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nntt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在解剖楼高高的门槛前,叶馨怔了一怔,抬头望天,万里无云,自己的心境也很开朗,以前总觉得这解剖实验室似乎笼罩着一层恐惧,现在阳光普照,会有什么可怕?但她想到身边还有如此众多的难解之谜,心里还是微微一颤。只是她知道,只有勇敢地去探索,才能换来最终身心的安宁,哪怕前面还有更多未知的恐惧。于是她还是率先跨过门槛,走上台阶,推门而入。

  两人径直走到走廊尽头,欧阳倩叫了声:“冯师傅,我们来了!”
  拖泥带水的脚步声出了那间准备室。冯师傅见到叶馨,脸上显出不自然来,只说了句:“你出院了?很好,很好。”不再多说,领着两人进了准备室对门的那间小屋。叶馨还记得,自己正是在这个小屋子里,看见过那具巧夺天工的人体标本。

  小室里除了墙边一排壁橱,空无一物,叶馨正纳罕,冯师傅已弯下腰去。地面上有一外环状把手,原是伏在地上,不引人注目。冯师傅奋力一拉那把手,“轰轰”响处,地面开了,竟露出了地下近二十平方米的一个大水槽。刺鼻的药水气味迎面扑来,当冯师傅用一个铁钩钩上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时,叶馨才明白原来这小屋竟是一间尸库。

  又是一具尸体被钩了上来,和前一具尸体并排躺在白色的橡胶膜上。冯师傅看了一眼叶馨,用钥匙打开了一扇壁橱门,取出了一个信封式文件袋。他又看了一眼叶馨,再看一眼欧阳倩,似乎在犹豫着什么,欧阳倩轻轻点了点头,他才从文件袋里取出了两个红色的小本子,又将两个本子摊开,递到了叶馨眼前:“这是两个死者生前的学生证,你看看这两张照片。”

  叶馨看到两个人像,忽然一阵强烈的晕眩,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其中一个,眉宇间随性不羁,正是她多少天来朝夕相伴、又难忘难舍的“谢逊”,而另一个神情冷峻,正是时不时出出在“谢逊”身边的冷面小生“厉志扬”。

  学生证上却署名了:萧燃、郑劲松。

叶馨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冯师傅说的话在她耳朵里嗡嗡作响,似乎在为她解说着一个萦绕多日的噩梦。
    “这两具尸体是1967年6月16日清晨送到病理解剖楼,公安局将验尸的差事交给了本样法医教研室。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多检验的,两人都是附楼身亡,现场没有博斗迹象,公安局已经做出结论是自杀。确证是附楼后,两具尸体就直接转到了我们解剖教研室,因为两人在生前都填过遗体捐献的志愿表。我们教研室对每个捐献来的遗体都有登记。但通常,和遗体相关的资料寥寥,顶多是姓名,有些家属甚至选择匿名。可是这两名与死者,却没有任何亲属来处理丧事,所以我这里成了他们的最后归宿,保留了他们的证件,多是多么凄凉!”

    “您为什么还保留着他们完整的尸体?”叶馨捂着越来越痛的头,艰难地问道。
    “开始我还存着一线希望,今后能有他们的亲属,来看他们最后一眼,何况当年教学不正常,也不亟需这两具尸体的标本。只中后来听说,郑劲松本来就是孤儿,没有任何亲属;萧燃也没有任何直系家长,只有伯父伯母,一个在服刑,一个两年前已亡故。后来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准备将这两具尸体处理成解剖标本,却发生了一件怪事。

    我一直习惯晚上处理标本,但过去,都是在明亮的灯下干活。那天午夜,我准备切割萧燃的尸体,正要下刀,准备室里的五盏日光灯和一盏超亮的聚光灯同时灭了!与此同时,一曲美妙的音乐响了起来,后来才知道,那是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我顺问着乐声看去,只见那间标本处理室的地面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台电唱机,一张唱片正在缓缓转动,唱机旁边还有一摞唱片。我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只见唱机下压着一张纸,我取来,在走廊路灯下看清,上面写着:‘华发易凋,冰肌易败,红颜易老,铁骨易折,世间唯音乐不朽。有缘人请收下这个永恒的纪念。’

