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闲话加拿大各级政府的平民参与和精英体制

table (桌子来了)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还是在看080808京奥开幕式的时候,我就想到一个问题。

如今冷战结束,铁幕倒闭,我们生活时代的主旋律,也从对抗,变成了对话。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中国跟随老美,一同抵制)和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前苏联联合社会主义国家抵制,中国没参与抵制),那种你不买我的账俺也不理那一茬的情形,不复存在。

在我们自家门口办的奥运,也就成为迄今为止奥运大家庭,最齐全的一次盛会,除文莱外,奥运大家庭成员中的其余204个国家和地区,均来到北京参赛。

无论国家大小国力强弱,无论种族肤色文化信仰,无论政治主义国家体制,咱们这个蓝色星球上的人类,总算是有机会,第一次实现了济济一堂,共襄盛会,实在是一件在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一大成就。

只不过,有些国家的国旗引导之下,运动员,连同奥运官员,人数之少,少到非常发人深省。除了战争,除了国力,除了参赛热情等等因素之外,还有一个叫做"奥运资格赛"的东西,如同一个过滤器一样,将
相当多的有热情有经济实力的运动员,挡在奥运会的赛场之外。

关于奥运资格赛,我所知最动人的故事,自然是我们的华裔加拿大击剑运动员栾菊杰。她50岁了,并没有因为她的德高望重,因为她过去的辉煌战果,而有任何优惠或赦免。她依旧需要和跟她女儿一样年轻的运动员一起,自己花费旅费,辗转全球各地,应战各路好手的挑战,一分一分的积累资格赛的比赛积分。长达一年多的冲冲杀杀,终于搏杀得到那张至为珍贵的奥运会入场券。

所谓奥运精神的"重在参与",也许只有理论上的意义吧。实际上的奥运资格,有一个高高的门槛,让普通人高不可攀。

回头来看最近最热门的加拿大新闻,加拿大联邦政府大选。现任执政党的保守党,明目张胆地耍了一个加拿大路人皆知的阳谋,占尽天时地利,众目睽睽之下,悍然打破了它自己提议并得到国会通过的立法,请求加拿大总督宣布解散加拿大国会,开始大选。离联邦政府固定大选日期2009年10月,还有遥遥一年之久。

如果加拿大的联邦政府大选也是一次比赛,我再次想到这个问题,就是参选资格的问题。我们先来看看"理论上"的加拿大联邦政府大选的参选资格。

根据2000年修订通过的《加拿大选举法案》,所有候选人需要在获提名当日为合资格选民,所以未满18岁的国民或非国民都不可以成为候选人。候选人需要参选的选区得到至少50个选民的提名。

也就是说,如今相当多入了加拿大国籍的华裔选民,只要你找得到50个左邻右舍,或者和你住在同一个选区的哥儿们姐们儿给你背书,你就可以言正名顺地报名参加加拿大的联邦政府大选了。

根据《加拿大选举法案》,如果你是以下身份,不可以成为候选人:

* 加拿大选举委员会主席
* 加拿大选举委员会副主席
* 现任加拿大国会上议员(大陆翻译为"参议员",如即时辞去议席就可参选)
* 现任省议员(如即时辞去议席就可参选)
* 现任法官
* 警长
* 御用大律师
* 过去7年有违反《加拿大选举法案》的人
* 在监狱的囚犯

有了这样的尚方宝剑,来自北京的中国大陆移民陈卫平,也就符合加拿大联邦政府大选候选人资格,他于9月14日在温哥华宣布,将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即将于10月14日举行的加拿大联邦大选。

重在参与?

