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原来,我们都是垫背 (ZT)

lnscys (lnscys)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原来,我们都是垫背

送交者: 七日 [护军☆] 于 June 23, 2008 08:44:13 已读 3163

挂掉了电话,还在回味那句“我们再也不要联系了”是她否发自内心的话,随手抚了抚腕上的黑曜石手链,开始回忆自己跟那个纯真的妓女的点点滴滴……

那是去年12月,经历了和女朋友的分分和和,身心疲惫的我终于踏上了回家的旅途。下了飞机马上把她约出来,经历的无非是又一次对自尊心和心灵的摧残。不去计算自己究竟付出了多少,我只能说经历了4年感情的真空,这一次爱的疯狂而投入,恰恰遇到一个刚被男友抛弃急需感情依托的女人,结果显而易见。垫背男不能做,是我对这段疯狂感情的总结,唯一的庆幸的是她一个美丽的女人,自己曾经充分沐浴在身边有个美女的虚荣感和她强烈的性欲中。想想自己那时每一次都看着她的脸色,按着她的节奏做爱,一种强烈的被利用感不断在心中荡漾。我要找小姐,真正去做只索取不付出的性爱。这个主题让我翻开了自己的笔记本。里面是用马甲在一个性趣群里收集的兼职信息。没有考虑,我给了她的短信,原因很简单:她的照片和ex惊人的神似(我的n个死党也证明了这点,并且说我这辈子只会爱这个脸型的女人了~~)。她似乎不是很老练,装出的风尘气很不稳定,除了一开始暧昧的暗示了她那天很有“性趣”外就开始解释她做这个只是因为缺钱,而且入行不深。我心说小爷也不是白给,随你天花乱坠,提前敲定价格免得到时候抬杠。500包夜,算是不便宜,但是对ex强烈的报复感让我在没有视频的情况下就赴约了(提醒新人:当心仙人跳,一定要去验证过的)。

当你满怀期待的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迎来的虽未必是个失望,但90%是个意外。当我本着在这个貌似ex的女人身上发泄所有怨气和荷尔蒙的时候,一段似是而非的垫背感情在名叫命运阴暗的角落里对我露出了邪恶的狞笑……

(二)

那天下雪了,很冷,也很美。我裹着高中穿过的棉袄去见一个兼职的妓女。一路上短信不断。她很挑,身高体重年龄问了个遍,我是个胖子,回答体重的时候故意多报了10kg,然后狠狠的说“你是相亲还是工作啊?不喜欢拉倒!”她急忙解释说是因为及其厌恶瘦子(头次听说还有不喜欢胸肌喜欢肚腩的)。

雪很大,我在冰天雪地中等了45分钟,终于有一个要交车的师傅好心把我带到了约定的地点,如果不是报复心在作祟,我100%放她鸽子,不是因为素质低,是那么大的雪就为了生理需求真的不值得。一种从她身上找回被ex利用的每一分热情(纯生理的,那是没想到自己会同时找回心理的补偿)支撑着我。结果,她也迟到了,于是我在屈臣氏仔细的研究了下杰士邦旗下所有的tt品种,买了包特价的10包装坐在麦当劳的二楼。

等异性的感觉是奇特的,等一个就要跟你交媾的异性的感觉是不可名状的。正当我开始为自己病态的欲望感到不安时,她出现了:跟照片上完全不同的一个人(hence,跟ex一点都不像,发现女人上镜后的变相是可以非常dramatic的),银灰色的棉袄,绿色的围巾,紧身的牛仔裤和磨砂的靴子突显出她 171的身高,令我不安的是,她的眼睛居然是那么的透明,以至于让她原本漂亮的五官反倒看起来有些失调。很重的妆在提醒我她终究是个性工作者,反复叮嘱自己不能被她通灵的眼睛迷惑,我们要进行的是交易,我要从她身上得到我在ex身上没有体会到的一切……

当人做计划的时候,往往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从她身上得到了我所期望得到的一切,可是同时,还有更多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在我们之间

(三)

