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非为 (三)

walk_in_rain (沐雨听风 执手相对)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那是娟儿的车.

车子平稳地停下, 走下了娟儿和若平.

我记得她买车的时候, 兴冲冲地来找我逛街, 结果, 街没有逛成, 我倒是惊了一下午的冷汗出来. 下车的时候, 我的小腿肚还很颤, 我发誓再也不坐她的车了. 那一年是1999年.

从小时候开始, 她似乎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在我们3个还在为了毛毛虫尖叫的时候, 她已经习惯走上去, 用光滑的棉鞋底子, 轻轻地搓揉那个幼小的身躯, 然后转过身来, 笑着说: “瞧, 也没什么可怕的嘛”. 就这样, 她笑着, 从幼儿园一路和我们玩到了初中. 初三的时候, 有一天天气异常的闷热, 我们正在做着平面几何题. 她爸爸脸色苍白的和班主任一起把她叫了出去. 不一会儿, 她回来了. 收拾书包的时候, 我看见娟儿的眼睛红红的一圈, 象是成绩单上的钢印, 浓浓地浮印在白皙的皮肤上面, 睫毛上卷藏着微微泛光的痕迹. 我知道她哭了. 第2天, 她照样来上学, 悄悄地告诉了我们. 原来, 她妈妈在工厂遇着了事故, 一双腿生生地断了. 这以后, 我再没见她哭过, 但是, 娟儿再也没有以前那么贪玩了. 幸亏大家都还在一个大院里, 所以, 也没有生疏我们之间的友谊.

上大二的时候, 她父亲肺结核去世了. 她没有回家去, 只是给了我打了一个电话. 我恰巧没在宿舍里, 只收到了留言. 她说: 1个星期后, 约我和她一起去学校对面的公园玩. 我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无从揣测她的心思. 在远离家乡的城市, 我和她就在只隔了几条街道的2个大学念书, 却得等1个星期才能见面. 当时的我, 这样感慨着.

见着她的时候, 是在长天楼的鲁迅像前面. 天气阴沉沉的, 我远远看见她穿着一套鹅黄的纱裙, 散披着长发, 轻飘飘地走近.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有这样的一套衣服. 因为她家境不好, 历来都是把她妈妈的衣服改一下就将就穿了. 背景是浓郁的乔木, 和青翠的万年青, 强烈地将一色淡素的她衬托的艳丽起来. 她笔直地站定, 笑着对我说: “等久了吧. 我们边走边聊吧.”我突然发觉娟儿的眼圈有些异样, 这一次不是红红的. 是乌黑的一圈, 像是廉价的速溶咖啡和烟灰搅拌成的那种无法形容的晕黑, 如同一张小巧的黑唇, 夸张地含住一双大眼, 在清黑的眉毛下面浮肿出眼睑和眼袋.

“天啦~~ 你干嘛了? 你眼睛—” 惊诧中, 我脱口而出.

“我前几天才去割的双眼皮.” , 娟儿很兴奋地说, “怎么样?”

我顿时说不出话来, 走出几步, 才憋出了一句话: “你哪里来的钱?” “奖学金”, 她停顿了一下, 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行走的速度也减了下来, 不在象刚见面那时候的轻灵. 我“喔”了一声, 使劲想找话说, 有一茬没一茬的说些无聊的话, 诸如抱怨学校食堂的伙食糟糕, 隔壁班男生的殷勤企图之类的. 娟儿心不在焉地回应着, 一直到了湖边.

近处的湖水泛出令人恶心的白沫, 零星地漂着一些饮料瓶和塑料袋, 偶尔也会有些破碎的报纸. 我皱了皱眉头. 娟儿看到了我的表情: “干嘛? 嫌脏, 嫌臭啊?” 我没有搭腔, 但用行动答复着. 她顺势坐了下来: “我走累了, 坐着休息一会儿吧.” 犹豫了一下, 我还是坐下去了.

她望着远处的湖面, 很轻声地说着, 象是喃喃自语: “我经常在朱碑亭那边看书. 有时候乏了, 远远的往这边看过来, 风景很是好看. 天湛蓝的, 树郁郁葱葱的, 水碧青的. 有时候, 还会有层雾气, 看起来蒙蒙胧胧的. 还有这弯弯曲曲, 没有栏杆, 只有石凳的平板桥, 就好象以前书里面说的玉带一样”, 娟儿说着转过身子, 声音逐渐大了起来, “很多东西, 都是这样的. 美和丑, 看你怎么看, 看你怎么做. 没有一成不变的绝对.”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我到现在还摸不着头脑, 只是隐隐觉得跟娟儿父亲的去世有点关系. 于是, 我尽量小心地斟酌了一下, 才问道: “你不打算回去一趟了吗?”

“不”, 娟儿回答地斩钉截铁, “学校通知我后, 我给妈打了电话. 来回一趟, 要好些日子, 费好多钱. 这划不来. 厂里面该做的也都做了, 回去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为什么要回去?” 我总觉得有些不对, 却无法反驳她的话.

她接着说道: “以前我妈出事的时候, 我一个劲地跟自己说, 我一定要有出息, 考个好大学, 找个好工作, 不让家里操心. 知道爸走的那天晚上, 我一个人在学校操场上坐了很久, 想了很多. 有些事情, 不是那么简单.” 她渐渐地弯起腰, 一只手搭在两腿的膝盖上, 一只手托着下巴, 呆呆地盯着不远处的悄悄起伏的水面. “我妈1个月300块钱的收入, 加上爸的抚恤金, 勉强能过日子. 我的学费呢? 我的生活费呢? 我一直不想让家里操心, 所以我拼了命地考第一, 挣奖学金. 那又怎样? 现在爸也不在了, 我想他, 但无济于事. 家里少了份收入, 我就算这样凑合着顾了自己, 却一点帮不上我妈什么.”

“所以, 我想通了. 虽然我并不是很漂亮, 但我也不算太差, 加上我的头脑, 也应该有些分量. 从现在开始, 我要走新的一条路!”, 她突然侧过头, 炯炯有神地盯住我, 瞳孔里翕张着坚毅, “你应该明白的.”

我挽了挽被风吹得散开了的头发, 呼吸着. 我觉得我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然后, 我几乎不敢相信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恩, 你其实不用都跟我说的.” 那个声音, 苍白无力的像是狂风里蜷缩的身躯, 怯懦地像是在闪躲着不曾预见的瘟疫.

她自然而又藏匿着了然地笑了一下, 看了一下脚下掠过的纸屑, 又回过来看着我: “因为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帮我选人. 我相信你的眼光, 从小你看人就没有走眼过. 你必须帮我.” 这一个承诺的分量有多重,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 这绝对不轻. 权衡着利弊, 我终于点了头.

那一年的夏天, 娟儿没有和我一起回家. 她去了一家糖果公司做促销小姐. 等暑假结束回来, 她已经成功地转入了一家正式的大公司做形象大使. 拿娟儿自己的话说, 平时省吃俭用和奖学金积攒的成本, 开始产出了, 一切在良好的进行着.

多年不见的笑容, 又长久地挂在了娟儿脸上, 自然, 爽朗, 朝气蓬勃. 但, 这已经不是以前的笑容了, 我自然知道, 这里面酝酿着老练, 城府和犀利的猎手嗅觉.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6258@65)
2004-4-6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挖坑先 :) 非为(一)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