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 13
女倌鉴貌辨色:“帅哥,胖金哥,楼上音乐雅座,最低消费30元。” “行。”建强漫答一声便在女倌的导引下走向楼梯口。 入了座,点了大扎黑啤和牦牛肉,建强打量起四周的环境。二楼的装修和一楼一脉相承略有不同。条凳还是条凳但桌子改成了旧旧的实木小方桌,看着挺像西部片《致命快感》里的豪迈风格,又有些《大江东去》里的放荡情调。 和一般音乐酒吧建在正中的舞台不同,这里的歌手席在楼层的一角。建强暗暗点了点头:这个布局有意思。那个角落正是对着楼梯靠窗的那边,歌手唱歌给酒楼的客人听,同时歌声也自半启半阖的窗棂飘出,悠悠洒洒落到行人的耳里,似有若无,伴随着酒肉香气一起勾住过路者的神魂,难怪这个酒吧虽小生意倒是兴旺。 歌手着一身牛仔衣裤披着过肩长发,在低头调琴。她斜着身子伸着一条美腿露着白皙骨感的脚踝,边吹六音笛边拧着弦钮,还不时地拨弄琴弦。 眼熟啊,这不就是清晨的那个女孩么。这时歌手抬起头,一眼正好望过来,对他莞尔一笑,又继续低头调她的琴了。 建强的心里满是答案,可现在还无法和女孩验证。就在建强心里嘀咕的时候,歌手亮开了嗓,柔柔哑哑的,唱出来的是梁静茹的《勇气》。 终于作了这个决定 别人怎么说我不理 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 听到“坚强任性”时,建强的心里微微有一个小咯噔。 -less_is_more(流浪眼球) 2019-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