    我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否则也不会从事这个职业这么久,但那晚,我惊得魂飞天外。从此再也不敢处理这两具尸体,也从此改了习惯,处理标本只是在黑暗中进行,顶多借一点自然的月光。我更不是个迷信的人,但那晚的事情一出,使我联想到一个‘特务组织’成员,这些人死得冤屈,所以常闹鬼,以至于我的师傅臧老自己动手,在楼门口筑了一道高高的水泥门槛,明说是防药液渗漏,其实是用来镇鬼。后来听说这个萧燃,正是‘月光社’的最后一名成员。

    我也因此收下了那个唱机,唱机上刻了个‘萧’字,我猜应该属于那个叫萧燃的学生。听过那许多唱片后,我从此也成了一名古典音乐爱好者,所以当欧阳同学告诉我‘月光社’的众多成员其实只是一群古典音乐欣赏者后,心里不知是什么样的滋味。”

  
  “回想起过去这些年里,总觉得解剖室里隐隐的不寻常气氛,具体是什么,我说不上来,但就是这种若有若无的感觉,让我总提心吊胆,尤其在午夜过后,似乎总有些奇怪的声响。我虽然有些怕,但因为生性好奇,便总是等到午夜后,想看个究竟,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而自从那天唱机出现后,再没有什么异常,那两具尸体则一直浸在这里,我也再无意处理它们。”

    “七年前,一个叫沈卫青的女生几次于半夜出现在解剖楼里,那样子有些失魂落魄的。我问她在这里干什么,她说问我,有没有听说过‘月光社’?还问我,是不是‘月光社’的死者的尸体都捐献给了解剖室?他们还在不在?等等怪问题。这使我立刻想起了那台唱机。我斟酌了两天,是不是要告诉这个女生我的经历。最大的顾虑是怕一旦告诉她了,她神不守舍的,再把我的话说出去,我会落下个散布封建迷信的名声。就那么犹豫了一阵,终于将这唱机的事儿告诉了她。不料,过了一阵后,听说那姑娘先是进了精神病院,后来又跳了楼,有人说她死了,有人说还活着。”

    “所以那天小叶你盯着我问‘月光社’,我心里非常不安,唯恐小叶重蹈沈卫青的覆辙,但又觉得不刻隐瞒什么,尽管我不愿轻易散播任何与迷信相关的事。那天,我几乎下定了决心,如果你再来问我,我就会告诉她我知道的一切。”

欧阳倩忽然惊叫一声:“小叶子,你怎么了?”
    只见叶馨的身子委顿下来,亏得欧阳倩眼疾手快地扶住,才没有摔倒。叶馨此刻头痛加剧,晕眩难支,仿佛在一个偌大的漩涡中,身不由己地沉浮旋转,耳中又隐隐传来了低语“月光”,如针刺着她的鼓膜。她的眼前陡然闪起一道白光,一位白衣女子从白光中浮现而出,越走越近,直到叶馨看得真切,那一张碎脸,滴着朱红的鲜血。

    “小叶子,我带你去医务室。”欧阳倩扶着叶馨往外走。
    “不用了,我只是有点头晕……也许是太闷热了……坐坐就好。”叶馨知道,医务室不是解决问题的地方。

    欧阳倩扶着叶馨走到一间教室里,让她坐下来,轻声说:“小叶子,你稍微休息一下,我去问问冯师傅,至少向他要点仁丹或者十滴水,解解你的痛苦。”

    等欧阳倩和冯师傅转回来的时候,叶馨已没了踪影。
    
    汪阑珊那天在花园突发中风,就被转到了二附院的心血管内科病房治疗。江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离校园有五站路。叶馨乘公交车到了医院,在门口取了探望病人汪阑珊的牌子,直上住院部八楼心内科病房,赶到她的病床前。汪阑珊此刻紧闭双目,也不知是在养神还是在熟睡。

