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参加共管公寓年度会议见闻
共管公寓的年度会议,一共持续6小时到半夜才结束,房主们排队轮番发问,董事会成员(大部分也是住在楼里的房主)竭力作答。很多时间是在争论。主要议题包括几百万储备基金的紧急使用、中心岛飞机场扩建的居民反馈过程和湖滨马路重建。 几个房主毫不客气地不停打断董事和经理的说话辩解,包括一个“麦霸”工程师。来回打断和拉锯后,一个董事最后按捺不住冲台下的人吼叫起来。经理脾气真好但也止不住一脸阴沉一直看着几个不耐烦的房主的质问甚至起哄。当他最后狠狠地用泛指“你们”对台下说,“你们根本不懂。。。”。他说完后,一个坐他旁边、自始至终没说话的女董事含着满脸委屈泪水走出会场。 这,还是没有挡住男女房主们(大部分是中老年白人)的轮番排队质问轰击。因为,毕竟董事会是由我们这些房主每月交的管理费养着的!同理,纳税公民对市长省长等政客也会同样毫不留情。。。 其间,一个做律师的董事还严正训斥了一个老头的提问,因为后者的问题破坏了他俩之间的某个保密协议,董事很坚决地让老头坐下不要再说了。后者也没有因为面子下不来之类的问题而万分激动,只是闷闷不乐地走掉。民主社会的老百姓还是见多识广有些涵养的,虽然他们争论的问题似乎很具体甚至很琐碎,但绝对都是为了自身利益和幸福在力争(因为民主社会机制能保障这种力争有效果和作用,所以他们每个个体才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权利)。 不过我觉得这个民主过程有点过分纵容房东们,同时也应该有类似“仲裁人”掌握时间和话题尺度(民主集中制~)。房主们问的很多问题太细太技术,比如计划在电梯里装触屏按钮。一大堆技术问题质问商家,连我都看不过去,最后好不容易轮到本技术专家,我“只好”提问几个非技术问题:产品技术历史多久?市场份额多大?7%的份额该让人忧虑吗?----我自觉这才是打蛇七寸的提问。 首次见到西方人如此粗鲁不讲礼貌,也如此直率互相指出态度问题,却最后不记仇也不恼羞成怒(吼叫的董事明显是第一代移民)。以前从没见过那些平时斯文得很的白人中年妇女如此慷慨激昂、嗓门很高。 另一个现象是:中国人基本都不出席,估计连委托代理表格也不填写。真是悲哀。我觉得,这种会议很好,应该去受熏陶并尽量参与。 -hsl(胡司令/bgk) 2013-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