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与枪1
白色环形无影灯下,滋。滋。滋。。。只听得到纹身专用的排针发出的声音。纹身机在皮肤上一针针游移,所到之处,颜料伴随着疼痛深入皮下, 已预约好的客人Lucas今天带着自己选好的纹身图案来到店里,茫茫帮她在电脑上转印图片,与客人反复商量决定图案的大小和位置,再用笔把图片案描成线稿。 Lucas躺在躺椅上,把胳膊伸出来,茫茫戴上一次性手套,刮毛消毒,细心比对线稿后,神情专注地在客人前臂上一针一针从下向上开始割线。 在排针“滋滋滋”的作响中,针头刺入皮肤,茫茫关切地问痛不痛, “痛。“  Lucas紧攥拳头,毫不犹豫地回答眼中闪烁的却是期待的眼神。 纹身排针在皮肤上下运动所带来的痛感,没有尝试过是永远无法知道的, 可是关于痛苦和空白,你会做怎样的选择呢? 两年前,Down town Yonge 914号的咖啡店”变成了茫茫的"玫瑰与枪“纹身工作室。 工作室位于一栋高层建筑的一楼拐角处,店的正面和左侧面都是大玻璃窗,内部开放式的空间,被透进来的自然光线照亮,浅灰色的墙壁、白桦木的地板、整洁又安静。 工作室的前半部是待客区,透明大玻璃台上摆放着介绍纹身的各种杂志,图案册,门附近的墙上贴满了手稿,黑色皮革的纹身工作台井井有条地摆在中部的工作区,工作台上色彩缤纷的纹身专用颜料,绘画笔和纹身所需工具整齐地摆放着,附近桌上也摆满大量的手稿。后部是写写画画的创作区和消毒用品房,用滑动门分隔开来,舒缓的电子音乐弥漫着整个空间。 从客厅的大玻璃窗望出去,正对熙熙攘攘的央街,街头各种文身图案移动,平静的脚步或许瞬间凌乱,路人经过Rose & Gun 时都放慢脚步,透过大玻璃窗朝里张望。 开个纹身店的想法在茫茫心中孕育了好几年,始于茫茫思索很久而终于找到的一种“追求精神意义”的表现方式。 身上的纹身是不能象商品一样买和卖的,它的精神,内涵,故事完全属于你个人; 如果后悔了要去洗或修是更难更痛的,就像人生一样,选择了基本上就没办法回头; 纹身纹的不是图案,纹的是图案背后的故事,不只纹在肌肤上,更是纹在心上; 纹身伴随你的一生,也是你唯一的陪葬品, 能在身上存在一辈子的东西应该是某种程度的信仰吧, 茫茫把纹身当作信仰的原因倒是简单, 因为没有信仰。 茫茫想要每一个纹身都有自己才懂得存在的意义。 要把父母生辰纹在身上, 因为那是一直最最想做的事情, 父母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们的手里, Father, mother ,into your hands I commit my spirit. 想在脚上纹上Vans 的logo——OFF THE WALL,  因为喜欢Vans的自由和不羁 敢于格格不入,敢于打破规则, LIVE BY THE SUN, LOVE BY THE MOON,LEFT BY THE WIND 茫茫没受过专业美术训练,只是因为开纹身工作室而去几家有名的纹身工作室做学徒,从一开始的学习握纹身枪、在硅胶皮上练习画直线、圈圈,再到后面的练习简单的纹身图案。每天两个小时,枯燥而重复的练习,一年后,师傅对茫茫说: 你对构图和色彩有很好的感觉,又很努力,进步很快,完全可以独立操作了。 就这样,“玫瑰与枪”纹身工作室成了央街的一小片独特天地。 (原创虚构短篇小说) -hotmoon(梵高的耳朵) 202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