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牟钟鸣杀妻案后的反思 ZT

seagullcanada (海之子)
家暴就一定要报警吗? 牟钟鸣杀妻案后的反思 牟钟鸣杀妻案后的反思- 家暴就一定要报警吗?一直很关注这个案子。我也是两个幼儿母亲,能深深体会胡雅婷一..牟钟鸣杀妻案后的反思- 家暴就一定要报警吗?一直很关注这个案子。我也是两个幼儿母亲,能深深体会胡雅婷一个人带孩子的辛苦和她对孩子伟大的母爱。 他们的故事梗概大家都很清楚,两人相识到结婚很快,到2006年牟开始显现暴力倾向,胡报警,导致牟被警方带走拘留15天。 这个事件可能就对他们本来薄弱的感情基础击开了一个裂缝。 但是,正如也有少数人提到的“一个巴掌拍不响”,“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以及有些人对牟一个人承担一家人的经济重负的压力下受到妻子胁子要挟之下走入极端而情绪杀人的可能性推测,我也都认为是有一定道理的。牟胡两人的感情破裂到最后牟杀胡,这当中,胡雅婷的个性也有一定推波助澜,激化牟的极端自私自负的爆发。 这个牟家并不是在加拿大土生土长的CBC一族,他们也是成人后从中国移民来加的,所以他们的骨子里和很多国内中国人一样,“家丑不可外扬”,夫妻吵架父母也都愿意插手来调节(胡雅婷的父母不也这样吗,在知道女儿受到家暴后希望亲家邀请担保他们来加,好帮助他们夫妻协调关系)。 但是,2006时候的胡雅婷还很年轻,在处理这些问题上不成熟,直接就报警,很显然,此举引来牟家对她的不满(就连胡父也说报警后,牟家就烦他女儿)。那时候他们也没有孩子,但是他们却没有离婚。到了2008年后才怀孕生子。这说明,他们当时感情还是比较好的,第一次报警胡明显有冲动不成熟的行为,这可能在牟的心理留下了暗结。 到后来牟靠他一个人的力量买房,后又遭遇失业和第二个孩子的出生这些非常不Timing的事情聚到一起发生,任何在加拿大生活的移民都能明白和理解这是多么大的压力。不知道牟的第二次暴力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但是估计是在此期间,胡雅婷又选择了报警。显然这次报警更是击垮了他们的感情,或许这个时候牟在心里就彻底失去了对胡雅婷的爱情或亲情,而萌发了恨意。但是为了孩子,他还是在勉强维持着和胡在一起的家庭。有一点顺便说的是,从胡雅婷追思会上朋友和牧师的祭文上都能看出,其实胡雅婷是个很善解人意,又非常能吃苦容忍的人,为何在她和牟钟鸣的感情上出现矛盾的时候动辄报警或离家出走?而每次在像个勇敢的斗士报警或离家之后她又没有毅然坚定的分手,却又最终与牟和好,像个温顺的小绵羊?我认为,这起悲剧也与她的个性有必然联系。后来胡雅婷又带孩子率然出走,并通过律师要赡养费和不让牟见孩子的要挟,我认为很可能从此时开始,牟就间或在心理就闪现了除去胡雅婷的念头。 我做以上分析,是想说,胡雅婷动辄报警的行为对她后来的悲剧有很大的作用。我也不赞成对容忍家暴,但是我认为,如果真是选择报警,那就彻底分手算了,否则报警对双方关系没有好处,只会激化矛盾升级。 夫妻有矛盾时侯,至少在早期应该是夫妻双方相互沟通化解,或通过家人朋友的协调来处理,如果不见成效,在没有孩子的情况下就应该直接离婚算了,有孩子的情况下更要考虑此举的后果和对孩子的影响,如果确定夫妻感情破裂,那就心平气和的协商分手和日后孩子的赡养问题。 像胡雅婷2006年报警时候,还没有孩子,既然知道牟的暴力行为让她不能容忍到需要报警来以牙还牙的地步,为何不离婚呢?而后他们又继续生活在一起还生孩子。如果当初她不报警,当时他们还和公婆生活在一起,如果通过和家人或朋友的协调为先,或许牟钟鸣心底那个暴力之火就会被控制在小幅范围而不至于爆发酿成一起悲剧。举另外一个发生在我身边对家暴报警的例子: 我想建议很多家庭以牟杀妻一案血的教训为戒,妥善处理夫妻之间矛盾,避免更多的悲剧发生。正如胡雅婷母亲说的,夫妻吵架拌嘴,在中国非常正常,但是在加拿大,就是要零暴力。但是,零暴力并不意味着两个人吵架拌嘴一方动粗后就一定要报警。如果家暴让你对另一方失去信任,要报警就要做好毅然的离婚分手,要是还有一丝像继续生活下去的想法,就不要报警,而是采取其他方式来协调挽救巩固你们的感情。犇仓用飧雒趾苡幸馑迹�“警钟长鸣”,不知道牟父母当年取名时候是否有先知和预感。 我公司的一个女同事,是西人,她老公也在我们公司,是俄罗斯人,两人育有两个女儿,一个四岁,一个两岁。自去年秋以前他们感情也很好的,但是后来开始买房(两人带着孩子一直住在一个租来的一室一厅的公寓),由于女方看中的房子都在八十万以上,男方则认为这个价位的房子负担太重,希望买五十万左右的房子。于是分歧由此产生,时常吵架。女的认为男的不太关心他们孩子的生活环境,不愿为他们付出。男的则有他的道理。而男也经常在朋友聚会时候找朋友倾诉女方给他的压力,有些朋友就开始来劝和调节女方,女方认为男的口无遮拦暴隐私,让她难堪。于是两人矛盾升级,时常夜里吵架,吵的凶时,女方就打911报警,让男的非常反感。结果是男方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女方也越来越厌恶他,要独占孩子,要分手,但是男方又想留住女方,重修旧好,但是两人已经难以回到一年前的和谐状态。一日男方出门会朋友,戒酒浇愁,夜不归宿,第二天早上才回家,因此两人又爆发一场口舌争战,结果女的又报警,这次因为男的酒还没有完全醒,在警察面前还出言不慎,结果被警察直接下令逐出他们的家,不得再踏入这个家门。就这样一个原来好好的幸福家庭就散了。
(#698@69)
2014-1-7 -05: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牟钟鸣杀妻案后的反思 ZT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反家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