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非为 (四)

walk_in_rain (沐雨听风 执手相对)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窗外的娟儿, 和面前的云儿, 在昏黄的背景下模糊起来. 倏地在我的眼前只余留下脸孔, 错综复杂地跳动, 交错着. 迷离的影象中, 突然升腾起一束火焰, 挥舞着炙烈地爪牙, 拼命撕扯愈发模糊的轮廓, 扑打着, 翻滚着. 在黝黑的空间里, 弥漫着空洞和惊恐和, 凝聚成一颗颗游离的蝌蚪, 穿梭在面容轮廓肢解出的扭曲的线条上笨拙地缠斗. 一团厚重的黑气, 也许是娟儿的灵魂, 冲破了肌肤的束缚, 奔洒出来, 我试图伸出手去触摸, 却发现及手处冰冰凉凉, 又象是3000吨的冰水浇在火红的钢水中的坚硬. 这突然的变化刺激了红红的烈焰, 火舌顿时象被鞭子无情地抽打过一样, 痛苦地颤抖着, 绞结着, 吞吞吐吐地在过往的风中留下沙哑的低嚎, 又蹿跃着竭力向上攀摸.

“你在想什么?” 云儿轻声的探问, 仿佛一声佛音, 清脆地将幻景击成碎片, 支离地逃散开去, 瞬间消失无踪. 我敷衍着随便搪塞了一句, 眼光在四处游离中落在了云儿无名指上的钻戒上.


“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云儿又是这样开头, 暗示着我她的思绪再一次回到了从前.

生活通常就是在这样复杂的变化中简单的选择着. 云儿拿着重点师范的文凭, 好不容易挤进了芙蓉路上的一家省重点中学, 却只有在政教处做个所谓“人民教师”的勤杂工. 娟儿扔了大学里厚厚一叠奖状, 轻装回来, 钻进小窝里折腾出3页的履历表, 和7,8张五颜六色的证书, 轻轻松松地占据了神农大酒店总经理助理的办公桌. 地图上仅仅相隔2,3厘米的地方, 各自演绎着人生的连续剧. 铃子继续留在了北京, 一面读研究生, 一面准备GRE, 只是保持着同云儿每月一封信的来往. 有时候她很有分寸和伏笔地交代一下自己的物质与精神生活, 有时候也举重若轻地参与我们的一些话题.

我们隔3岔5地碰头, 说说云儿学校里面的迂腐书生和老处女的垃圾故事, 聊聊娟儿酒店里面的古怪离奇的人事争斗, 谈谈我公司里面的进进出出的帅哥美女, 然后开始抬杠, 嬉闹, 直到该吃饭的时候, 才唧唧喳喳地讨论哪个地方又新开了家味道不错的馆子. 就这样, 聚聚散散地, 各自忙碌自己的生活. 云儿攒着劲向转正成授课老师, 我悠悠闲闲地在公司里面作文书. 最辛苦的应该是娟儿了, 上班要应付复杂的人事关系, 下了班还得想方设法把保送她坐稳助理职位的成功人士给甩了, 然后在一帮酒色天地里寻找生活的下一个进阶目标. 大家似乎都已经开始习惯了这种没有头绪的生活, 在礼貌上维持与铃子之间的友谊, 然后让自己尽量漂成与染缸一样的颜色.

吉林就是在这段时间出现的.

吉林的姨母是云儿学校管教务的副校长. 运动会上抽了空找云儿, 扔下一句: “你忙完这头, 来我那儿聊聊”. 云儿没看出她脸色的阴晴, 只好懵懵懂懂地去了她办公室.

进去了, 副校长没有了先前的严肃, 热情地招呼云儿坐在了靠背沙发上, 又顺势隔着小茶几坐在了对面的另外一张靠背沙发上. 云儿开始颇有些拘谨. 副校长似乎很了然这种情绪: “小云同志啊, 你来学校也有1个多学期啦, 很多老师都反映你很不错: 没有现在年轻人的一些坏毛病, 做事也踏实, 不浮躁, 还很有上进心. 很不错. 今天找你, 就是大概地想了解一下你的情况.”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 她有一茬没一茬地问, 云儿无关痛痒地问一句答一句. 话题渐渐地从政教处日常的工作事务, 慢慢转向了个人感想和建议. 云儿谨慎地做着自我批评, 仍然心中忐忑, 不知副校长有什么话要说.

到了谈话最后5分钟, 题目逐渐变换到嘘寒问暖上, 要说的话终于顺势出口了: “啊, 对了, 你还没有男朋友吧?” 云儿的心猛然紧张起来, 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副校长似乎预见到这种尴尬, 也没等她反应, 就紧接着说道: “我有个侄儿, 在建行雨花分行做事, 26了. 就是太老实, 还没有个女朋友. 这样吧, 你考虑考虑一下怎么样? 要是有兴趣的话, 见个面?” 语气诚恳而又和蔼. 云儿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 遇上这样一番的说词, 就没了主意, 只好装着受宠若惊地笑容说: “那我考虑一下, 好吗?” “当然啦, 你别着急. 我也只是随口说说. 不过, 我是很乐意帮你们年轻人解决点实际问题的.” 云儿几乎不知道如何结束这场突如其来的谈话的, 迷迷糊糊地出了副校长的办公室.