    叶馨坐在了椅子上,心情仍久久不能平静,种种迹象表明,自己的确看见了寻常人无法感知的事物——两名死者生前的影子。他们想要什么?更让她无法相信的是,自己和一个灵魂相爱了,而且爱得很深,既然已经知道了这荒唐的现实,仍无法全力自拔。

    真的很可悲。叶馨的泪水潸然而下。
    也很可笑。愚蠢而幼稚。叶馨不用多想,也能预测到今后四年的大学生活里,会有多少人在背后嘲笑自己。

    今后四年,还有没有今后四年?
    离6月16日越来越近了,而越来越明显,自己是今年被“选中”的受害者,过去十六年里,被“选中”的女生无一幸免,自己又有什么异能,躲过此劫?

    希望既然已渺茫,为什么还坐在这里,苟延残喘这屈指可数的几天?不好去打破这迷信,提前告别这无奈的命运。

    天渐渐阴下来,叶馨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病房的那扇大窗。她突然觉得,自己能理解萧燃最后做的决定,当自己无法成为命运的主宰时,当众多美好都失去时,为何不挥手而去?

    她走到窗前,窗下是个供病人散步的小院,几个病人,有的拄拐,有的坐着轮椅,有的脚步蹒跚,生命似乎都在离他们远去。

    生命也在离我远去。
  
  叶馨打开了窗,站在了窗台上。
    “你有没有感觉,越是了解得多,离死亡似乎越近?”身后忽然传来了汪阑珊的声音。这一句话顿时唤醒了叶馨,她见自己站在八楼的窗台上,凭风而立,随时有失足的可能,皮肤上立时起了一层细小的疙瘩,连忙跳回病房,快步走到汪阑珊床前,厉声问道:“你刚才在搞什么鬼?”

    汪阑珊仍躺在床上,因为打着点滴,显然也没有太多移动的便利。叶馨心里一软,觉得她如此衰老无助,让人不忍责备。汪阑珊脸上又现出半是无辜、半是怜悯的神情:“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在提醒你,你逃不过的。”

    “你越是说这些宿命论的调调,我越是不信!”叶馨的声音又严厉起来,“我是来问你,你有没有去过江京医科大学的解剖楼底楼?”

    “那是怪力乱神的圣地之一,怎么没有去过?不过,我真的对那个地方不感兴趣,只去过一次,似乎是1981年秋天。”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和你能看见他们,萧燃和郑劲松?”
    汪阑珊在床上直了直身子,盯着叶馨悲伤和愤怒交集的双眼,摇头说:“我不知道,我能看见许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许多医生都说是幻觉,我想一定就是幻觉。你看到的也是幻觉。所以说,并不是你和我能看见他们,而是你和我自认为能看见他们。”

    “我不懂。”
    “你很聪明,怎么会不懂?我们看到的都是幻象。你说说,幻象是从哪里来的?”汪阑珊循循善诱。
    叶馨一愣,随即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额头。
    “没错,他们或许就在你的脑子里,或者说,心里,我并不能肯定,只是我逻辑的猜想,”汪阑珊又躺在床上。“这回轮到你告诉我了,他叫什么名字?”

    “我还不敢确定,也许叫萧燃。”叶馨鼻子又有些醋酸的,他已成为她心头的一块病。
    “没关系,名字只是一个符号。”
    “可是,为什么我会把他看成谢逊?为什么不是别人?”
    “你仔细想想,在萧燃出现之前,你当真对谢逊没有一点印象吗?”
    叶馨凝神想了想:如果按汪阑珊的理论,该如何解释?是啊,和三班一起上大课,经常看见两个男生亲密得如贾宝玉和林黛玉一般,女生之间怎么会对此不评头论足?通过观察这一对“情侣”,自己潜意识里一定已事先存了对谢逊以及厉志扬的印象,甚至听说过别人提起,虽然早说记不得他们的名字,但这些信息仍保留在脑海中。

