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
疫情重创旅游业,以至Air B&B 也哀鸿一片。陈曦毫不费力挑了Downtown这间湖景公寓,小小的单间收拾得酒店般整洁, Tiffany blue 的沙发靠枕,几幅骑车,帆船等湖边运动的摄影作品,又有着主人特意留下的个人化痕迹。 昨晚,陈曦一进屋给儿子打完电话,便急急洗漱上了床,她甚至都没看一眼夜幕下的湖水。一睁眼已经是早上7点。 躺在床上,拉开厚重的深灰色窗帘一角,外头灰蒙蒙,似乎还飘着零星的小雪。远处的大湖一片混沌。陈曦看到床头柜上有张卡片,写着: ‘We’re glad to have you as our guest and hope you’ve had a good night’s rest. Tomorrow you again may roam, but while you’re here just feel AT HOME.’ AT HOME…… 陈曦心想,万一客人来这里就是逃避Home呢? 不过,她马上觉得自己这么想挺没意思的,也许主人就是觉得家理所当然是歇息的港湾,何必较真。 陈曦告诉自己,绝不做一个顾影自怜,怨天尤人,甚至尖酸刻薄的失婚女人。 当下之急是找到一个住处。公寓租金贵到离谱,还要提供信用分数,陈曦果断放弃独自租房的念头。她记下几个找女室友的广告,边吃公仔面,边开始忙工作。 周六,陈曦已经找到了住处。尽管过去的每个晚上还是会忍不住抹泪,歇着的时候也常常感觉到儿子在想念她,她始终没有停下往前的脚步。 回家看孩子,陈曦顺便装了两箱子物品,又从地下室找出了孩子们小时候睡过的单人床,还翻出了儿子最喜欢的Finding Nemo的床单。小床留着许多孩子们磕磕碰碰的痕迹,床头架上满是贴纸,女儿还把自己名字的一个字母贴反了。陈曦有点感伤,可一想到未来有这小床相伴,又让她倍感温暖。 家里虽然比她离开的时候乱一些,看起来还正常。陈曦在儿子房间里看他打游戏,和他聊天,虽然是她问他答,可是她却得到了莫大的慰藉。她一个出走的妈妈还能要求孩子给予什么呢?也因着这种自知之明,当女儿沉默相对时,她也没太纠结。 晚上,陈曦搬进了玛丽的公寓。事先讲好的,玛丽不介意陈曦天天做饭,只要她及时收拾厨房就好;而陈曦也不妨碍玛丽带男友回来过夜,只要晚上12点后安静就行。 玛丽是地产公司的秘书,也是位健身教练,大概不到三十,个子不高,热情漂亮,穿着紧身衣裙,活脱脱一枚行走的肉弹。她白人轮廓,Canadian口音,巧克力肤色,陈曦没搞明白她是什么人种。可这正是陈曦选择玛丽的原因,不在一个圈子里混,便少了交集 ---- 相安无事,是陈曦最习惯最舒服的相处方式。 好家伙,这一住下来,双方便很快发现之前说好的互不介意不太可能,玛丽没想到陈曦的“天天做饭”是真的 ---- 每一天都做三顿饭!而陈曦在刚见过Bryan和Amir,又见到Justin的时候,终于明白那天她确实没有听错,玛丽说的是 boyfriend‘s’. 还好,双方都不是难搞的人,在迅速降低了对对方的要求后,也就相处甚安。 陈曦习惯了玛丽的私人生活,诚如玛丽所言,约会需要“了解”,上床是了解的一种途径,如果不快乐,就不用继续。说到“快乐”,玛丽讪笑着眨了眨媚眼,好像陈曦不明白她所指。在玛丽看来,陈曦几乎整天忙着工作和做饭,好像那种全无性欲的女人。 陈曦无所谓玛丽怎么看自己,不过,晚上她想起了David。夜里陈曦还梦见一朵硕大的喇叭花在一张一合,深红色的花蕊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头不断伸出蜥蜴的长舌,把成群的蝴蝶和蜜蜂吸了进去。