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救人便是救自己 (7 - 8)

cc-pc (I am nobody)

(7)


两个孩子晚上老闷在家里读书也不是个事儿,为免无聊,有时迈克便带他们去看电影,有时自己没时间相陪,便让孩子们自己去。好在电影院离家并不远,迈克有时开车接送,有时让他们自己走着回家。恰好这段时间电影院在上演《Despicable Me》,这天晚上迈克买好电影票,让两个孩子自己去了。

晚上接上孩子们,迈克又带着他们吃了冰淇淋当夜宵再回家。远远便发现家门前停着一辆警车,车顶上红灯一闪一闪。当迈克的车驶近时,车灯照亮前路,连同两个坐在车里的警察也给迈克的车灯照得一清二楚。

“是警察!”小杰喊道。小杰从小便喜欢看警车,但从没有警车出现在他家门前过。

“怎么回事。”迈克边说边熄火停好车。“你们两个先进去,洗漱好就上床睡觉。”迈克说,“这儿我来管。”

他下了车。警察也从那辆巡逻车里出来。两个警察看着他,“先生,Fairview Mall停车场有好几辆车的车胎给人扎了,”一个警察打破沉默。“有录像显示像是你家孩子干的。”

“我家两孩子今晚确实在那里看电影,”迈克说,“但是我们家孩子不会干这种事。我敢担保。”

“如果我是你,”那个大块头警察对他说,“我不会轻易做这样的保证,我们有录像。你能让那孩子出来,我们问几句话吗?”

“我已经跟你们说了我以人格担保。”迈克冷冷地重复道。“再说,天这么黑,你确信是我家孩子干的?我是他的监护人,有什么跟我说便好。”

两名警察对视了一眼。“这可是你说的。”大块头警察说,“我们会进一步调查清楚的。” 他们上车离去。

迈克走进家门,坐在起居室沙发上,灯都没有开。应该不是大卫干的,他更不想让大卫觉得他在怀疑他。如果大卫再次觉得迈克不相信他,那么他真的会前功尽弃。但是迈克又很想知道他是否真的有不在场的证据,唯一的证人是小杰。他想去问问小杰大卫是否在电影中途离开过,然而转念又想,不、不、不,这样会更糟,大卫早晚会知道他问过小杰,那么他结局仍是前功尽弃。迈克决定还是去问问大卫自己,这样更直接。

大卫的房间门开着,可是大卫已经洗漱完毕,躺在床上了。走道里的灯光照进房间,正好能看清大卫躺在床上的形状。迈克站在床头,“警察走了。”他说。“他们说有人在电影院停车场扎破了好几辆车的轮胎,怀疑是你干的。我说我可以担保你在看电影。”

从枕头下传来一声含糊的“是的。”

迈克有点犹疑,“大卫,你中途没有离开过电影院,是吧?”他小心翼翼地问首。

“你还说你相信我!”大卫突然高声叫起来,头从被子下露了出来, “你根本就不相信我!你一直觉得我是个坏人,现在你仍然这样想!” 声音里透着愤怒、指责,还有鄙视。

“我相信你的,”迈克激动地说。“我完全相信你没有干。百分百相信。”

“你不相信我。”那声音阴郁地说。“等你从我这间房出去,你就会去小杰那里再问一遍。”

“我没有想过要去问小杰,从来没这么想过。”迈克柔声说。“我根本没有怀疑你呀。你不可能在看电影的中途跑出去,用刀扎破几辆车的轮胎,然后又若无其事的接着和小杰一起看电影。”

“这就是你说的相信我?”大卫叫道,他坐起身来。“你都这么想了。”

“不,不是那个意思!”迈克激动地说,“我相信你,是因为我相信你是个聪明孩子,你没必要惹麻烦。我相信你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

大卫坐在床上,被子滑落下来,门外射进来的灯光只能照见他的额头,他的脸他有眼睛还是沉在阴影里。“如果我愿意,我完全可以扎破那些轮胎,然后再接着看电影。”

“可是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干的。”迈克说,“对此,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短暂的沉默。大卫重新躺下去。 “如果一个人什么都有了,谁还会去干这种傻事?!”大卫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含糊沙哑,仿佛费了好大力气才说出这番话。