有两点我想和大家分享。

第一,加拿大三级政府,联邦,省或特区,市镇,无论是哪一级别政府的选举,参选资格都是身为加拿大国民100%如假包换的人权。咱选不选得上另说啦,你得给俺机会,让俺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从这一点来说,我非常敬佩这位华裔加拿大人陈卫平的参与精神,有一种咱们老祖宗那儿,燕赵悲歌的壮士慷慨,得为他大叫一声好。

如今我们华裔加拿大人,表面看起来司空见惯见怪不怪,加入了加拿大国籍,轻而易举就天然自然拥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回顾历史,却是全体加拿大人好多年前赴后继奋斗抗争的结果。

历史上,即使是所谓的民主国家加拿大,在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这个议题上,一样有针对特定人群的歧视。更发人深省的是,这种歧视,居然可以如此的振振有词,如此的理直气壮,如此的以种种崇高而庄严的借口和理由。以前被剥夺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加拿大公民,排斥在国家大事之外的本国公民,人数远远比拥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公民还多得多。

顺手可举的例子是,全体的女性公民曾经完全被剥夺了选举权,而迟至1960年(天呀,历史并不遥远哦!),所有加拿大原住民才正式获得选举权。

第二,因为有"理论上"候选人资格的人人有份的加拿大法律,另外一个随之而来的"理论上",各级政府的各位民选议员,也"应该"是形形色色各行各业的人马吧?

你还别说,加拿大的各级政府议员当中,还确实是有不少很好的例子和个案。前任加拿大最大都市多伦多市长的LASTMAN,不仅是出身非常寒苦,高中还没毕业,就不得不帮忙打理父母的小生意,并借此谋生,后来自己开了一片家具店BAD BOY,借鉴汽车销售的分期付款模式,引入家具市场,大获成功,商而优则政,出马参选,从当时不大的北约克市的议员做起,先是北约克市的市长,后六市镇合并,成为多伦多市市长。

另外一个绝佳例子,当然是密西沙家不老的市长麦考莲,已经87岁,她是加拿大政坛的传奇人物,加拿大历史上任期最长的一位市长,自1978年11月就任安省密西沙加市长以来,麦考莲已在这座加拿大第六大城市担任市长30年。你去查查她的经历,说她参政之前是个普通家庭主妇都不夸张。

而现实是,无论是哪一级别的加拿大政府议员构成,尤其是到了加拿大联邦政府那一级,你去花点心思数一数各位民选国会议员的出身和背景吧,看看有多少是能言善辩随之而来财大气粗的律师出身?又有多少,是先从市镇一级的议员做起,一级一级的爬到联邦政府国会议员的位置?

现今加拿大总理哈泊,学术背景出身于卡尔加里大学的经济系,1993年获得经济系的硕士学位,居然也可以成为一条新闻,因为他是1968年以来,第一个不是律师出身的加拿大总理!

更需要牢记的是,加拿大,乃至其它所谓的先进民主国家,大学当中,有一个系,就开门见山直接叫做政治科学(political science)系,也就是说,搞政治,当政客,出面参选,成为候选人,是一门学问,是一种科学,不仅值得花上四年的寒窗苦读,还可以从学士,硕士,一直读到博士的。

现成的例子,就是如今的自由党党魁狄安(Dion)。如果说戴着眼镜的狄安,言谈举止象个教授,那也一定是个政治科学系的教授,嘿嘿,我说得一点都冇错的啦,他从政之前,从加拿大魁北克的大学Université Laval,到法国巴黎的Institut d'Etudes Politiques de Paris,民选国会议员狄安,一直就是一个学习,研究和教授政治科学的学者,拥有博士学位,并在Universitéde Montreal教书。

差点忘了提及新民主党的党魁林顿,他因为是我们华裔加拿大人的女婿而广为人知。这位长得有点像在中国最著名的加拿大人白求恩大夫的民选国会议员,拥有正儿八经政治科学的博士学位(York University)。参政之前,是多伦多一所大学(Ryerson University)的教授。这次联邦政府大选之前的民意调查,以个人魅力而言,林顿名列第一。

闲话完了这些加拿大政坛人物的出身八卦,好像对加拿大各级民选政府的平民参与和精英体制,我自己多了一重理解,忍不住要和读者朋友一起分享。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4752854@0)
2008-10-8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闲话加拿大各级政府的平民参与和精英体制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政治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