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问题并不是加拿大多元文化政策太过,而是个人自己惰性和努力的问题。
我宁可有一个宽松的多元文化政策氛围,而依靠个人的自觉和努力,进退有余地把握文化主体,在主体和个体中找到平衡;我讨厌一个严厉的国家主义大熔炉(像过去的中国甚至希特勒德国),不是凭个人的觉悟,而是自己被迫去适应改变,个人被同化,个性被抹煞。我们作为移民,都不是小孩,谁愿意一天到晚被说教,呆在一元化的、基督教一统天下的Jesusland(这词不是我的发明,可以去找当年美国选举时反对小布什的美国北方人民)。 -linjiaotou(林教头) 2007-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