说了些场面上的话,我们决定直奔主题。我对家乡的酒店不了解,只好跑到一个专门接待外来客的酒店。雪实在是太大了,出租车成了稀有动物,我突然抖机灵说:我们坐公交吧。她居然同意了~~挤上公车了之后,我们很自然的被人群分开了。就在分开的刹那,她伸手抓住了我的棉袄,我的内心随着左臂一沉:她还是个小姑娘啊,同样是面对一车的陌生人,她还是下意识的要往嫖客的身上靠。不知出于什么缘故,下车的时候我先下去,然后伸出手让她扶住,这个小动作让她很感动,之后不止一次的向我提起。她哪知道这是我的习惯,ex 过马路时总是不看车,我总要很用力的扯着她,每次批评她都会被她一句“你会替我看嘛”哄的喜笑颜开,这次的伸手只是个习惯动作。

选这个酒店我是别有用心的:除了安全考虑外,自己和ex唯一的一次过夜就是这个酒店。那次自己只顾破自己最好的朋友一天7次的记录,没有前戏(ex不喜欢),没有后戏(自己只顾计数了),完全的animal sex。今天跟这个假想的ex也要在这里做,颇有点deja vu的感觉。鬼使神差,居然还是那天的那个房间,命运有时候真会给平凡人一个同样平凡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安排……

(四)

这几天有考试,本想停一停。一上网看到涂鸦的作品被妖红放到了精华,有点感动。原以为自己的故事没有人愿意听的,呵呵,有些受宠若惊。废话少说,书接上文

房间在7楼,电梯中只有我们.我再次端详起她的容貌,她被我看的有些不自然,脸一红,“看什么呢”低下了头。我告诉她她的照片跟我ex很像,还告诉她ex伤我很重。她叹了口气,全然没有风月场上女子的世故。进了房间,暖气很热。帮她放好了棉袄,趁机打量下她的身材。她胸不大,偏偏我是个ass person,所以没有什么不满。高挑的身材倒是很和我的胃口。说实话,我不是对这种场合很擅长,于是打开电视有一眼没一眼的看起了CBA总决赛。她陪着我看了几眼,自觉无趣,倒也相安无事,似乎谁也不愿在将要发生的事情上选择主动。房间里的暖气很热,调节器又不负众望的不工作了(这里鄙视一下家乡的酒店,好歹也对外宣传4星,太次了!)。她的小脸如同成熟的苹果,于是自己跑到窗口降温了。正当我用猥亵的目光抚摸她背影诱人的曲线时,她突然转身叫我来一起看雪景。于是我从床上坐起,从背后抱住了她。这个动作显然出乎了她的意料,前臂感到了一丝明显的僵直,之后她便融化在我的臂弯中了。作为一个男人,我属于那种enjoy foreplay大于实际sex的人,拥抱,接吻,抚摸其实更合我的胃口。ex是个直肠子,每次前戏不超过5分钟便会催促我进来,每次都让我觉得她反倒是那个男人,我则是个在她怀中的女人:(

ex 身上的味道很甜,令我陶醉;她的发香有一些清凉,像我小时候喜爱的水蜜桃汽水,喝多少都不过瘾。很快我就意马心猿了。这时她把脸靠在我的脸庞,好热啊~~ 粉扑扑的面颊,有些急促的呼吸,眼光里闪烁些令我冲动同时不解的光泽。我知道情绪营造好了,便夹着她走到床边。我们一起倒在了床上。我使了个坏,故意让床做出了很大的反弹,我们对视着都笑了,但是抱在一起的身体始终没分开。

“可以接吻吗?”我知道风尘女子把接吻看做是对灵魂的出卖,即使她能满足你最禽兽的体位,这份圣地是很少有人乐意放弃的。

“当然了,为什么不能啊?我最喜欢接吻了”她的回答出乎意料。

我关上了台灯,一个难忘的夜晚降临了~

(五)

很失望,她的吻技很幼稚。我是个good kisser,每一个和我make out过的女生都这么评价过。容忍了她的舌头和牙齿对我的嘴唇进行了2分钟亵渎后,我提出了让她停一停的要求。

她有些惊讶,似乎想辩解什么。我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温柔而坚定的用唇堵住了她的口。她的唇片很薄,很轻易的便能感受到躲藏在她柔软唇口里的香甜。没有 tongue action,只是两片唇像一个在沙漠里的人最终找到一片薄冰那样,爱怜的吸吮着。一面感受着双唇被爱抚的甜蜜,一面感受心里那片创伤一点点被抚平的惬意。大约这样过了3分钟,我睁开眼睛,观察她的表情。她似乎还在回味中,大约30秒后才睁开了眼睛。发现我在凝视她,脸习惯性的又红了。