她被这恐怖又恶心的喇叭花吓醒了,醒来后发现自己一身湿漉漉。 又到周末,陈曦照例回去看孩子,到家才发现,他们被爸爸带去cottage度假。陈曦有点伤心儿子竟然没事先通知她。 悻悻然回到公寓,推开门见到一屋子的人,陈曦顿时皱起了眉头。 玛丽亲热地拉她进房,急切地跟她解释,朋友来这里庆祝Lock Down结束,她以为陈曦晚上才回家,所以没有事先告诉她。陈曦很不高兴,疫情并没完全消失,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太危险。可是,人都来了,陈曦也拉不下脸。 客厅里有5男3女喝着饮料和啤酒,阳台上隐约有人,也许玛丽的房间里还有其他人,管它呢,至少没人吸大麻!他们有黑有白有棕,好像还有一个亚洲面孔。年纪很难看出来,身材都很健美,女孩子打扮得很hot,穿着短裙,前凸后翘,陈曦猜他们可能都是玛丽健身的朋友。 陈曦礼貌地跟他们打个招呼,躲进房里,用一道薄薄的门把自己和外头的热闹隔离开来。晚饭时间,玛丽给她送了几片披萨。 百无聊赖的陈曦看了两集, 熬到十点才去外头洗手间洗漱。玛丽的朋友走了几个,剩下的东倒西歪,音乐也停了。那个亚洲面孔的男人坐在地上,看到她看过来,微笑着向她举了举杯。陈曦也笑了笑,摆摆手,进了屋。 陈曦照常临睡前给儿子打了个电话,没忍住责怪儿子出门前没通知妈妈。儿子沉默着,陈曦非常懊悔。 挂了电话,陈曦潸然泪下,四十几岁的人丢下孩子,跟一个陌生人挤在小公寓里, 图个啥?抚摸着床单上的一个个小金鱼Nemo,陈曦心里除了对孩子深深的想念,还有无法言说的悔恨和迷茫。“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今夜又注定无眠。 第二天,陈曦强压着一肚子的怨气给孩子爸打电话,尽量心平气和地指出,他应该提前告诉他出门的事,对方来一句:“你抛下孩子去找自由,找男人,就应该预知有今天。” 陈曦一听就急了:“我可以回家照顾他们,如果你搬走。” “神经病。我没有你这么自私,我不会丢下他们。”对方挂了电话。 陈曦又气又恨,这个人到今天还毫无反省,真是无可救药。 “亲爱的,怎么啦?”玛丽看到陈曦憔悴又愤怒的样子吓一跳,问:“昨晚是不是没睡好?眼睛都肿了。我有一个银勺子,你要不要试试?你知道,我常常‘熬~夜’,就靠这个,很管用!” “没关系,我不像你,不需要见男朋友‘们’。” 陈曦感激玛丽的关心,她用玩笑回应着。 玛丽哈哈大笑。 陈曦熬了点小米粥,告诉玛丽这个对喝完酒后的胃特别好,玛丽感激地抱了抱陈曦。两人吃着早餐聊天,像是一对老友。 “我必须告诉你,Jonathon 说你身材很棒。”玛丽说。 “谁是Jonathon?”陈曦莫名其妙。 “我朋友啊,那个亚洲家伙。要不要试试?”玛丽坏坏地问。 “好啊,怎么试啊?”陈曦知道玛丽所指,她故意顺着玛丽的话反问。 说完,两人大笑不止。 “你不喜欢性吗?”玛丽好奇地问。 “喜欢啊。”陈曦毫不隐瞒。 “那你没男朋友,为什么不上网找?我不介意你带男朋友回来。”玛丽很认真。 “嗯,我喜欢性,但也可以没有。我不拒绝找男朋友,但我不想上网找。”陈曦认真地说。 “为什么不试试呢?”玛丽说完,连忙解释:“我不是说那个试。你懂的。” “我懂。可上网很麻烦,很多骗子。”陈曦说完这句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 玛丽毫无在乎,反驳道:“并不都这样。