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暗夜随行》 - 5

canadiancheese (木木)

5

王蕾真是没心没肺,她一坐下来,便笑嘻嘻地嚷嚷:“她长得没你好看!”

我真是哭笑不得。安娜又要哭了。

王蕾看到安娜可怜兮兮的样子,意识到自己有点没顾忌到好朋友的感受,赶紧说:“我跟她聊了好久,她边给我做facial, 我边问她。她挺能说的,什么都告诉我了。她离婚了,一儿一女,女儿都大学毕业工作了。不过,她说她生孩子生得早。但肯定比你年纪大,虽然看起来保养得不错,开美容院的嘛。”

安娜崩溃了,趴在桌子上哭。我猜测她被老公出轨重创,而出轨的对象比自己老,条件比自己差对她是二度创伤!这对她不仅是感情上的背叛,更是对她自尊的践踏。

“他妈的,这种渣男你还为他哭。” 王蕾气愤地说:“离!” 王蕾特潇洒,作为一个离了婚带着两个孩子的女人,她活得很开心。离婚是她的选择,是解脱,是重生。

“她还说什么了吗?” 安娜哭了一会,抬头问道。

王蕾犹豫了一下,说:“她还提到了她男朋友,就是你老公,对她很好。她给他介绍了好多客户,她还问我有没有兴趣做投资。”

听到这句“对她很好”,安娜哭得稀里哗啦。

我有点怀疑王蕾的行动是否就像她说的成功了,“她没有怀疑你吗?”

“没有哇!” 王蕾胸有成竹地说。“她还告诉我她小孩跟她前夫住,周末才过来。”

“难怪他周末基本都在家,原来是那个女人不方便。” 安娜哭着说:“我还以为虽然他平时忙,至少周末还是和孩子在一起,心里还是有这个家的。虽然他周末都是睡到中午才起床。”

我对王蕾任务成功依旧半信半疑,但是,无论如何,她获取了不少信息— 假如这个女人说的是真话。

面对失去主张只会哭泣的安娜和“简单粗暴”的王蕾,我需要好好筹谋。

我想了想,给自己的地产律师发微信请她推荐一个好的律师,最好是西人,专打离婚官司的。我这个地产律师很给力,马上就发了一个信息过来,推荐了一个在downtown的大律师行,以犹太人律师为主,不过,她同时指出那里律师都很贵,如果没有必要,最好协议离婚。我表示感谢,最后请她不要跟我老婆提这事,是我一个朋友需要帮忙。

“安娜,无论你最后做什么决定,我觉得你都要去找个律师谈一谈。” 我没有说离婚这个词,我感觉那不是安娜想要听的……

“对,你要搞清楚他的经济状况。” 王蕾是过来人,她问:“你们有联名账号吗?”

安娜摇摇头。

“那你知道他每个月挣多少钱吗?”

安娜又摇摇头。

“我靠!” 不止是王蕾听傻了,我也傻了。这年头不掌控家庭财政大权的老婆我还没见过。

安娜看到我们的表情,她羞愧地低下了头,小声说:“我真的不知道,问他,他不告诉我。报税他报的不多。”

我和王蕾面面相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王蕾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来了一句:“你呀,真是很傻很天真。”

“可是他每个月还是给我家用的。” 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没那么傻,或者证明老公没有那么渣,安娜小声地无力地辩解着。

“你呀……” 王蕾都不知道怎么说了,我赶紧给她递了个眼色,生怕她说重话,安娜会受不了。我猜想安娜把婚姻经营得如此失败,一定有很多她无法抗拒无力改变的因素。

王蕾叹口气,问安娜:“那你想怎么办呀?”

安娜沉默不语。从一开始到现在,她从未提过离婚这两字。

我又给我的地产经纪发了几个微信,请他帮忙查那个女人住的Condo 的情况,对方很快就回复了,情况如下:一年半前起租,每月租金$1980,租客名字 Jenny Li。小店每月铺租3千。

我问王蕾:“这个女人生意情况怎么样?店有多大?客人多吗?”

“不大,就她一个人。店很小。”

“你做脸一个小时多少钱?”

