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爱*爱* (转载)

lnscys (lnscys)
"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不做,怕我们有遗憾,做了,怕你后悔……”



北方的冬天,无边无际的寒冷,却丝毫不会影响到路边玩耍的小孩子们。遍地是烟花过后的红色残骸,到处是弥漫的春节刚过的喜悦跟热情。他跟她走在白雪皑皑的小路上,大街上歇斯底里的音乐让整个世界都变得疯狂起来。终于,一个穿着一身黑色冬装的男孩子跟一个穿着女巫裙子一样外套的女孩子站在“假期暂停营业”的电影院门口发呆。“还是去我家看电影吧,我还请你吃蛋挞。”他说。她笑笑,在他的思想里面,她就是一个小孩子,一个用蛋挞就能骗走的笨笨小孩子。



“喂,我们真的要走回去啊?你知道吗,走多路腿会变粗的。”女孩子在马路边上对已经走到马路中央的男孩子叫。男孩子无奈的又返回来,伸手拉住女孩子的手,迟疑的怔了一下。“你怎么不带手套呢?”他问。“因为我的手,一年四季都是暖的呀,从来都不用带的。”她笑笑说,那种骄傲好像她拥有全世界一样。“那你怎么也不带呀?”女孩子反问。“因为我的手带上手套也是冰的,带不带一样。”男孩子无所谓的说。



二月十三日下午,街上沸腾着甜蜜的色彩,到处可见的红色,心心,玫瑰花,就连kfc里面都融入了粉红色的浪漫。“麻烦,给我一盒蛋挞!~”男孩子说。“今天买玫瑰花蛋挞,只要二十八块五啊,还有一对情侣杯子送啊。”服务员美眉热心的介绍。“你想要杯子吗?”他问她。“啊?”她习惯性的溜号,还没办法快速的反应他说的话。“买吧,很划算的,你女朋友你定会喜欢的啊。”服务员美眉插话说。“我不是他女朋友呀?!”这次,她倒是反应的很快,脸上无辜的表情让人想捏她。“好吧,那就给我玫瑰花蛋挞吧。”男孩子说。“你要加油啊!”售货员美眉微笑的鼓励着捧着一束花一样的蛋挞。他笑笑,没有回答,而她依然是那么无辜,玩着他递给她的两个杯子。



他拉着她,每次过马路的时候,他都会走在车行来的那一边,并且拉着她。这个简单的举动总是让她心理暖暖的。“这么多蛋挞,给你吃一个。”他说。“就一个吗,好小气哦!~”她说。“还说我小气,那就给你吃半个!”他故意气她,“哼,我现在就吃完全部的。”她冲过去抢他手上的蛋挞。他躲,她追,一路上疯疯癫癫的。乐极生悲,古训有着不容忽视的力量,就快要到他家的一个小山坡上,她跑着跑着,突然一滑,整个人都往后倒了过去,他赶忙去拉她,可是本就冰雪的路面就站不稳,又是下坡,他不但拉不住她还跟着她一路摔了下去,最后两个人都倒在雪堆里面。



“都是你啦!~”她一遍娇嗔,一遍抖着从领口进到衣服里面的雪,打了一个冷颤。“对不起,冷了吧。”他一边扶起她,一边道歉。“哈哈,被我抢到了吧。”她抢过他一直没有松手的蛋挞,胜利的微笑着。他无奈的笑了,拍着她身上的雪,说:“冷了吧,等下到家洗个澡就好了。”她点点头,也帮他拍身上的雪……



