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奔丧记
中秋奔丧记 -胡司令- 我跟父母关系疏远,无论当年住在同一屋檐下,还是如今天各一方。可是父亲去世的消息,仍旧让我 发懵良久。。。 我匆匆地签证、买机票,带上老爸80大寿写的自传、黑色西服以及简单的行李,第二天就幸运地离 开多伦多,到北京也幸运地当晚转机长沙(中秋是旅行旺季)。两万里旅途我几乎未眠,十分仔细地 读了老爸的生平总结,以免自己在追悼会上说不出东西来。。。 可是,我把加中时差关系居然搞倒,以为能在追悼会12小时前赶到,结果是12小时后才抵达! 好在,骨灰还等着我次日一起陪同入土。我推翻了之前的昂贵而遥远的革命公墓方案,在老同学帮 助下重新选址,是离家不远一处美丽安静的山峦中,小时候传说中的桃花岭,岳麓名胜的一部分。 定好墓地,骨灰入土,烧香磕头,点燃纸钱,规矩都是按本地人来的,虽然我和我爸都属外乡人。完 事后到附近农家乐吃饭,半山腰露天下,树荫遮盖,植藤环绕;农家菜和药酒,味道诱人。。。晚饭前, 又和同学一起登岳麓山。到了山顶光着膀子,吃了点心,品尝新鲜绿茶。。。 次日一早6点半,我照例吃了酒店对面的长沙米粉,外加两块炸南瓜饼,然后徒步去3-4公里外的 墓地补交刻相片的钱。结果我走错了。然后穿过枇杷塘、五鹰塘,试图折回正确道路。抄近路走在田 埂上,闻着庄稼和青草的气息,担心掉入两旁粪池(像小学同学一样),还有后面跟着的农家的狗。仿 佛间,我回到了少年时光。。。 最后两里路,我干脆脱了鞋走。终于又看到美丽安静山峦中的陵园,我不禁暗暗称赞、得意,这个墓 地选得真好。爸工作战斗60年的地方,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我们又回来了。 到了这个隐蔽的陵园,才8点半。我看着老板亲自在给墓碑的刻字描红,自己也手痒痒,帮他一块描 起来。秋日阳光下气氛安宁肃穆,山里头空气清新。郁郁葱葱的深处,传来久违而心醉的野斑鸠低吟 “古顾姑---姑。。。”,那是我小时候夏日午休的催眠曲。其间我甚至自问,哪天我会不会也来这里像 老板一样守墓呢。。。 今年的生日,是在这么一种气氛下过的。家乡的老同学们,从长沙到北京,给我安慰,为我庆生。专门 搞来特级茅台,还给我订了个大蛋糕,令我很感动很感激!虽然,这一趟我觉得很累,打算很多年不 再回家乡。。。我流过几次泪,却不是为父亲本人,而是对年少时扭曲日子和心灵的难过,以及对自己 作为人父的点滴自悔。 回到多伦多,还是欣慰的。父亲不平静的一生,终于有个安静美丽的归宿。我没有错过陪他最后一程: 入土那天我跪下时,曾用手轻轻拍了拍墓穴石板。。。希望他老人家感觉到了。 2013-10-01 -hsl(胡司令/bgk) 2013-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