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非为 (六)

walk_in_rain (沐雨听风 执手相对)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出了茶坊, 已经是深夜快4点了. 对面的迪吧也早已经嘶哑, 到处一片狼籍. 狮子眼睛里的凶横, 已经黯淡了神采, 就连原本洞开的大口, 也被早已被路边烧烤的炭烟熏成粉黑的卷帘门封堵住了. 黑夜里悄悄穿行在都市丛林里的冷风, 阴飕飕地扫过地面, 将一阵阵刺鼻的味道塞到我的鼻孔下面. 这味道, 搅拌着颓废的酒精和烟草的味道, 象是一个极失败的调酒师的习作, 揪扯着我的肠胃神经质地抽搐.

街道寂静. 长长地在昏黄的路灯下, 延伸到无边无际的远方的黑暗中. 或许少了来往奔走的寄宿体, 早一日的繁忙紧张似乎没有了安身的处所, 于是拼命地忙碌, 企图蹦紧所有还依稀模糊的几何轮廓, 为黑暗扩张更多的领地. 偶尔点缀在远处近处的灯火, 就越发象是冲出地面的新芽, 特别的精神.

我突然发现, 一个醉汉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慌忙闪躲, 他却轰然撞进了我的怀里. 我霎时浑身一个激灵, 却发现他已经穿过我的身体, 到了我的身后. 我这才猛然记起4个小时前的车祸. 我这才猛然醒悟自己原来只是一个游荡在深夜的灵魂.

但是, 为什么云儿和娟儿都能看见我, 还能和我说话呢? 我突然觉得迷失了. 我象木头一样傻傻地立在原地. 脑筋里飞快地转动着各种念头. 娟儿察觉出我的异样. 她轻轻地走近我的身后, 细声地问: “你怎么了?”

我猛然回头, 看着她, 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 激动地问: “你…你怎么会看见我的?”

娟儿的脸上没有一丝的吃惊, 只有了然地那种笑: “如果你不是灵魂, 你又怎么能看见我. 那个身体, 我已经回不去了. 在那里面, 我过得很痛苦, 也不开心. 这样, 对我, 对她, 都好.”

我来不及细细体会她的话, 只是控制不住的冲动地吼叫道: “那云儿~~ 她~~” 我手指着她身后不远处的茶坊.

娟儿垂下了额头, 轻轻地咬住了嘴唇. 终于, 抬起头来, 直视着我的眼睛. 那目光让我感到锋利和不安. 她平缓地说道: “昨天晚上你出事之前, 吉林知道了她的那个病. 他们吵了一架, 很凶. 到后来, 云儿已经无法控制情绪了. 她进了精神病院. 你看到的, 还有看到你的那个云儿, 其实, 同你, 同我, 都是一样的.”

我不知道娟儿的灵魂是什么时候走的. 从此以后, 我也再没有见到她和云儿. 或许, 她们在某个地方开心. 我就这样一直在人世间游荡.

半年后, 铃子回来了. 她拿到了美国的签证, 这趟是为了准备夏天出国的事. 我在我自己的墓碑前遇见了她. 她只点了几个香烛, 然后退开, 静静地站着. 就这样过了大约10多分钟, 她转身蹲下, 从放在地上的提包里掏出了一个笔记本模样的东西. 她轻轻地打开本子, 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纸. 然后, 走上前去, 划燃一根火柴, 将它烧了.

在铃子划火柴的时候, 我看清楚了那张纸. 竟然是我们小时候玩字典游戏的一张记录. 上面横七竖八地涂写着各种怪异的词汇. 在左下角的一片潦草里, 有2个字被铅笔圈了起来.

那2个字就是: “非为”.

看到这张纸在火焰里很快地被蜷缩, 化成青烟和随风乱去的灰烬. 她轻轻地低语着.

“我不敢去看云儿, 因为怕自己难受. 她活着, 却活的难受. 我也不敢去看娟儿, 因为怕自己不敢接受. 回来整理东西的时候, 我翻出了这张纸.想起了以前的那个游戏, 想起了以前你们说的话. 现在, 就象是应验了一样. 你躺在这里无所作为. 云儿为她的无为付出了代价. 娟儿呢? 虽然她还在任性地作为, 但她真的很开心吗?”

“为什么一定要给自己一个解释. 为什么又一定要陷进执迷不悟的圈子? 我在这里问你, 因为你是最有想法的一个. 可惜你不会回答我了.”

“其实, 一直想偷偷地告诉你, 我当年的一个解释.”

“或许, 我也已经陷进去了. 我不知道.”

“我现在真想知道, 还有谁能帮我解套?”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1745@65)
2004-4-8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挖坑先 :) 非为(一)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