打开热水,白色的气体马上弥漫在整个浴室里面,她看着架子上的东西发呆,除了洗发水,还有一系列男生的东西,男生沐浴露,剃须刀等。她挤了好多男生沐浴露,第一次发觉男生的沐浴露挺香的。穿着他给她准备的巨大衣服,她对着镜子笑了笑,自己好像一个套在大袋子里面的小动物,只有头在外面坏坏的笑~她洗完了换他洗,他已经把房间里面的空调开到令人舒适的温度,躲在他厚厚的巨大睡衣里面居然舒服的想要睡了。她趴在他的床边,等他出来放碟给她看,等着等着,等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迷茫的感觉到有人望着她,她恍惚的睁开眼睛,看见他棱角分明的脸,她吓了一跳,她感觉到他的呼吸,暖暖的,有点急促的落在自己的颈窝。顿时,脸红的不像话,因为她从来没有跟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还是男孩子。他说:“困了吗,到床上睡吧。”他温柔的说。她摇摇头,以她的感觉,床是很暧昧的,尤其是男孩子的床,她宁愿趴在床边上。他似乎明白她的想法,伸出手,抚摸她的头发,那么轻,那么柔,好像在感觉一样无价的艺术品一样……她低下头,不敢回望他凝视的眼睛,而他的唇就这样落在她的头发上,暖暖的,缓缓的。沿着她小巧的耳垂慢慢的滑下,轻轻的落在她的脸颊上,她受惊的抬起头,却跌进他柔情的眼波里面,就这样久久的停滞在那一个瞬间,而最终,他的唇轻描淡写的略过她的,然后反复在她粉粉的唇瓣上扫过……



“你能不能把眼睛闭上,你瞪这么大眼睛,我有罪恶感……”他似笑非笑的说。她好像得到救赎一样的,慌张闭上眼睛,这一刻,其实她的伶牙俐齿都变得迟钝,聪颖敏慧的大脑也停止了思考,她什么都想不到,除了他带给她的震惊跟指令,再无其他。看着他乖巧的闭上眼睛,这次,他的唇没有那么急的离开,久久的停留以后,他加深自己的力道,左手托起她不断后退的头,好像惩罚她不乖巧一样,展开了属于他的掠夺,终于不甘心只感受到她的柔软,他轻轻的打开她紧紧闭着的双唇,让她跟他一样感受到一种爱的渴望,一种爱的震撼……



不知道什么时候,包的严严实实的衣服,已经悄悄的滑下,漏出她娇小的肩膀,他抱起她,放在床上,她有点恐惧的躲在床跟墙之间的角落,墙壁的冰凉直接冰到她露出的肩膀,她紧张兮兮的伸手去拉,他看着她,一举一动,他笑笑,把她拉过自己的身边,单手撑住她下滑的身体,另一只手沿着她脸的轮廓轻轻的抚摸,他低下头,吻住她,用舌尖碰触她的贝齿,她双手抵在他只着衬衫的胸口,他的温度软化了她的力度,他放平她躺下,顺便拉下她那显得有些碍事的衣服,落在腰上,她伸手想去挡胸前那一片春光,他反手扣住她手腕,把她双手都举到头顶,用右手握住,她的脸好像火烧一样……“你不舒服就告诉我……”他帖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已经除去了衬衫,他赤裸的胸膛在她泛起粉色红云的身躯上轻轻的摩梭,她想挣扎,却没有任何的力气。他蜻蜓点水的吻住她的唇瓣,左手不着痕迹的握住她一边的饱满,看上去小巧,却刚好他一手可以掌握,那顶峰因为他而含苞欲放的蓓蕾仿佛正肆无忌惮的诱惑着他,等待他去采拮,去品尝……



他松开她的手,“抱我”,他说,她乖巧的,没有任何思考的环住他的腰,他低头,一连串的吻落在她的颈窝跟胸前,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做什么才好,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亲亲不是没有地域的界限的,他把她胸前傲然娇立的珍珠含在自己口中,引来她在他身下的颤抖,他轻咬她的耳垂,低声说:“想叫就叫吧,我喜欢听。”她的脸更红更红,不知道是因为他温热的气息,还是因为他体贴的话语,他的手指从她芊细的手臂掠过,挑逗着她胸前的粉红色彩,一路滑过她平坦的小腹,修长的手指探入她挂在腰上的睡衣中,进行着更进一步的探索。“不,不要……”她抓住他的手,挣扎的说,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也知道自己的强烈身体反应不会让理智存在太久,他顺她意的抽出手,他知道她这时候跟他一样,渴望他,想要他。她感觉到自己身体那种深深的渴望,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渴望什么,隐约的明白,这种空虚,只有他才能填满……