王蕾噗呲一笑:“锋哥,那不叫做脸!算了,你不懂。收我$35,我再给她5块钱小费,但是我做的是基本的。还有,她说有客人约才开门,6点以后不接客人,今天是破例。还有哦,她说她不守在店里。”

我心里算了一下,这个女人孩子不跟她,再说孩子也大了,估计没有什么赡养费。房租和铺租,各项开支,按照她的这种生意状况恐怕负担不了。如此一想,安娜的老公应该和她之间是有金钱关系的。安娜很忙,中午饭都边吃边干活,我和王蕾吃饭十次她都来不了两次。想到忙忙碌碌的安娜,和这个有客人就开门没客人就休息的Jenny 一比,我很愤怒。岂有此理,这个男人连庄闲都不晓得分!

这样的男人还要了做什么!我跟王蕾一个想法,但是这句话我不能说。“安娜,你有什么打算吗?”

安娜沉默。

“你不离婚,你怕什么?” 王蕾急了。

“我怕一个人孤独终老。” 安娜小声地回答。

“不会的!你这么漂亮,人见人爱,车见车载。” 王蕾来劲儿了,兴奋地替好友憧憬未来美好的单身生活。“包你不会孤独。”

安娜一点儿都没有被好友的美好憧憬所诱惑,她闷闷不乐地说:“谁会要一个带着两个小孩的女人?好的男人不多,available 的好男人就更少了。他们不会跟我结婚的。”

我觉得安娜说的其实挺现实的。假如我单身,我一点儿都不会嫌弃安娜,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她,可是这只是假如。

“不结婚无所谓啊。” 王蕾满不在乎地说:“有好的就结,不好的就不结。”

“我没有你这么坚强,我怕一个人生活。”

“怎么是一个人呢?你不还有孩子吗?” 王蕾觉得和好友无法沟通。她不想再费口舌,干脆上洗手间去了。

我觉得我明白安娜的心思,于是趁王蕾不在,问道:“安娜,你是不是还爱你老公?”

果然被我猜中了,安娜流着泪点头。

“哎,就算是个渣,你也爱着他。” 我心里一声叹息,说道:“锋哥明白你是个痴情的女人。如果能挽回他的人能让你开心,你就顺着你的心走。但是锋哥担心你挽回了他的人,未必能挽回他的心,那样你还是会痛苦的。”

“可是孩子们会有一个完整的家。” 安娜的样子让我明白她心意已定。

“那好吧,无论你做什么决定,锋哥都会支持你。” 看着眼前这个瘦得落了形的女人,我的心愤怒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待她。

“我们计划一下你要做的事情,第一步,不管离不离婚,你都先去咨询律师,关于孩子抚养权和财产分配的问题。” 我心里担心即使安娜不提出离婚,万一她老公不回头要离呢?“然后,我们收集更多的证据,要做到不摊牌则已,一摊派他就无从抵赖。”

安娜很认真地听着。她不再流泪,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从这两天和她一起,我发现安娜虽然哭哭啼啼,但是在极端情绪下,她的直觉依然很敏锐,她一旦开始思考,好像总能找到一个前进的方向。我不想干扰她,只能在旁边静静地守候她,心里思绪乱飞,一会儿恨那个Andy 渣无底线,一会儿又嫉妒他有安娜那么爱他,一会儿又想如果安娜这么爱我我该多幸福。。。。。。

正胡思乱想,手机响了,7点半不到,老婆就开始抓人了。我不敢不听。

“你去哪里了?” 老婆那大嗓门隔着手机都震耳。

“在路上,不能听电话。” 我不想和她电话里纠缠,赶紧说完就挂了。

“锋哥,你快回去吧,有小蕾送我回家,我也可以自己走回家。” 安娜急忙催我。

正好王蕾也从洗手间回来了,跟她打个招呼,我匆匆往家赶。

一路上小心翼翼地飞车,生怕周围有警察。我感叹自己和安娜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已经感到了来自老婆的压力,难以想象Andy 是如何做到瞒着安娜外头另有一头家长达两三年。也许是安娜的单纯善良和信任给了他机会,但是他的人品够渣这是毋庸置疑的,我为安娜的未来感到无比担忧,更恨自己无能为力……

天色已晚,暗夜中,我的车飞行在高速路上,前方看不到尽头。我仿佛看到此时的安娜行走在暗夜当中,瘦瘦的她孤孤单单无依无靠,不晓得黎明何时到来,我握紧拳头暗暗发誓要如影随形,陪着她走出黑暗。对于未来,我毫无奢望,唯愿她幸福。

(谢谢阅读。未完待续)







 

 

(#11108917@0)
2017-10-12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暗夜随行》 - 5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