    “他在你脑中,知道这个印象的存在,便毫不客气地利用了谢逊和厉志扬的名字。而谢逊和厉志扬的关系,正平行于萧燃和郑劲松之间的感情,简直天衣无缝。”汪阑珊继续分析着。

    “因为他们在那里,你才会把他们同谢逊和厉志扬联系在一起,你才会听到萧燃的歌声,你才会在广播站听到恐怖的声音,你才会在解剖楼里看见那技术员老头被大卸八块,你才会天天和萧燃约会,在精神病院的花园里散步。”

    但她还要保持冷静的头脑,思考。
    “照你这么说,他们又是怎么进入我脑子里的,或者说,心里?既然你也去过我们学校的解剖楼,他们尸体又存放在解剖楼,我是不是可以推论,他们的灵魂就在解剖楼里,我们去了解剖楼,他们就钻进我们心里。可是,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个信徒。就和我一样,所以我们为这些灵魂作嫁。”汪阑珊冷冷地说。
    “不对,我以前从来不相信这个的,明明是种种异常的情形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才促使我去探究。”
    “但你一直相信,‘405谋杀案’和你有关,对不对?所以你是个信徒,你对这个系列坠楼案的着迷使你敞开了城门,种种异常才会长驱直入。”

    叶馨沉吟着,将汪阑珊的话反复把玩:“你说的有些道理。这么说来,你也是信徒,对不对?所以你能看见他们,他们也驻在你的心里,对不对?他们难道和你说了什么?你为什么说我是逃不过的?刚才我上了窗台,难道也是他们在捣鬼?”

    “你问得太多,也太尖锐,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但你是逃不过的,你的每一步,都按着他们的计划。”汪阑珊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叶馨一凛:“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真的知道他们的想法?他们是什么们的计划?就是让我成为第十三名受害者么?让我想想:莫非正是他们造出那么多的幻象,让所有人认为我是个精神分裂患者?莫非正是他们给我逃出学校的希望,又让我听见、看见更多恐怖的声像,让我成为真正的疯子?莫非正是他们让你一次次地对我出言恐吓,进一步让我在精神病院成为真正的病人?而当6月16日临近,莫非又是他们……天哪,莫非是他们能过你,用催眠术除掉了阻碍我出院的绊脚石滕良骏医生?这么说来,你突发中风,也是因为你画出了他们的形状,他们对你泄漏太多的惩罚?”

    “汪阑珊先是点头,突然又频频发摇头,呼吸急促起来:“你何必要问那么多?既然已经知道,许多事根本无法抗拒,为什么不去享受为数不多的日子?”


叶馨又是一凛:是啊,汪阑珊似乎是默认了那些猜测,看来,自己是在他们地“计划”之中。
    难道这真的是命运?
    “真的,你逃不脱的。”汪阑珊轻声说。
    也许,打破这个6月16日的计划,就是自己了断在此时此刻。
    叶馨几乎是急匆匆地爬上了窗台,下面院中仍是那些生气不多的病人,再多一个又有什么关系?
    她坚定了想法,下要往下跳,下面院子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她熟悉的身影,一袭白裙,远远看去,正是欧阳倩!

    欧阳倩仿佛知道她站在这个窗口,仰头望去,摇了摇头。
    “叶馨,你快下来!”身后病房里忽然传来了欧阳倩的声音。
    叶馨一惊,再低头往下看去,院子里欧阳倩的身影已如自己跳楼的想法一样,蒸发得无影无踪。
  
  回学校的路上,欧阳倩埋怨道:“小叶子,那老太婆险些害了你,按照我的意思,要报警,你为什么要放过她?”