迈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孩子是在感谢他吗?大卫在感谢他!他从大卫的语气里听到感激、也听到满足。迈克站在那里,站在黑暗里笑得傻里傻气,他真希望这片刻永存。他不自觉地上前一步,坐在大卫床边,伸出手给他掖好被子,柔声说:

“我懂的,大卫。我懂得。晚安。”说完他转身出了房间,轻轻带上房门,站在门口好一会儿,尽力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他觉得大卫的心在向他靠拢,经过此事后,相信将来如何教育大卫会顺利得多。

小杰的房间就在隔壁,迈克要回自己的房间,必须经过小杰的房间。儿子正坐在床上,看着他,热切地招手示意他进去。迈克看到了,可是这个关键时刻,他不能走进小杰的房间跟小杰说话,他不想破坏大卫对他的信任。他要借这件事让大卫对他的信任再上一层,牢牢抓住大卫的心,以后教管大卫就容易了。于是他移开视线,装作没有看到,目不斜视地回自己房间去了。

小杰坐在床上,看着爸爸目不斜视地走过,愣了半天,先前那种热切刹那间化为冰冷,他倒在床上,两眼无神地望着天花。


第二天早上大卫见到迈克有片刻的难为情,那绝对是因为昨晚他向迈克坦露心声的缘故。一连几天,迈克都开心得像个孩子。走在路上甚至不自觉地吹起口哨,他为自己取得的成功开心不已。他想趁热打铁,这个周末再带孩子们去剪头发。他觉得现在时机成熟,大卫应该能听从他的劝说,把那一头长及肩的黄毛剪掉。周六中午,带着两个孩子先在餐馆饱餐了一顿比萨后,他们又到了那家Tom’s Barbershop。那闪烁的“open”像在对他们调皮地眨着眼。大卫开心的神情顿时褪去,眼神也有点闪烁,不过他还是跟在迈克身后走了进来。

迈克告诉前台接待人员说三个人都要理发。这个时间,理发店里人很多,他们只好坐在一旁候着。迈克坐在中间,大卫和小杰一边一个。理发店呈长条形,两边墙上一排镜子,每边大概有五、六张椅子,可以同时接待约十到十二位客人。然而,此时只有五个理发师在忙着。

轮到他们时,小杰第一个先坐了上去。在迈克的要求下,他一直是平头,所以三下五除二,十多分钟便完事。接着迈克想让大卫先剪,然而大卫就是坐着不动,没有表情,也不言语。为了不耽误理发师的时间,他只好自己先去。迈克在理发时,还斜眼偷看大卫的表情,然而大卫低头看着地面,迈克弄不清楚他在想什么,这次他愿意跟着进来,应该是同意剪发了呀。这时候,另一个理发师剪完了前一个客人,轮到大卫了。大卫不情愿地站起来,跟着理发师坐到了迈克旁边的坐位上。

“小伙子,你想剪个什么发型?”胖胖的理发师很快活地问。

大卫冷冷地指着墙上贴的一幅招贴画,里面的年轻男子微卷的褐发中分,朝两边齐肩披着。

“哟,眼光不错。”理发师说,“这个发型很适合你,你的头发也差不多有这么长了,我帮你修修就行了。不过,你的头发不卷了,今天要不要烫一下?”

迈克在一旁坐不住了。他先是随着大卫的指引,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画,害得他的理发师直叫,让他头不要乱动。那画中的发型他完全不能接受,现在甚至讨论起烫发来,他脱口而出,“不行。我们不烫发。师傅,给他理个平头,我们是来剪短的。”

胖师傅看看大卫说,“你爸说剪短。”

“我不剪短,我想烫发、染色。”听大卫这么说,迈克简直要跳起来了,这孩子,跟他想的完全两码事!