“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不做,怕我们有遗憾,做了,怕你后悔……”他说,她寻声望过去,望进他深沉的眼波里面,这次她主动的送上自己的唇,生涩的用他的方式挑逗他的神经,他翻身搂住她,在她身上留下一个个属于他一个人的印记……



“主人,你有电话了,主人,你有电话了……”一道不解风情的手机铃音突然扬起在满是激情跟欲望的空间里。他稍抬起身体,给她活动的空间,她满脸红云,无辜的看着他,那种表情,好像做了坏事被人发现一样。“喂”她还没有说完,电话那端就传来好朋友蕊的声音。“喂,我说,你在干嘛啊,晚上有什么活动吗?我现在跟小皓在一起呢,他在给林打电话呢……”话音刚落,就听见房间中另外一只手机的铃音扬起。“啊,你完了,你是不是,你们抛弃我们在做什么,我知道啦……林,你不是人啊,你怎么可以拐骗我们最后一个处女啊……”蕊在电话一端大叫,本就很尴尬的场合变得更加尴尬了,让手机的主人突然说不出任何为自己辩解的话来。他接过她的手机,缓缓的说:“晚上过来我家吃饭吧。”然后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她睁大眼睛看着他,他学她无辜的表情回望她。“继续吧。”他说。“呀,不要啦。”她推开他,把自己全身都藏在被子里面,坏心的笑着。他假装凶狠的捏着她的鼻子,幽怨的说:“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东西就是手机。”引来她开心的笑。



那夜,做了好多吃的,她第一次发现,他也可以是个很好的男人来的。每个人都有事情做,他只允许她站着看,因为他一直都是认为,她什么都不会,是个时时刻刻需要保护的陶瓷娃娃一样的女孩子。她其实想告诉他,她很会做饭的,而且做的还很好呢,不过他似乎忘记了,她一个人在国外生活了好多年了已经……



冬夜的十一点多,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刻,站在街上,看见住宅区一片一片的大红,那是灯笼燃起的热情,四个人在他家附近的公园里面放烟花。“我,要走了。”她说。“我知道”他笑笑,拉着她把一串长长的红色烟花在雪地上摆成一个心的形状,拉着她的手,点燃……在他们眼前是一片绚烂的光芒,那么动人,那么美好,也,那么短暂,然而缤纷热烈的闪耀,只是短暂模糊的瞬间,在二月十三日跟二月十四之间的那个零点,实无忌惮的,爱了一次,然而最终却是一场没能做完的爱。她走了,带着他给她的一颗水晶,留给他一封长长的信……



她又回到了她的世界里面,身边没有他,一切,都好像曾经做的梦一样,孤单空虚又有点机械的麻木,她有的时候会想,如果那天,可以有勇气继续下去,自己身边是不是会多一个小的他呢。那么他们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可是世界上有如果,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既然没有如果,那么,又何必去想象如果条件下的那种结果呢……他没有送她离开,因为根本不需要,也没有足够的理由,他认识她五年那么久,她就是一个漂亮可爱,纯真无邪的洋娃娃,一个不知道人间疾苦的千金小姐,他从来没想过,他们的关系会演变成这样一种关系,他宠她,呵护她,可是从来没渴望得到过什么,更没有想过自己会疼她到亲手把她从女孩变成女人。他跟她依然保持着一定的联系,只是,两个人都不再提起,那年那天那段情,还有那场没有做完的爱……