    叶馨沉吟道:“报警也没什么用,这个汪阑珊,行事的确非常诡异,但据我的观察,她的那些异能,不见得是她自己的,换句话说,她并不能控制自己。”

    “你是说,有人在操纵她?或者说,有鬼附体什么的?好像有点意思。”欧阳倩有些兴奋起来。
    “什么鬼附体,我才不信这些东西呢,要有,也是在这里。”叶馨指了指额头,“你还没告诉我,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要不是你来得巧,我说不定已经成了仙。我从此可是欠了你一条命。”

    “别说得这么吓人,我倒是要求你下回别乱跑了,否则,你妈再不会答应让你在我家住了。其实我见你突然没了影子,仔细一想,就知道你会来找汪阑珊,因为你告诉过我,她能看见你脑子里的两个人影,或者说,萧燃和郑劲松。你原来没将那两个人影和日记本中的人物联系起来,所以一见那两具尸体,就会想到,这两个‘人’,究竟想干什么,他们是不是和‘405谋杀案’有关?能为你解答这些问题的,似乎只有汪阑珊。”

    
    “我猜汪阑珊既然是在精神病总院突发严重的中风,不是在一附院,就是在二附院治疗。我打了个电话给我妈,她在二附院上班,立刻就查出汪阑珊所在的病房。”欧阳倩有些不无得意地说。

    “说来奇怪,我站在窗台上时,竟然看见你在病房大楼的楼下,还朝我摇了摇头,可几乎同时,你的声音又响在了病房里。这样的情景似乎在我的一个梦里也出现过。嗨,可能我又有幻觉了。小倩,你快送我回精神病院吧。”叶馨说到后来,微微笑着,显然不认真。

    “我才不呢,就是送你去,人家也得要啊?我看啊,的确有些常理无法解释的怪事发生在你身上,说不定就是那萧燃和郑劲松闹的名堂,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13号楼在文革前是幢男生宿舍楼,是我妈说的。”

    叶馨顿时停住了脚步:“真的是这样?这么说,萧燃可能就是住在405。看来,如果我们真的相信那些常理无法解释的事,是否确实存在呢?那个章云昆,原本坚决不信的,自从见识了广播室里那盘磁带的分析,现在也信了八成。还是他和徐海亭主任师徒两人长谈了一次,才决定正式让你出院。你刚才的假设,我看再合理不过,否则,哪有那么凑巧?章云昆做过研究,过去所有附楼的女生都于午夜时去过解剖楼,而萧燃的日记里表明,过去至少有‘月光社’的冤魂闹过鬼。合理的推论,他做为‘月光社’的关门弟子,死后胡闹也不奇怪。”

    “这么说明,再结合汪阑珊颠三倒四的理论,他胡闹的方式,就是进入人心,操纵人心,让人产生幻觉,做出有悖常理的行为。最直接最高效的方法,就是让女生面对种种幻觉,感觉自己将是‘选中’的受害者,事实上是受到了一种暗示或催眠,就像我刚才在汪阑珊的病房,不由自主地走向毁灭。”叶馨觉得寒意阵阵。

    “咦,你的论调和章云昆颇有几分相像,我看有些道理。”
    “要找根源,看来还得回到1967年6月16日凌晨,那天发生了什么?”
    “根据那最后一篇日记推断,萧燃想见依依一面,如果她来了,坦诚相对,他就会顽强活下去,既然我们知道他选择了自杀,显然依依没有来。”

    叶馨轻叹一声,双眼有些模糊:“其实我也是这么猜的。那首叫《等,等》的歌,分明就是记叙了这个故事。我为什么能听到那首歌?而如果真是他这样暗示杀人,究竟想得到什么?要说是报复杀人,这些女生、还有我,都和他无怨无仇,他这样做也太不合情理。”叶馨不愿将心目中的“谢逊”和一个蓄意杀人的灵魂划上等号。

    “也许他下是心胸狭窄,认为是那个‘依依’出卖了他,这才屡屡造出更多的冤魂,传一个愤怒的讯息。”

    “如果真是这样,他的行为堪称丑陋。我现在想得更多的是,怎么化解这难”逃的一劫?”
    欧阳倩想了想说:“我看,解铃还需系铃人,找到那个‘依依’,或许会有些帮助。刚才给我妈打电话时,她刚打听来了‘铁托’的电话号码,我们这就给他拨个长途。”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89@30)
2005-5-28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最新流行恐怖小说,胆儿小的千万别看,晚上睡不着可别怨我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佳猿-两性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