我听这段故事的时候, 是在周末天马山上的野餐聚会. 在场的还有娟儿. 她听了, 反应很是平静, 甚至有点若无其事的感觉, 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 “银行的还不错. 隐型收入挺多的.” 云儿早知道她会这么说, 回过头看我. 我想了想, 问道: “你怎么想的?” 云儿说: “我不想在政教处在呆下去了, 对我没好处的..” 我看见她背后的娟儿微微的点了点头. “So?” “So, 我不想得罪她. 她是管教务的.”

这是什么逻辑? 我难以理解地摇了摇头, 云儿做着抗辩: “她们那个位子上的人, 很容易想的很多的. 要是不高兴, 你也看不出来……” 娟儿转过身打断了她的话: “很简单. 你已经决定答应了. 既然决定了, 那就去做呗. 不过, 送你几句话.” 云儿侧过身子扭头看着她. 她继续说道: “你不答应, 最多是晚点转去教课, 或者1年, 或者2年. 总是有机会的. 你答应了, 那就会快一点. 不过, 我得告诉你, 靠别人帮自己, 不如自己帮自己.” , 停顿了一下, 又继续道: “还有, 你把事情想的过于严重了. 自己给自己加包袱, 我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看你怎么去说话啦. 随你啦, 决定是你的. 你爱怎样都行, 反正又死不了人. 认识个人也没坏处.”

就这样, 云儿决定和吉林见面了. 晚上, 娟儿和我一路回家的时候, 她突然说了句话: “你应该拦着她的. 她对我有些看法, 所以听不进去的. 你心里也明白她的个性, 太犹豫了, 很难做个决断的. 一旦很那个人开始了, 就不会主动断了的.” 我不知道. 可能是那时的我对生活的态度, 不象娟儿那样悲观吧, 我总觉得, 好事和坏事也只是一半一半的可能性.

事实也的确如此. 好的, 和坏的, 一半一半.

吉林是个好人. 脾气好, 性格好, 也没有不良的嗜好. 2人在一起, 也总把云儿照顾的体贴尽心, 无微不至. 可是, 一起玩了几次后, 我开始察觉出不对劲了. 尤其有一次在迪吧的时候, 我和娟儿疯跳了一晚, 有心时不时地制造一对恋人独处的机会. 可是我们看见的, 却总是2个人面对面地坐着, 不约而同地看着舞池里的疯狂, 偶尔喝几口饮料.

回到座位, 娟儿在坐下的时候, 一边笑着用面纸擦去脸上的汗, 一边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轻地只有我能听见的话: “这样有意思吗?” 很快, 她找了借口让吉林陪着她离开了座位. 我装作很随意地问云儿: “你们刚才在聊些什么呢?” 她习惯地笑了笑, 摇了摇头, 说: “没聊什么, 就看你们跳舞. 他说你们真疯狂.” “还有什么?” “没别的了. 其实, 有时候, 我们能坐上2,3个小时, 只说10句话. 习惯了.” 我察觉她脸上的笑容已经泛起了超出她年龄的疲惫, 活力在僵硬的笑容里面已经失去了住所.

我说: “分了吧?”

云儿说: “都在一起这么久了. 说分就分? 别傻了. 他其实也还不错, 是个好人. 就这么无缘无故地说分手, 不太好吧?”

我说: “我不觉得你跟他这样在一起会开心.”

云儿说: “你知道吗? 2个人在一起久了, 就觉得该是他陪你吃饭, 该是他陪你看电影. 更多程度上是一种习惯. 我已经习惯了.”

我不再多说什么了. 但心底总是感觉在抑郁着什么, 一种莫名的气息在翻滚.

2个星期后, 我在公司里接到了云儿的电话: “我们打算结婚了.” 提出结婚的人, 是云儿的母亲. 理由是谈了这么久的恋爱, 应该结婚了. 云儿考虑了1个星期, 终于点头了. 理由是相处了这么久, 不能老拖着,应该结婚了. 然后她跟吉林提出, 吉林也同意了. 理由是他年纪也不小了, 应该成家了.

放下电话的当时的我, 脑袋里一团糨糊. 应该? 这是什么理由?! 可是现在的我却不得不把这个词捡起来: “云儿, 你应该和吉林分开. 越远越好. 越早越好.” 街对面, 娟儿和若平正重新启动白色夏利, 准备离开迪吧.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1742@65)
2004-4-8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挖坑先 :) 非为(一)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