真的,我有两个朋友都是网上找的,她们现在已经结婚几年了。” “那是试过很多个之后吧?” “你要多试才能知道自己喜欢的合适的啊!只要保护好自己就好。嗯,我和他们都是认真的,只是我们还需要了解更多。”玛丽继续说:“如果我们开心,就会转成exclusively dating。” 玛丽给陈曦例举了几个约会网站,哪个免费,但fishy,哪个网站年纪大的人多。最后,她推荐陈曦一个app,那里多是像她这样的年轻人。 陈曦乐了。玛丽再怎么打扮成熟,也比自己小十几岁吧。她看玛丽不像在恭维自己,一开心便主动说出了年龄。 玛丽张大了嘴,“你在开玩笑吗!这怎么可能!” 她激动地说:“我以为你只有35岁! ”玛丽忍不住说道:“天哪,你们亚洲人都这样!” 陈曦被她逗乐了,心想老外看亚洲人不显老这说法看来不是传说啊。 “看看你,你这皮肤,你这身材!“玛丽越说越激动,双手对着陈曦比划着:“你的翘臀简直完美!” 陈曦试图解释:“上帝对我很眷顾,不过我也很喜欢跑步骑车的。” “难怪。”玛丽点点头。 聊了一会儿,玛丽打着呵欠回屋里补觉。见不着孩子,又不用加班,陈曦宅在房间里发呆。一想到孩子爸说她离开是为了找男人,她就火大,出都出来了,找男人是我的自由。她下载了玛丽说的那个中老年人多的交友app,发现操作很简单,无非是填写自己的情况,再选择些对男方的要求事项。她犹豫着要不要放照片,但最终上传了一张穿鸡尾酒裙的全身照和一张手机自拍大头照。 一旦注册,就会有期待。陈曦隔一阵子就翻一翻手机,没见到任何动静,不免有些惆怅。 午觉醒来,打开app,陈曦惊奇地发现邮箱里已经有11个人发来了信息,有长有短,还有人在照片上点赞,各种恭维。 晚饭时间,又收到一些消息。即便更新搜索条件,也是满屏的头像,陈曦心想,难道在Downtown二十公里范围内真有那么多单身男人吗? 有点想看看自己是否有吸引力,有点想碰运气遇到一个靠谱的人,更多的是为了打发时间,陈曦挑选了几个回复。其中两个似乎比较靠谱,一个是51岁的高管,还是自己的同行,德裔加拿大人,名字很不好记,陈曦心里称他“老德”,前妻是中国人,有三个混血孩子;一个是45岁的大公司销售经理Andy,CBC。前者写了封措辞陈肯介绍详细的长信,在第三封邮件后主动给了电话号码;后者的信比较热情,也给了电话号码,希望可以短信联系。 陈曦谨慎地跟他们用短信聊着。老德和Andy都提出想见面。陈曦约了老德周二中午吃牛肉面。因为私底下更倾向于结识华人,陈曦特意约Andy周六上午喝咖啡。接下来的几天,Andy短信不断地介绍自己的家人和经历,很期待见面。 陈曦约老德吃牛肉面,想着一碗面也不贵,即使不见第二回,也不会觉得让人破费过意不去。 谁知一见面,陈曦就想走。尽管早知道对方51了,可是本人比照片看起来更显老。寒暄几句后,老德便聊到孩子,听起来他周末和假期花不少时间陪伴他们。陈曦虽然敬重他父爱的一面,但一想到三个娃的各种费用,心里早把他pass。尬聊了半小时,陈曦借口要开会就溜了。 晚上给老德发短信,谢谢请吃面,可是觉得没太多感觉,就不再浪费他时间。老德也不勉强。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陈曦朋友圈里有个女友告诉她,老德是她的领导,女友告诉她,老德看上陈曦的样子,可是觉得陈曦主动提出不见第二回也挺好,因为他感觉陈曦是个需要high maintenance的女人。陈曦当时就乐了,就因为自己吃牛肉面多叫了两个卤蛋吗?还是她心里计算三个娃庞大开销时的表情让他捕捉到了? Andy这周发了无数短信。 周六早上,两人终于见面了。