胖师傅两手一摊,“你们两父子一个要长一个要短,我怎么剪。”

大卫冷冷地说,“我不要短头发。我就要那样子的长发。”

“大卫,你听话,男孩子留长发真不像样子。”迈克对胖师傅说,“师傅,你给他理个平头,就像那孩子一样。”他朝坐在旁边等候的小杰努努嘴。

大卫不为所动,仍是执意不肯剪短。师傅左看看右看看,有点不耐烦了。“你们俩商量好我再剪,我先接待下一位客人。”他留大卫坐在那里,准备到前面叫下一位等候的客人去。

迈克抗议说,“师傅,你不能这样,得先剪完这个孩子的头。我说了,给他理个平头。”

大卫满脸冰霜,嘴唇紧紧抿着,一言不发,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迈克急得叫起来,“大卫,不要走,你给我站住。”

然而,大卫没理他,经过小杰身边时,对他说,“小杰,我们先走。”小杰起身,看了一眼仍披着理发披肩的迈克,跟着大卫走了。

胖师傅很不高兴地看着迈克,仿佛问他该怎么办。迈克很尴尬,“对不起,师傅,”迈克解释说。“你别看他个子这么高,像个大人,其实他还是孩子,这是闹脾气呢。”胖师傅耸耸肩,瞟了门口大卫的背影一眼。“他可不像个孩子,我看他主意坚决得很。”

迈克焦急地催自己的理发师快点剪,理发师不高兴地给他扫扫吹吹,便草草完事。迈克匆忙付过钱,跑出门追两孩子去了。

 

(8)

吃过晚饭,收拾完后,迈克来到起居室。大卫像往常那样坐在沙发上看百科全书,迈克走到沙发另一头,坐下来看当天的报纸。他把自己藏在报纸后,希望能平复心情,找回一点幽默感后再和大卫谈谈。可是一想起今天在理发店里的事,失望与愤怒就冒了出来,他甚至不能看大卫。他在报纸后想,大卫不愿意剪头发,是因为他意识到自己的变化,剪短发意味着认同接受迈克的想法,而大卫还在竭力抵制他。想到这些,迈克觉得心里好受些,慢慢地,对大卫的同情心又活过来了。他放低报纸,看着大卫。

大卫坐在沙发上,盯着百科全书,但是不像是在看书,而像在发呆。不,也不是发呆,而是仿佛竖起耳朵,在认真地听什么,根本没有意识到迈克在看他。可怜的孩子,迈克想,他迷失了自我。迈克忍住没有说话,接着看报纸。隔了一会儿,他还是张口打破了沉默。“大卫,”他说。

大卫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在听什么,却没有听到他的话。

“大卫,”迈克用一种催眠的语调继续说,“你知道吗?你这么聪明,如果你想做什么,一定会做得很好。你会成功的,只要你下定决心。”他希望自己的话能引起大卫的关注,然而大卫仍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理会他的话。

“你听我说,别犟了,剪个短发不好吗?你看看小杰,短发不是很精神?你看你那头发,黄不拉叽,还那么长,男不男女不女。你现在一切都是新的,就差这头发了。”

他低头,突然发现大卫脚上又穿上了那双破靴子。“咦,你怎么又穿上这破靴子?我不是扔掉了吗?”

大卫怒容满面地抬起头,“那不是破靴子,是我爸爸送给我的,谁让你扔掉的!”

“你爸爸?”迈克问,“他不是老打你吗?”

“没人敢打我。谁打我,我就杀了谁!”

这时,街上传来关车门的声音。片刻,门铃响了。

还是那个大块头警察,警车停在路边。“我要见见那个孩子。”

迈克很生气,但还是让警察进来,“他整晚都在家里,”他说,“我可以打包票。”

警察走进起居室。大卫还坐在那里,眼睛盯着书,全神贯注。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

“一个小时前,是你砸了邦德街那家餐馆的橱窗吗,小伙子?”警察问。

“你们怎么老是揪着他不放!”迈克说,“我打包票他一直在家。我们就坐在这儿看了一晚上的书。”

“你听到了吗?”大卫得意地说,“我一直在家。”

“草地上有鞋印,”警察说,“我能看看你的鞋子吗?”警察低头看着大卫的脚。那双旧靴子在灯光下、沙发前地毯上、在各种精致家俱的环绕下,显得那般突兀。

大卫下意识地想缩缩脚,可那双脚无处可藏。

“不可能是他的鞋印,”这时,迈克咆哮着说,火冒三丈。“他整晚都在家。你们不但浪费自己的时间,也在浪费我们的时间。”迈克对自己说出“我们”两字很高兴,他觉得这样便证明他和大卫是个整体。“你们可真过分。”他说,“什么也不调查,出了事就来我们家。”他接着又说了一个“我们”。

警察没理会他的话,胖脸上的小眼睛眯缝着,直盯着大卫,眼神警觉,好一会儿,他转身朝门口走去。“我们会弄清楚的。”他说,“如果是你干的,小伙子,你最好跟我们解释解释。”

