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 24
内线电话刺耳的铃声,惊起了于飞中的鸳鸯。一阵慌乱后外面便传来了叩门的动静,建强磨磨蹭蹭去应门,而小妍躲进了卫生间,久久不见冒头。 “阿姨好。” 里外光亮不同,门外的景象建强只看了个轮廓。 “小任是吧?” 寒暄过后,杨媛挪了挪脖子往屋里看了一下,又想了想,“一会去餐厅,我们那里说话。” 杨媛一走,小妍便踩着点出来了。“建强,一会你一个人去,我。。。” 小妍变得期期艾艾地,“我去不方便。” “呵呵,她是你妈妈,有啥不方便的。”不过建强还是整理过后,独自下了楼。 进了包间建强便看到了面无表情端坐着的杨媛。餐厅的包间是大桌,杨媛坐在最靠里,看着建强进来,只点了点头。建强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了门口的位置,紧忙地开口:“阿姨,听小妍讲你有事找我?” 潜意识摆弄着面前的餐布,建强的紧张感还是一望便知。 “小任,你坐过来点,我说话声轻,你坐那里听不着。” 建强蹭过几个座位,在和杨媛之间占了圆桌的一个锐角便坐定了。这挪动的过程,就像外臣觐见女王步上金銮殿,拘谨而显出诚恳。 杨媛上下左右地打量着建强,良久后微微点了点头:“来杯普洱吧。你们喝得惯。” 茗了口黑色的茶汁水,杨媛又开了口:“你和小妍的事我知道了。” “要宣判了。” 建强心想。 ”你成家了是吧?” 杨媛这单刀直入地问话,让建强来前精心打造的心防盔甲触之即破。 “是的,” 调整了下呼吸的节奏,建强拾起话尾,“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哦,我说我和小妍。” 面对正主,兵荒马乱是难免的。 “那个,小任,我们家算是少数民族,男女感情的事我是开明的。” 在建强看来,杨媛绽开的微笑有些似笑非笑,“只是,小妍的将来不知道你为她考虑过没有。” 这话说起来轻听起来重,建强不敢贸然作答,立刻就做出一副沉思的郑重模样。 杨媛也不催,只是娓娓地继续:“我让小妍先回老家,一会就走。” “阿姨!” 建强有点着急,也不是着急谁,而是对这局面有点无法掌控。 “你别急,” 杨媛摆了摆手,金玉的手镯发出琅琅的清响,“晚餐我们再谈。对了,我还叫了木然一起。” 回房后,小妍的大眼睛瞧着他,隐约间中有雾霾。建强不敢说话,抱起小妍,一阵征伐。风来,雷鸣既起,云雨绸缪而渐收。如有末世的情怀,在这又一个春暖花开之时,倘徉,荡开,零落。 -less_is_more(行诗走肉) 2019-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