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爱和饶恕的力量: 余满华--a case of psychological trauma and healing

wepat (WEPA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余满华 ( WEPAT member )



她本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小女孩,家在越南南方,离西贡(今胡志明巿)仅四十公里一条叫做庄邦(Trang Bang)的小村里。

一九七二年六月八日,她成了世人目光的凝聚点,一枚凝固汽油弹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那一天,美军接获情报说,庄邦村里头蔵匿了越共游击队,村民则早已四散,逃得一乾二净。美军便出动战机前去消灭敌军。美军投下的一枚凝固汽油弹落在小女孩和家人藏身的寺庙,爆炸,一切的一切着火燃烧,火光熊熊,浓烟冲天而起。

小女孩的衣服着火,背部严重灼伤。她撕裂衣服,全身赤裸,哭号着,和一位侥幸生存的哥哥,及一些小孩冲出火海,惊惶逃生。她的二位弟弟则不幸丧生,母亲也严重受伤。

美联社记者越南人邬尼克(Ut Nick)拍下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刻。他随后开吉普车将小女孩和家人送到西贡一家医院救治。

次日,照片出现在美国许多主要大报的头版,立刻将美国国内的反战浪潮推向新高峰,大家纷纷炮轰美国政府,质问﹕为甚么是庄邦村﹖难道只是误炸﹖这幅历史性照片不但为邬尼克赢得了普立兹新闻奬,也间接促使了翌年一月二十七日,美国和越南签署巴黎协议,全面退出越战。

一九七六年四月三十日,北越政府以武力击垮南越政府,结束了长达二十一年的越南南北战,越南统一。

一九八四年,她再度成为新闻人物。不过,她不再是邬尼克镜头里的无名小女孩,如今她是一位二十一岁的少女,名叫潘氏金福(Phan Thi Kim Phuc)。她在越南政府的安排下与传媒见面,进行反美宣传。

一九八六年,由于频密的传媒访问令金福无法专心完成大学学业,她向范文同总理提出申诉。不久,越南政府送她前往古巴哈瓦那留学。她在那里结识了另一位越南留学生裴辉段。

不久,辉段便对她展开热烈的追求。可是,金福一直左避右闪,她觉得自己不配得幸福的婚姻。还有,从北越来的裴辉段是忠诚的劳动党党员。

一九九二年,经过六年的马拉松爱情长跑,金福终于答应嫁给辉段,两人前往苏联莫斯科渡蜜月。

他们从莫斯科返回哈瓦那途中,飞机停留加拿大哈勒法斯巿加油。金福坐在机场候机楼内望出窗外,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在莫斯科时,金福已经开始想到投奔加拿大,她默默地问﹕「上帝,我该何去何从呢﹖」「留下来!」上帝清楚地回答。

「嗨,我打算留在加拿大,你要去要留呢,悉随尊便。」金福对丈夫抛下一句话。辉段愕然,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而金福也不等他回过神来,又狡黠地加了一句﹕「不过,如果你独自返回哈瓦那,别人可都要笑掉大牙,说你怎么二个人出去,一个人回来,新婚燕尔就变成了光棍!」

辉段选择了爱情。他们双双向加拿大政府申请政治庇护。


一九九五年,金福发现自己被狗仔队跟踪,偷拍她的照片,用猥亵的语言说她就是当年那位赤裸裸,一丝不挂的人,令她不胜其烦。金福和律师商量后,决定挺身而出,正式接受媒体访问。十月,《生活(Life)》杂志报导了她的近况。

接着,多伦多《星报》也访问了她。当仁慈而慷慨的加拿大民众得悉金福夫妻俩定居加拿大后,一直在低收入的工作努力维生,就纷纷透过《星报》捐款给他们。他们便将所得的三万块钱用作购置一幢小屋的首期付款。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金福出席美国退伍军人纪念日集会,她在会上发表了一篇简短演说。金福说﹕

「我曾饱受身体和心理上极为痛苦的煎熬,许多时候我以为自己活不下去了。然而,上帝拯救了我,赐给我希望和信心。」

金福又说﹕「倘若今天我有机会面对面见到当年投掷汽油弹的战机机师,我会对他说﹕我们无法改变历史,但是,我们可以为今天和明天做点事,促进世界和平。」

金福做梦也不曾想到,那位投掷汽油弹的机师约翰(John Plummer)果真在场,他现年四十九岁。当年战斗任务完成的翌日,他也看见了那幅震撼人心的照片。自此以后,约翰不断受到良心谴责,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双手沾满了无辜百姓鲜血的刽子手。

约翰长年噩梦不断,受尽创伤压力后遗症的折磨。他开始酗酒,将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希望酒精可以麻醉自己的心灵。最后,他变成了一个醉鬼。他经常喝醉了就打骂妻子,妻子不堪其苦,跟他离了婚。

后来,约翰遇到一位真心爱他的女子。他跟随她归信了基督教。约翰参加无名氏戒酒会,戒酒成功后,便去念神学,后来当了牧师。

约翰向大会主持人递上一张纸条,表明他就是那位机师,希望可以和金福见一面。

当金福演讲完毕下台,主持人过来对她耳语,说﹕「那位机师就在你的背后。」

金福转过身,看见约翰快步向她走来。金福张开双臂。他栽倒在她的怀中,哭得像一个小孩子。他连声说﹕

「我就是那个人。我非常抱歉!我非常抱歉!」

接下来是一连串重逢。

一九九七年,金福出席加拿大播道联会年会,她在会上讲述自己的故事。然后,她遇见了多年前带领她归向基督的牧师。播道联会暗中安排了牧师从越南前来和她见面,事先却卖了个关子,没有告诉她消息,让她大大惊喜一番。

然后,她见到了邬尼克。邬尼克家中一直悬挂着那幅无名小女孩火海逃生的照片。他记得开车送小女孩前去西贡的途中,她一直哭着尖叫﹕「太热了!太热了!」邬尼克一直以为小女孩活不了,没想到有一天可以活生生见到她。

十一月,金福成为联合国的亲善大使。

十二月,潘氏金福基金会成立,旨在帮助受战火蹂躏的儿童。


真实人生有时会比虚构的小说更传奇。金福的人生就是这一类真实的传奇。

九岁那一年,她成为新闻人物,那时她没有选择余地。事实上,正如金福所说的,她所遭遇的天天都在越南南北两地不同的角落上演,不过,她正巧碰到一位美联社记者。记者发表了她的照片,痛陈战争的血腥和荒谬。

二十一岁那一年,她再度成为新闻人物,那时她也没有选择余地。一切都事

先安排好了,包括她说的话。

二十九岁那一年,她撰择了自由和隐姓埋名的平民生活。

三十三岁,她选择了走向传媒,再度成为公众人物。她选择了往普天下去传扬爱和饶恕的讯息,促进世界和平。

因为,惟有爱和饶恕才能胜过仇恨和死亡的毒钩。




1998/01/16, Friday,初稿

2008/06/29, Sunday,修订

原刊于Toronto《城居周刊》


注﹕有关潘氏金福的故事和那幅震撼人心的照片,可在www.google.ca输入她的名字

Phan Thi Kim Phuc。

传记﹕The Girl in the Picture – the Story of Kim Phuc, the Photograph and the Vietnam

War, 1999, by Denise Chong。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9@50)
2008-7-22 -05: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爱和饶恕的力量: 余满华--a case of psychological trauma and healing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汶川地震心理救助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