“第一次这样接吻吗?”我问她

没有回答,小鸡叼米一样的点头。

我被她可爱的样子感染了、“喜欢吗”换来的是幅度更大的小鸡叼米。

这是所谓对ex的报复已经完全被我抛在九霄云外了。我要和这个单纯的兼职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

没有预兆的,我开始疯狂的吻她。这次经过了一定嘴唇的铺垫,舌头直接进入了她的口腔。她的舌头快乐而热烈的回应着我。她的舌头疯狂但是略显僵直,可以看出她确实吻技幼稚。我的舌头灵活的游走着,挑逗着她的神经。此时我的手也开始不老实了,从她的手心开始缓缓的移动。指尖有意的旋转着,在她的手臂上画出一道道弧线。不知不觉到了脖颈。

我对脖颈修长的女人有特殊的偏好。她高凸的锁骨和锁骨见能感触到的血管无一不在挑动着我的欲望。我有些匆忙的完成了那通 french,之后捧着她的面颊亲了一边,就迫不及待的冲她的脖颈亲下去。粗暴的亲吻,任由我的唾液留藏在她白皙的侧颈。小心的掌握着bite的力度,努力在轻微的疼痛和刺激的快感中寻找着平衡。ex的经验把我训练成为一个对女人的反应很敏感的男人。她急促的呼吸和始终没有离开我发脚的双手让我知道此时此刻,这个女人已经完全情迷于我了

(六)

写着写着lose count了。本来想挺简短的把后面发生的事情写清楚,但是第一次写性场景,不知不觉的倚马千言了。凑合着看吧

当手游走在她胸部的时候,她突然身体一崩,睁开眼睛对我说:我对自己的胸部可自卑,能不能不解胸罩。我虽说不是个boob man,但是都脱了留个bra是在是件很煞风景的事情。表面上答应了下来,心想等下偷偷解下就ok了。于是点头应允。既然不让解bra,上半身让我感性趣的东西已经没有了,抱住她就势一滚,让她骑在我的身上,开始探索她翘挺的臀部。细腰丰臀的女性据说有很强的生育能力。她的仔裤很柔软,屁股很翘,两部片 cheek在我的玩弄下快乐的做着形变。此时她扶着我的肩膀,用女上位坐在我的身上仰着头享受着我的抚摸。我偷偷的想,此时从侧面看,我们的姿势一定很淫荡:)她的长发时不时掠过我的口鼻,一种一口咬住这缕缕青丝的冲动一直激荡在我的胸口。

“开始吧?”我终于忍不住了。她点了点头,开始用指尖轻轻剥去我的衣裳。我没有动作,专注的看着这个女人认真的除去我们之间最后的间隔。这时她做了个让我很舒心的动作:每脱去一件我的衣裳,她便认真的叠好,整齐的旁在床边的沙发上。我的一落,她的一落,如同两个相安无事坐在一起的小学生。想想自己跟ex每次开始都很疯狂,时候找个子衣服也是个乐事,不由得有些分神。

回过神来她已经脱得只剩bra了,飞快的躲进被子下面。我急忙调整了情绪,又是一轮french。这次她熟练了些了,渐渐能够配合我的节凑。我偷偷的把手向下移动,经过她耻骨的时候没有忘记用手指肚最肥的那部分肌肉绕着耻骨画了几个圈。她有着明显的颤抖。“这个雏”我心里有些好笑。同时也有些可怜她之前男人在床榻上的粗鲁,这些小技巧她似乎都是第一次接触。

终于到重点了。经过了一片丛林(茂密与否不清楚,ex汗毛很重,没个比较),手指开始接触泉口了。大阴唇已经夸张的肿起,故技重施,现在外围转了几圈,然后小心的进入温柔乡。很紧,很湿,我的食指在洞口做了短暂的停留之后,突然一个加速冲了进去。就觉着突然的一个收缩,接着她在我耳边一道快乐的呻吟,呼出的暖气让我的小弟一阵紧绷。左手紧紧的抱住了她,右手开始模仿av片子男优的手法不停抽动。