Andy看起来比照片年轻,可惜也是精瘦款,但这不妨碍陈曦跟他聊了一个小时。他健谈,也有见识。最后,Andy邀请她第二天去吃晚餐。 这是家现代风格的西餐厅,没有陈曦预想中的白色桌布,鲜花烛光,而是高高的原木桌,大多数人穿着牛仔裤,坐在高脚凳上,十分休闲。陈曦后悔自己穿得太正式,身上漂亮的连衣裙一进门就吸引了不少目光。一字领露出来的漂亮锁骨和肩膀让她很不自在,老想去把领子扯上来。陈曦变得有点拘谨,只想吃完饭赶快回家。 Andy不明白为什么陈曦突然话少了。他还是表现得很得体,并且吃完甜品后就体贴地提出送陈曦回家。 取车的路上,Andy想拉陈曦的手,结果陈曦正好抬起那只手扯领子…… Andy 尴尬地笑着问:“Why are you so serious?” 陈曦不知如何解释,只能也尴尬地笑笑。今晚她已经失去了自信,也失去了心情。 坐在车里,Andy略显无奈地微笑着朝陈曦伸出手来,陈曦握住了,但她明白 it’s over…… 没有吻别。陈曦看着车子走远,逃回了自己的小屋。 想起自己坐在那里不断扯衣领,十足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妞,她实在没勇气再见Andy。这种不自信的负面情绪让她迁怒于他,觉得是他让她浪费了很多时间回短信。再想到自己明明不喜欢Andy清瘦的样子却精心打扮赴约,结果灰头土脸,丢死了人。你没见过男人吗?陈曦骂自己。她想起David英俊的脸和宽厚的胸,给他发了个短信:有空吗? 八年的默契不容小觑,David 很快便来接她。一见面,David把陈曦吻到透不过气来。他搂着陈曦裸露的肩膀,说道:“Baby,you are so beautiful。" 裙子还是这条裙子,陈曦却不是之前的陈曦,现在,她从内到外都很放松。两人顺路去家小饭馆买了她喜欢吃的咖喱鸡饭,她无惧食客们看她的眼神,只觉得自己很迷人。 陈曦饿了,饿了的人不需要那些装腔作势的前菜,吃上一大盘扎扎实实的硬菜才是正道,那些虚头八脑吃不饱肚子的米芝莲出品基本都是耍流氓。 陈曦饿了,她的每寸肌肤都渴望爱抚,她的每个毛孔都已堵塞,必须被大力吸吮。她需要压得她喘不过气的重,也怀念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的轻。她巴不得被挤压,被撞击,被逼到无缝隙。 几个月不见,两人有点疏离,可是一旦开始亲吻,闻到彼此熟悉的气息,一切便水到渠成。 这一顿,两人吃得风卷残云,淋漓酣畅,真正是“会须一饮三百杯”般的尽兴。最后,她只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和大口的喘息。 心满意足的陈曦仰面看着天花板,脑子一片空白,她不敢也不想动弹,似乎一起身便会脑充血而亡。 David也无限满足地躺着。“Honey,你什么时候搬出来的?”David忽然问。 “一个多月前。” “搬了这么久,都没找我,一定很忙吧。你应该让我来帮你搬家啊。”David觉得颇有歉意。 陈曦亲亲他。心里很温暖。 “为什么搬了出来?” “我受够了。我想要过不一样的生活,在我老去之前。”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 “我要重新活一回。这一回,我想活得清楚明白。” “Cool, can we try?” David问。 -canadiancheese(林一木) 202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