那一年,她二十岁,他二十一岁



********************************两年以后*********************************



“你今年回来吗?”他磁性的声音在电话另一端响起。

“回,不过不回北方了。”她悠悠的说。

“那我去看你吧。”他说。

“好的呀。“她说。



在约定好的日子,她去机场接他。看见他,蓝色牛仔裤,黑色T恤,依然是斜肩背包。他看见她,咖啡色短裙,鹅黄色衬衫,依然系着蝴蝶节。“你怎么,还是这么傻?~”她笑着说他。“你,还是那么可爱。”他轻轻的说,微微的笑。虽然她家有着很大很多房间的公寓,但是他并没有去打扰,而是选择住在她家附近的宾馆里面。Check in,安顿好行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今晚,留下来陪我好吗?”他说。她摇摇头,分别的时间好像太久,有一种陌生注入了两个人之间,虽然他从那么远的北方城市跑过来看她,却又丢他一个人在宾馆好像很过意不去,只是她真的没有办法就这样彻夜的陪他,毕竟,两年前的那一幕还鲜明如昨日,时间可以让很多很多事情都变淡,或者消失,可是,却没有办法将所有生命中的过往都抹去……



几天过去了,而明天,他将离去,两个人背靠背坐在海边的石头上,吹着海风,看着远处漂泊的船只。“我好想你。”他发给她一条消息。“哦。”她回给他。“你想我了吗?”他又发给她。“嗯。”她又回给他。这样尽在咫尺却无声的沟通,让他们都仿佛回到了几年以前的那次同学聚会,在卡拉ok包厢,两个人也是坐在一起,发消息。“知道吗,刚才我好想去抱你。”他发给她。“你不怕我会扁你吗?”她回复给他。“怕啊,所以没敢抱嘛。”他发给她。“算你聪明。”她回给他。“你喜欢听什么歌,我唱给你听啊。”他发给她。“我喜欢的都是女生唱的诶。”她回复他。“那我送给你一首歌吧。”他回给她。“哇,你们两个在玩什么啊,坐这么近还发消息啊?!”琪调侃的大叫,搞的大家都围过来凑热闹。推推挤挤的,她本来想冲出重围,结果却因为没有站稳而朝他摔过去,他很自然的伸手去拦,结果,混乱之中,他的确接住了她,尴尬的是他的手托住的刚好是她胸前的柔软……



他转身从背后抱住她,她的长发在海风的拨动下,骚扰着他的脸,缠绕着他的心。“如果,时间停滞在这一刻多好。”他说。“今晚,我留下来,陪你。”她轻轻的说,声音小的,似乎只想让她自己一个人听见。重复着曾经的场景,仿佛就像在倒叙一个久远而且美好的故事,这种情感,填补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让期待彼此很久的心又重新贴在一起,为了一个共同的频率而跳动……



她躺在床上,看着落地窗帘映出的月亮的光影,感受着洒在床上的一片银霜雪影。他躺在她的身边,平稳的呼吸声,仿佛时间被停止了一样,或者谁都不愿意打破那祥和安静的氛围。“她漂亮吗?”她问。他被单下的身体轻轻的动了一下。“还好。”他说。虽然他没有跟她提起,她从别人那里得知他已经游了一个对他很好,很体贴的女朋友。一个人在他乡,孤独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当得到了火焰一般炙热的温暖,心就会不自觉的靠近,他没有解释,因为他觉得没有什么要解释,或者,解释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她不想听到他解释,那不仅仅是对他自己的讽刺,也是对她的伤害。



他们都看着屋顶上那在月色中泛起点点亮光的灯,有一种交流,完全不需要语言,或者说,是语言根本无法表达的那种心情。他握住她的手,那曾经永远温暖的芊细指尖有点不符合季节的冰凉,那种凉,沁入他的心,好像钢针一样,穿透整个心脏,却不觉得疼痛,却让人窒息,无法逃离,越陷越深。她反握住他,十指在被单下面交缠,好像复杂的心情,好像一点火光在冰川中挣扎,想要燃烧却失去能量,想要熄灭却不想死亡。