我有我的想法:自己多半年没碰女人了,等下进去一泄如注有点丢面子,用手先让她积攒些快感。她的褶皱很明显,更令我惊讶的是源源不断的泉水。很快我便觉得一个手指不能胜任职责了,中指也投身前线,同时大拇指也在寻找阴蒂以期支援前方。很不幸,她的阴蒂很不明显,后来她告诉我她自己也要找好久~~~总之自己的手指不断加速,同时冷静的听着她的呼吸,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节拍。很快,她压在嗓子眼里的呻吟挣脱了舒服,声声悦耳的不停输送进我的耳朵,我开始提速了,但这是明显手臂的力量正在消失,酸痛感阵阵袭来,感觉在她高潮初期的第一次收缩中,我很不幸的力竭收工了。酸麻的手指感受到了一两次明显但是不够强烈的收缩后,慢慢的抽出,同时左手抚了抚她凌乱的头发。

她调整了下呼吸,待到脸上的红潮初退,轻轻的用粉拳砸了下我的胸口:你真坏,用手都让我这么舒服.一句话便让我快乐到了云彩之上,对她做出一个毫不隐瞒成就感的坏笑,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鼻尖……

稍事休息,她提出要去洗去身上的汗水,我刚才劳作了半天的右臂正好被她的头压得发麻,就放她去了,当然在她下床的时候没忘了在她白净的屁股上留下了五指的几年,她含羞的目光让我及其受用。浴室床来哗哗的水声,我打开灯,点了支烟。突然发现她的包是打开的,一张工作证露在了外面。偷窥欲还是战胜了基本的道德,我走上前去,凑在灯下一看,一张家乡最大商场营业员的工作证,照片是她,名字和她告诉我的相去千里:小敏。之前哥们告诉过我,小姐们告诉你的名字都是假的,一般姓是假的,名子多是真的。这个差距有点大。我不知动了那根筋,突然想知道她的一切。同时开始想象如果那天在商场碰到她的尴尬。这时她出来了,我急忙钻回被窝,把她搂在怀里。抽完了烟,她很自觉的端过烟缸,我趁机问她她之前的男朋友是不是也抽烟,并且叫出了她的名字。她先回答了我的问题,然后突然意识到我知道了她的真名,马上追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告诉了她,她看上去有点不高兴,眉头紧锁,之后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告诉我,她之前告诉我的名字是她ex的 ~~

我突然来了兴趣:你为什么用他的名字啊?

“因为我在做不干净的事情,用他的名字我觉得是种报复”她忽闪着大眼睛,给了我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回答

这个傻丫头,我心想:作践自己并不能报复让你受伤害的人啊。脑海里忽然想去自己跟ex分手后的惨状,不由得释然了,同时对那对失败的感情看开了许多,同时心中突然燃起了些许对小敏的感激,一种终于解脱的人对还在迷惑的人的怜惜。

这时她突然碰碰我:我在上面吧。我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意识到她是要女上位。利索的带上tt,看她红着脸骑在我的身上开始动作。这个时候,刚才胸口涌动的情愫全然离去:她在工作,我在消费,别胡思乱想。清空了杂念开始享受她的服务。

令人失望,她的技术也很幼稚,只是卖力的上下运动着。我仰着头,看着她卖力的表情,想起自己第一次被ex女上不到3分钟交货的窘态,颇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觉。 ex绝对的床榻极品,很懒,极少女上,但每次都能让我飞上云霄,而且很会配合,我们第三次就一起高潮了(她来的很快,之前都是她先高潮之后我等第二波 ~~)大约10分钟之后,小敏开始喘息了,而且我只是静静的躺着,她也有点挫败感,起伏的频率满了下来。

该我出马了,我坐起来,抱住她,在她的惊叫中换成了传教士(这又是她第一次经历,我无语了,现在她说她处我都信了)。正统的姿势是我最喜欢的,因为可以看到mm的表情,而且这最放松的姿势最容易让女生高潮(某个报告上看的,个人经验是女生偏好背入的比较多)。原本麻木的小弟弟开始感受她的洞穴:10分钟后还是很紧,水也没多到汹涌的程度。她不会收缩,但是自然的紧度已经让我很舒坦了。一边动作一边用舌头骚扰着她。不知过了过久,她的鼻尖开始渗汗,翻过脑袋去舔她的耳唇,通红通红,轻轻的往耳朵里吹了口气,她靠在我耳边的朱唇吐出一缕暖意,原本低分贝的呻吟越来越急促。突然觉得身下一紧,她死死的抱住了我,下体一阵紧张,我想分神已经来不及了。在她猛烈的收缩下,我拍出了分手后的第一分元气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http://bbs.6park.com/bj/messages/50591.html
(#4869@30)
2008-6-26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原来,我们都是垫背 (ZT)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佳猿-两性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