迈克跟着警察走到门口,待警察一出门,便狠狠摔上门。现在他兴奋起来,他正需要这么一个事件向大卫展示他对他的关爱与保护,向大卫证明他是站在他这一边的。他满脸期待地走回起居室 。

大卫还在沙发上,百科全书放到了一边,他狡黠地看着迈克,“谢谢。”

迈克停在那儿。大卫的表情很有攻击性,他毫不掩饰自己那不怀好意地笑。“你说谎一点也不脸红。”

“说谎?”迈克疑惑。难道这孩子晚上出去过?迈克顿时心跳加速,他火冒三丈地冲到大卫面前。“你出门过?”他愤怒地说,“我在厨房里洗碗收拾时,你出门过?”

大卫只是笑。

“你跟小杰在阁楼上,对不对?”迈克说。

“才没有。”大卫说,“小杰疯了,一到晚上就呆在阁楼上,看天空发呆。我建议你还是给他买副天文望远镜吧。”

“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什么小杰,”迈克刺耳地说,“你去哪儿了?我不是说过你独自出门必须要先跟我说一声吗?”

“我就在我房间里呗,一个人,”大卫笑着说。“可惜没有目击证人。”

迈克用手抹了一下额头,他只觉得额头汗津津的。他也想笑笑,可怎么努力也笑不出,只抽了抽嘴角。

大卫翻翻白眼。“你根本不相信我,”他哑着嗓子说,那声音仿佛给关了几天黑屋子才放出来。“你口口声声说相信我,其实你根本不相信。你看我这样一说,你就怕了。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你肯定跟别人一样,躲到后面去了。”那沙哑的声音更加激越,他肆无忌惮地嘲笑迈克 ,“你不相信我,”他喊道,“你太蠢了,那个警察在骗你,那家餐馆前全是水泥地,没有草地,哪来的脚印?我的鞋子是干的!”

迈克倒抽口凉气,慢慢在沙发上坐下来,手紧扶着沙发扶手,关节发白。他看着脚下的地毯,大卫的脚正在他的视线范围内。那双旧靴子的破口处,就像大卫的那张脸,冲着他笑,嘲笑他的愚蠢。迈克心底升起一阵憎恨之情。他恨这双靴子,恨那双脚,恨这个孩子。他的脸色发白。仇恨之情窜得那么快、那么浓,呛到他,他忍不住咳起来。

迈克突地站起来,一把揪住大卫的肩膀,摇着他,“你给我听好了,”他说,“如果你砸饭店橱窗,是为了羞辱我的话,你就错了。我的决心不会动摇的,我比你强大。我会挽救你的。正义最终会战胜邪恶。”

“如果那所谓的正义是假的呢,”大卫说,“是错的呢,就不会!”

“我的决心不会动摇的,”迈克重复道,“我能挽救你的。”

大卫的表情又淘气起来。“你救不了我的,”他说。“你会受不了,会赶我走的。如果我说上次那两件事也是我干的——我在车库门和车上涂了那些字,我在电影院停车场划破了好几辆车的轮胎。你感觉怎样?”

“我不会让你走的,”迈克说,他透不过气来,只是机械地重复着,“我要挽救你。”

大卫眼睛直直地盯着迈克的眼睛,“救救你自己吧,”他冷冷地说。“没人能救得了我,除了上帝。”

迈克干巴巴地笑了几声。“你骗不了我,”他说,“你知道世上并没有什么上帝,我们一起学了那么多天文知识,记得吗?起码,我在这一点上救了你。”

大卫脸上的肌肉绷紧了,厌恶的表情那么浓烈,迈克不禁往后退了一步。大卫的眼睛像一面镜子,里面的他面容狰狞却又可怜。“我会证明给你看的,”大卫小声说。他陡然站起来,径直上楼去了。迈克望着他的背影,全身发软,跌坐在沙发上。大卫的这番话真真假假,令他心灰意冷。他无法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如果大卫自己离开就好了。迈克心想,他自己走就好了。但愿不用他开口,大卫自己就会主动离开。

(#11114275@0)
2017-10-15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下雨天,我来贴篇自己写的小说。无关风月,有点creepy,欢迎提意见。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