳定性分析》一文指出,“80年代基本上是“双赢”的时代。精英和大众的处境都得到大幅度改善。90年代的特征是‘赢家通吃’”,“进入90年代以来,他们(大众)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进一步下降,而物质生活质量却没有得到明显改善,一部分人还沦入绝对贫困状态,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与此同时,精英几乎攫取了全部的经济发展成果。在90年代,中国大陆的收入分配的不平等程度迅速扩大,目前以吉尼系数衡量的收入不平等程度大约为0.45,已经进入了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国家的行列”,大众处境“全面恶化”。此外,政治改革停滞不前甚至倒退,各行各业贪污腐败假冒伪劣横行,整个社会道德沦丧,生态环境被破坏殆尽,可谓是中国历史上最腐朽堕落的时期。但奇怪的是,某些大陆人自我感觉却好得要命,自己得到了好处就一口咬定全中国人民都得到了好处,中国的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是大好,而且还是越来越好。一开口就是什么上海、北京、广东这几个样板地区,好像这几个地方就等同于全中国,就无视大多数人的死活,睁着眼睛说瞎话,拼命替远比旧国民党残暴腐朽无数倍的中共涂脂抹粉。爱党国人士对大陆的了解尚且如此,还敢说了解台湾?这些人动不动就说台湾人不了解大陆,或质疑谁谁谁是否在中国大陆,总是牛B地要求别人到大陆来看看。我有时候真怀疑这些人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大陆。

一些大陆人自作聪明,想以当年希特勒上台来证明民主的坏处,以此教训台湾人,其实这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希特勒在德国做了这样几件事:使用暴力手段(冲锋队、党卫军)迫害反纳粹的民主人士;取消结社结党自由,实行一党专制,除纳粹以外一切政党组织都属非法,都被取缔;取消新闻自由,取缔所有独立媒体,实行新闻审查,一切宣传工作都由德宣部控制。这些是民主吗?再来看今天,究竟是大陆还是台湾在实行和当年纳粹德国一样的制度?大陆和台湾究竟谁更像纳粹德国、更像希特勒?如果希特勒是民主,那中国大陆不也是民主了?直接举中国大陆的例子来证明民主不好,岂不更方便?又何必舍近求远?当年希特勒之所以能够上台,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德国人普遍觉得德国在一战失败后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当时德国人的心中普遍有一种被列强压迫的感觉,由此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耻辱感,满脑子都是“德意志民族的伟大复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全民的法西斯民族主义狂热助长了纳粹,把自己国家的前途完全寄托在纳粹党(全称“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这样一个和中共同样性质的法西斯政党身上。一旦有其他国家批评纳粹德国,希特勒就说这是“国际反德势力的阴谋”、“害怕德国强大”云云。

5.南北韩与两岸的对比

有些爱党国人士自作聪明,以韩国对朝鲜半岛统一的积极态度来对比台湾对两岸统一的态度,企图以此证明台湾之数典忘祖、台湾人之差劲,并进一步强化大陆立场之正义性。这种看法未免太荒唐,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

有爱党国人士先高声质问:人家韩国人怎么不因为统一而担心自由民主和财产受到影响?然后自说自话曰:因为韩国人爱国家和民族,有强烈的民族感情云云。韩国人有强烈的民族感情倒是不假,但是我想问一句,朝鲜半岛现在统一了吗?好像还没有吧 ?如果韩国人民真的不在乎自身的利益(包括自由和人权),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统一?还在等什么?朝鲜半岛统一与否最关键的地方并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制度问题。

有人说韩国并没有像台湾那样“以自由民主抗拒统一”,首先需要指出,说台湾“以自由民主抗拒统一”本身就是胡说,台湾只不过是以“一国良制”来回应中共的“一国两制”而已,只是提出另一种统一方法而已。凭什么说中共提出的方法就是“促 进统一”,而台湾提出的方法就是“抗拒统一”?

有人会问,为什么韩国没有提出“一国良制”呢?这是因为现在还远没有谈到关于统一的实质问题,北朝鲜没有提出用“一国两制”统一朝鲜半岛,北朝鲜为中央,韩国为特别行政区,韩国当然就没有必要以“一国良制”回应。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将来真的谈到实质问题,韩国必然是主张用民主制度统一朝鲜。退一步说,就算是搞“一国两制”,也只能以韩国为主。不过,金正日这个独夫民贼不太可能放弃自己的极权统治,所以朝鲜半岛的统一前景并不乐观。

有人说韩国并不像台湾那样拼命搞分裂,而是热衷于统一。这种说法很搞笑,韩国本来就是国际公认的独立国家,还要搞什么分裂?如果台湾已经被国际上公认为独立国家,还需要“搞分裂”吗?

朝鲜半岛的统一进程完全是建立在南北韩都是独立国家的基础上的,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朝韩两国才能进行平等谈判。现在的台湾并不具有韩国所具有的这种地位,怎么能要求台湾的表现和韩国一样?两韩能,两岸为什么不能?很简单,因为目前的两岸关系和两韩关系根本不是一码事,台湾远没有获得韩国那样的谈判地位,想“能”也“能”不起来,结果自然是“两韩能,两岸不能”了。

那些指责台湾不如韩国的人也不动动脑子,既然大陆不能像北朝鲜对待韩国那样(承认韩国是主权国家)去对待台湾,那又凭什么要求台湾就必须像韩国对待北朝鲜那样去对待大陆?

如果“朝鲜统一”就是指实行以北朝鲜为中央的“一国两制”,韩国为特别行政区,在基本体制上还是北朝鲜最大,你去问问韩国人还愿不愿意统一?

先说到这里。

大灰狼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441576@0)
2003-10-31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转帖)再说台湾问题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政治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