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窗外紫槐次第开》-19

canadiancheese (木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9

向北除了一次stop sign 没停好,被警察抄牌上庭,这辈子就再也没有跟警察打交道的经验,他以为警察会问他很多问题,结果他们问的问题都是些很基本的,年轻的华裔警察看起来还严肃点,稍微年长的另一位看起来更随意。他们问向北是否有留意到艾玛这几天在院子里出入,或者有什么人在她院子里出现过,向北摇了摇头,确实,向北已经至少三天没有见到爱玛在院子里出入了。

“Alright, thanks for your information. That's all for tonight." 警察感谢市民的配合,礼貌地告辞了。送走他们,关门的时候,向北发现自己握着门把的手心里全是汗。

他瘫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一片空白。Gigi 下楼了,问他:“向北,你说警察能找到人吗?三天了,都过了黄金24小时了……” Gigi 看电视剧学了不少常识。她带着吃瓜群众特有的关心对从未谋面的邻居表示她的担忧,继续在那里自言自语:“我早就觉得这家人有点奇怪,一个夏天都没有在院子里弄过一次BBQ,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老公。咦,你说她是不是单身?是不是离婚了?” 她越说越起劲,越说越有参与感,“会不会是他老公把她绑架了?”

“够了!”向北怒吼一声。意识到自己的大嗓门,他压低了声音,凶着Gigi 说:“你不要胡说八道!不要乌鸦嘴行吗?”

Gigi 也有点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乖乖地闭上了嘴,上楼看iPad 去了。

金鱼缸里的水泵哗哗转动着,几尾鱼儿在水缸里游来游去,游来游去。向北盯着它们,想要平静自己的心和头绪。失踪三天,如果是有人刻意为之,那么真的就像Gigi 说的黄金24小时已过,艾玛的处境很危险。向北想起最近纽约华人女学生失踪一案,心里揪心的疼。至少还有人摄像头拍下了那个女生上了陌生人的车,而据警察所介绍,只是爱玛的车停在湖边,而人不见了。那一天向北和她就在那附近见过面,自己明明把她送回了家呀!向北一想到之后自己再也没有联系过艾玛,连呼吸都痛了起来……

向北的心中有无限的悔恨,忧虑和难过,还有害怕。他想第二天去警察局去自首,不对,自己跟艾玛的失踪毫无关系,怎么能说是自首,应该说是提供信息协助破案。很快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些所谓的信息除了给自己带来大麻烦,毫无用处。向北在沙发上坐了一通宵,脑子里全是各样的想法,最后头都木了。

第二天,微信上有人分享了区警察局发布的寻人启事。向北看着艾玛笑眯眯的照片,心如刀割。

他像行尸走肉般生活了两天,白天的某个时候,他接到了警局电话,说是电话公司的数据显示艾玛有和他曾经通过电话,请他去警局谈话。向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拒绝这个要求,更不知道是否有必要先请个律师。如果请律师,似乎很难不被Gigi 知道,她知道了一定会生疑…… 最后,向北决定就这么去一趟。

依然是例行公事地问一遍基本问题,怎么认识的呀,有没有共同的朋友呀…… 向北基本上都交代清楚了,只是没有主动交代自己和艾玛的感情关系。事实上,那两个星期的激情和缠绵之后,艾玛和他很少有机会能在一起,而艾玛一天到晚都很忙,很少粘着他。

在警局回来的路上,向北更清楚地意识到艾玛是真的失踪了…… 他很质疑警察的调查方式能对案件有任何的推进。一个人不见了,就这样人间蒸发,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还好好的,向北想大哭一场,却哭不出来。

向北的失魂落魄连子俊都看出来了,Gigi 也起了疑心,自从这个女邻居出事后,自己的老公就七魂不见了六魄,微信上的寻人启事她也看到了,那个女人一点都不像45岁的样子。自己在另外一个名叫“花样年华”群里看到了更多群友出于一半关心一半八卦而挖掘出来的各种关于艾玛的信息和照片,她一眼就觉得这个女人的外形气质是自己老公喜欢的类型。再想起自己带着女儿回国两个星期,向北一个人在这里指不定干了什么坏事。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越想越醋意大发,于是开始有的没的旁敲侧击阴阳怪气地敲打向北。

吃晚饭的时候,Gigi 又开始当着向北的面和子俊聊起艾玛,“这个女人的儿子比你还大耶!她和我一个朋友的老公同一栋楼上班,听说好几个房子,也不知道钱从哪里来的。” 17岁的子俊跟好多国内的年轻人一样早就耳濡目染了太多天朝的特色,他想都不想就特肯定地说:“她肯定是被人包养。”

“闭嘴!” 向北勃然大怒,一拍饭桌站了起来。他一直就不喜欢这个人小鬼大的子俊,听到他毫无凭据张嘴就给艾玛下结论,向北恨不得给他一巴。他指着子俊和艾玛指责:“你们两个能不能积点口德?人家现在生死未卜,你们还在这里胡说八道!”

护短的Gigi 本来就怀疑上了向北,这下不得了,她气愤地大声吼:“我们怎么就没口德啦?这个女人就不像个好人。”

“这个世界上就你是个好女人是吧?”

向北讽刺挖苦的语气立刻火上浇油,Gigi 火冒三丈:“嫌我不好是吧?你早就看我不顺眼是吧?”她开始一桩一桩数落向北对自己的各种漠视和挑剔,越说便越觉得自己受委屈,越说越伤心。

当着子俊的面痛数自己的老公,指控里夹杂着她自己的凭空臆想,向北不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Gigi 变得如此胡搅蛮缠。与此同时,Gigi 还不忘尽情地嘲笑向北最近的失魂落魄如丧考妣,妒火中烧的女人话语中难免尖酸刻薄。向北痛心地问:“你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毫无同情心,如此蛮不讲理,不可理喻?"

Gigi的情绪从宣泄中变得越来越亢奋,完全看不到自己老公眼中此刻的失望和痛心,她条件反射地奋起反击:“我蛮不讲理,我不可理喻,你看我不顺眼,那你还不趁早离婚?”

“离就离。”向北脱口而出。紧接着, 他一字一字地说:“我们离婚吧。” 那一刻,他是真的不想过了。

Gigi 的情绪一下子被刺激到极点,她一把抓住向北的T恤衫,歇斯底里地大哭着质问:“你早就想离了是吧?你早就想跟我离婚了是吧?”

向北面对失去理智的Gigi 无比厌恶,怒不可遏的他恨恨地甩开Gigi的手想要挣脱她,妞妞躲在表哥身后吓哭了。Gigi 一听女儿的哭声,二话不说,抓起桌上的手机就拨打911。向北扑过去抢电话,这股力一下子就把Gigi绊倒在地板上。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060774@0)
2017-9-20 -04: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窗外紫槐次第开》-19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