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暗夜随行》-13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3

我手上的资料准备好了,主要的情况如下:Jenny 今年操作了一笔基金交易,账面损失十万多。她的美容店生意已经报生意损失至少两年,公司的银行账户经常弹票,余额多数是负数,公司还有一个5万的Line of Credit, 基本没有还过款。但是,信用卡记录显示她经常出入大瀑布赌场和购买奢侈品。表面上大致上可以看出来,Jenny 要么经济来源来自他人,比如Andy,要么就是隐瞒了大量的现金收入。

可是,这些都是Jenny方面的情况,Andy 方面暂时还是未知数。安娜已经在家里进行了地毯式搜索,包括地下室的每个角落,一无所获,她一筹莫展。

我还是每个周六来找她跑步,安娜进步很快,虽然慢,但是耐力却不错,基本每次都能跑个15K。跑完步喝杯咖啡,她会向我汇报一下她搜集资料的进程,也会告诉我生活中的琐碎小事。

这个周六,气温下降到了6度,风速30公里,黄叶满地翻滚,树枝也被吹得东倒西歪,安娜warm up 的时候瑟瑟发抖。

我边跑边问她:“冬天快到了,一下雪就跑不了了,黑冰很危险。我们去健身房好不好?”

安娜脚步放慢,她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我不清楚为什么去健身房对她而言是个问题,如果说她怕水不想学游泳,倒是情有可原。

她想了一会,没有给我答案,脚步加速,越跑越快,跑到出发点停车场时她忍不住激烈咳嗽,明显心率超高。

“你跑那么快。我都快跟不上你了。” 我猜不透她的心思,只好尽量找点轻松的话题。

安娜额头上满是汗,她从车里拿上包,进了咖啡馆。

我买了两杯咖啡,依旧是一大一小,坐在二楼等她。

换了身干衣服,安娜还洗了把脸,湿湿的刘海服服贴贴地全都拢到了脑后,素颜的她除了有两道眼角的笑纹,整张脸看起来很年轻,尤其是她的神态在我眼中常常显得很孩子气,让我痴迷。

我不承认我只是被她的外貌吸引,绝对不是。当我得知安娜带着一笔不小的积蓄嫁给Andy,多年来独立支撑着一头家的时候,我心中不是没有拿她和我老婆比较的。首先,我虽然在老婆眼中不思上进,我的家庭条件比我老婆家要好很多,假如我当初一无所有,她断然不会嫁给我。第二,虽然她这些年收入比我高,家里的投资收入还是从我的婚前第一桶金起步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在她心里的地位比现在还不如。钱,对于她最重要!每个月,她业绩排名出来的那一天是我们家气氛最紧张的,如果排名高,那就一团和气;倘若落后,我和孩子们就必须小心翼翼,东躲西藏,即使这样,也无法避免她情绪坏起来拍桌子摔凳。我什么错都没犯,她也拿我开刀。她一暴怒,那是什么脏话都骂得出来,直到有次我忍无可忍,警告她再骂娘就离婚,她才总算收敛,以后就集中火力痛骂我一个人,无非就是自己当初瞎了眼,没嫁那些现在当了处长,老总的追求者们,却嫁给了我这个死老鼠让猫拖的无用之辈。这种时候,孩子们都会躲在房间里,我就董存瑞舍身挡枪眼。

我很委屈,我一个技术移民,有一份很多人羡慕的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上Rolia都不说话的人,怎么就成了死老鼠?她说的那些处长,老总都是我认识的人,他们现在一个个大腹便便,小三成群,怎么反而成了她念念不忘的人?