宁静中,他突然翻身压住她,细密的吻接踵而来,落在她额头,发际,鼻尖,还有抿着的唇,她闭上眼睛,除了他,她什么都不想去想,也什么都想不到。仿佛她逆来顺受的态度引来他的不满,他狠狠的吻着她的唇,手却小心翼翼的握着她的肩膀,她双手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看着她红肿的双唇,他突然觉得心很痛,然而,当情欲大于理智的时候,什么样子的痛,都是可以忽略的,他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扯开她单薄的睡衣,胸前的两团凝脂一样的小丘毫不知情的荡漾在突然变冷的空气中,而两颗圆润的蓓蕾则没有心机的在他手指牵引下为他挺立,她咬着自己的下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那种让她自己脸红心跳的声音,虽然隔着两个人的内衣,她也依然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抵在她两腿间的坚挺跟灼热,随着他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她的身体也越来越热……



他把头埋在她颈间,手则不慌不忙的去除两个人身上最后的障碍,他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为她而渴望的地方,那份火热仿佛烫疼了她娇嫩的肌肤,她想要缩回去,手腕却被他握住, 他要她感觉到他,那份只为她才会有的激情跟柔情,他的手指滑过她粉嫩的脸颊,一路游走,最后手指在她两腿间停留,触及到她的柔软,还有那点点湿润,他轻轻的舔她被自己紧紧咬住的下唇,不想让她伤害到她自己,她的意识终于承受不住他带给她身体带来的剧烈而强悍的刺激,她贝齿放开自己的嘴唇,第一次为他呻吟,在他的身体下,在他的带领下,轻轻的,柔柔的,却让他血液奔腾的呻吟……



他膝盖霸道的分开她紧紧并拢的双腿,让自己的手指有更大的活动空间,他轻轻的,认真的,也不留余地的侵略着她最敏感也最柔软的花瓣,吻如雨点般落在她身上,这世界上,仿佛只剩下他的沸腾,她的娇喘,他们的激情,她的身体在他身下不断的颤抖,暖暖的蜜液染湿了他的手指,还有身下的床单,他知道,她的身体也为他准备好了,如他长久对她的渴望一样,渴望着他,他跪在她双腿间,轻轻的握住她不赢握的腰,用自己的坚挺在她花瓣间轻轻的细吻,轻轻的撑起她,缓缓的进入她……



一滴眼泪顺着她眼角落下,在他看不见的角落,湿了雪白的枕头,而他的心,却听到了她落泪的声音,从情欲中慢慢清醒的他搂住她说,说:“对不起……对不起……” 她摇摇头,双手犹豫的也抱住他,还有她那无声的叹息。他的唇吻去她的眼泪,吻开她皱着的眉,他的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那种全心全意的呵护好像一场大雨,淋湿了两个人的心,也浇灭了激情的火焰,他们就这样,就这样,相拥着,传递着用珍惜铸造的温暖,体会着彼此的心意,相拥着,无声的,紧紧的,期待着,下一个天明……



他离开了鸟语花香的地方,离开了有她的地方,回到了自己应该在的地方。而她,也在不久以后也离开了,离开她的家,继续在异乡飘荡。只是,他没有听她临别的话:“好好的对她,别辜负她。”他对他的她,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个很真实,很真实的故事,一个男孩跟一个女孩的故事,他的她听了以后,没有哭闹,没有哀怨,只是微笑并沉默的离开,因为她明白,她要不起这样的一个男人,一个被这个男人深深的爱着的也爱着这个男人的女人,在这场爱情的轮回中,唯一可以让自己超脱的方法就是这样子离开……



“好想,好好的爱你……”他说

“好想,好好的被你爱……”她说

有一种爱,是因为爱,才会爱,因为爱,才可以爱,因为爱,才能爱

……爱……爱……

因为有爱

因为想爱



(#4192@30)
2008-2-10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爱*爱* (转载)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佳猿-两性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