钱,安娜不看重,情,是她的一切。我觉得我和她很相似。只可惜的是她的情与我无关,而我的情注定无处安放。

我看着安娜,她回避了我的目光。

“孩子们还好吗?” 我问她。

“儿子很乖,帮我看着妹妹弹琴做功课,还给她准备早餐。家里倒垃圾,抹地板,甚至剪草,都是他负责。妹妹最近性格变了很多,可能是好几次她撞见我偷偷地哭,她不开心。她好像猜到了什么,现在整天缠着她爸爸,连出去吃饭都要坐他的大腿搂着他。”

安娜的儿子十四岁了,一个特别懂事勤快有责任感的男孩子,外表高大帅气,神情却稚气未脱,很像安娜;女儿才十岁,很早熟,酷酷的不太好接近。

“那你自己还好吗?” 我很担心安娜。

“我自己,还能坏到哪里去呢?” 安娜一脸悲戚,“我活着从来不是为了我自己。现在,只要孩子们好,我好不好,无关紧要。”

“安娜,孩子们当然重要,可是你自己也很重要。” 我生怕她不明白我的意思,说道:“你每天都不开心,孩子们也能感受到,这样对他们的成长并不好。你如果离开他,至少不用被他冷暴力,不用看着他心烦。一个人开开心心的也比两个人在一起哭哭啼啼的好呀。”

“我没有再找别人的想法,跟谁过不是过呢?跟Andy,至少孩子们还有一个完整的家。他已经坏到彻底了,还能更坏到哪里去呢?无外乎就是骂我嫌弃我,当我空气一样不存在。我就当他是我的房客,每个月给我房租就好。” 安娜很平静地说,也许这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吧……

“你应该往前看呀!你怎么知道前路不会遇到一个真心爱你对你好的人呢?你不离开Andy,假如有这么一个好男人出现,你怎么能抓得住呢?” 我还是不死心,没别的想法,我就是觉得安娜deserves someone better! 这个someone 是不是我,我此刻没想— 信不信由你。

安娜嘴一咧,好像听到我在讲天方夜谭,她摇头笑着说:“好男人?好男人都被老婆守得牢牢的呢。连Andy 这样的男人,我都不放手,好男人谁会肯放过?”

我急了:“肯定有单身的好男人吧?比如离了婚的,死了老婆的,甚至,你看,David,他这种连婚都没有结过的。”

“离了婚的,我要和他一起帮他养他的前妻和孩子,谁帮我养我的孩子?他三天两头去前妻那里看自己的孩子,哪里有时间精力帮我照顾我的孩子?只要我再结婚,Andy 一定不会给我一分钱。死了老婆的,那前妻就是我和他之间永远的第三者,你还摸不着看不见,想移开她都无从下手。没结过婚的,会娶我这种拖儿带女的吗?就算他愿意,结了婚,要不要自己的孩子?要的话,我即使能生,怎么保证我自己的两个孩子不被忽视?不要孩子的话,那他多半也不会喜欢孩子,我怎么敢嫁?如果我不结婚,就是个男朋友,可是我又不需要男朋友,找这么个人干什么?”

我听着安娜说这这些一套一套的,明白了她为什么婚姻如此不幸却还苦苦挣扎试图挽留,她看穿了自己的前路,那里没有豁然开朗,没有柳暗花明。我张嘴想要反驳,却无话可说。

安娜看着我的表情,好像抱歉自己辜负了我的一片好心,于是说道:“锋哥,我知道你觉得我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人,可是,” 她低下头语带伤感地说:“可是,我自己并不觉得。”

好像下定某个决心,安娜突然看着我说;“我下个星期六去跟你学游泳。”

我有点转不过弯来,她怎么提起了去游泳的事。我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点点头。

半个小时一下子过去了,我依依不舍地送安娜回家。我们都不说话,车里放着我最近翻来覆去循环播放的一首老歌。

“我从春天走来 你在秋天说要分开
说好不为你忧伤 但心情怎会无恙
为何总是这样 在我心中深藏着你
想要问你想不想 陪我到地老天荒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像你说过的那样的爱我
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到底你会怎么想”


请你不要着急嘲笑我,Ok Ok, I got it, 安娜没有说过爱我,是的,她根本不爱我,她从前心里只有Andy,现在只有孩子。我内心的波澜壮阔,她一无所知,即使她知道了,恐怕也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她能怎么想?无非就是跟你所想一样,我是乘虚而入,跟Andy 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可是,你扪心自问,你这辈子就没有心神恍惚的某一刻么?如果没有,那只是还没遇到那个让你相见恨晚的人而已。等你遇到了,却依旧昭昭明月心的时候再来鄙视我也不迟……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