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暗夜随行》 - 6

canadiancheese (木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6.

转眼又是枫叶红的季节,往年我都会带着家人去hirking,但是今年的叶子应该比较逊色,我决定就留在家里,我感觉自己的头痛开始较往年更频繁发作,整个人也没有以前那么精力旺盛,难道我就这样进入人生的秋季了吗?

安娜这两天没有找我,她简单地汇报了一下见律师的情况,律师一个小时收费六百块加税。安娜去之前给我发了一封邮件,附上一份她准备要问的问题,包括财产明细,她显然做了很多功课。但是她对于Andy 的财务状况依然一无所知,因此我预测如果离婚,安娜会是人财两空,事实证明我的预测基本准确,尽管安娜的房子是她付的首期,而且多年来都是她独立供贷款,作为婚房,Andy 都可以分走一半。安娜的收入全是实打实地走T4,按照报税的情况来看,安娜也拿不到赡养费。这就是加拿大对于“弱者”的保护。律师提到了安娜可以向法庭提供Andy 日常的开支,以此证明Andy 收入远远不止这些,但法庭是否采用并不确定。我认为Andy 税务上存在很大问题,但是那涉及到Criminal, 安娜即使想到了怎么对付他,她也不会采用。

我给安娜订购的东西收到了,趁着午饭时间,我要把东西交给她。

拉面店里,, 安娜很努力地低头吃着面条,我留意到她额头美人尖的位置有一根头发变灰了。初相识时的安娜在我眼里还像个小女生一样,今日变得如此憔悴,我见犹怜。

“安娜,这个你一定要小心,不要让他发现。” 我叮嘱安娜要小心行事。

她点点头。

“这个有两个,你每天换一个,把文件上传到dropbox, 锋哥会帮你做处理。还有这个,你把手机给我,我帮你装一个App,我先放在我的车里,晚上我开车来接你,我们看看是不是能实时追踪,是否准确。”

“谢谢锋哥。” 安娜感激地说。

“但是你要答应我,无论你听到什么,看到他去了哪里,你都要冷静。我们现在还没有要摊牌。对不对?”

“哦。”

“我从管理处租了一个车位,这里是那栋楼的卡,如果有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以不通过保安进出那栋楼。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要自己去找他们。”

“好。”

“还有,安娜,你要振作一点。” 我问她:“锋哥带你去运动好不好?运动可以让人心情愉悦。”

“好。” 我说什么安娜都说好,我知道她并不是敷衍我,虽然我不知道她的信任是只对我,还是天性使然,也许都是吧。我一厢情愿地认为安娜对我有一种特别的信任,这样的想法让我心里有一丝丝甜蜜的感觉。

上学的时候,我因为不想因个子瘦小被人欺负,正儿八经拜了师父学功夫,一练就是二十年。有了女儿后,忙起来我很少练武,六块腹肌也悄悄不见了,现在是时候重新开始动起来。老婆上班晚,我正好可以利用早上的时间带安娜去运动。安娜的老公不用朝九晚五,所以她应该早上也能安排时间。

“我早上来接你好么?你想跑步也好,健身也好,游泳也好。” 我有点兴奋了。

“我不会游泳。” 安娜说。

“我教你。”

“我怕水。”

“有锋哥在呀。” 我感觉到了安娜的不安,连忙改口:“那我们可以跑跑步。”

“好。”

安娜好像情绪好了一点,表情放松了的她还是那么美, 让我忍不住看了又看。现在, 很多时候,她总是盯着某个东西出神,不再像以前那样无论说什么,都是很礼貌地看着对方的眼睛,有时候她的眼神单纯真诚得让我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下了班,接上安娜,我们开始了测试。这小玩意儿还真准,除了有一分钟的延迟。然后我们又测试了另外的两个物件,发现除了噪音干扰,也算是能实现它的功能。

我打开音乐,许巍的北京演唱会是我常听的,没想到安娜也很喜欢许巍。我们聊音乐,自然而然地聊到了过去。安娜的童年和我很相似,我们都曾经很小就被父母送到乡下的外公外婆家生活,即使上学后回到父母身边也觉得和父母很疏离。我是男的,童年的生活对我的影响不算很大。可是,敏感的安娜却始终无法摆脱那种不被父母爱的阴影。 没有安全感的她学会了察言观色,讨好父母。原生家庭给安娜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比如心甘情愿地委屈自己来取悦别人,比如没有自信接受优秀男人的追求,最后嫁给一个比自己年纪大很多的人,按照安娜的说法是”我以为他年纪比我大那么多,一定不会背叛我。”

在我眼里,安娜是一块美玉,甘心淹没在砂石瓦砾中。父母不关爱的孩子不知道自己的好,老公不疼惜的女人不相信自己的美, 我希望有一天唤醒安娜对自我的认知。

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一会儿就快到安娜家了。她请我把她放在路边,我猜想她不希望Andy 看到我送她回家。

接下来的每一天,我都在Dropbox 里收到安娜的文件,每天晚上,我都要对那些音频进行处理,只留下对安娜有用的。Andy 的跑车加了特殊的装置,引擎的轰鸣声让我听一会儿就头痛, 但我知道我的痛和安娜听到Andy 和情人Jenny之间的对话的痛相比不值一提。

从那些对话可以确定, 正像我猜测的一样,王蕾的行动失败了一半,Jenny显然怀疑到了王蕾是安娜派来的探子。并且我那天按门铃的时候,Jenny 的儿子正好在房间里,他只是因为妈妈事先的叮嘱所以没有开门。看来从安娜听到Andy 打来的那三个电话开始,Andy 就已经早有警惕。

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在电话里和小三互相提醒互相猜测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两人怀疑是Nancy,安娜并不清楚Andy 请来帮忙接孩子的Nancy是Jenny 的闺蜜。Jenny 说自己怀疑Nancy,是因为Nancy 看见Andy 给Jenny 的新奔驰时跟她开玩笑,说“你老公仔对你真好。” 语气有点酸溜溜的。此刻, 我想起安娜每天披星戴月赶公交车,想起她那辆6千块钱买的二手车,好像冬天暖气不好,安娜还裹着毛毯开过几天, 我真想用我的拳头狠狠地揍他一顿。

后来的音频里,Jenny 埋冤Andy 最近不回爱巢,Andy 说安娜总拿孩子要挟他,自己投鼠忌器,只能暂时不去她那里,然后两人尽情地诉说对彼此的思念。

中间有一次,应该是中午,Andy 让Jenny 给他送一份文件,说是在楼下等,Jenny 撒娇说他必须上楼来取,然后说自己肚子好饿,想要吃Andy,哪怕半小时也好。两人露骨的情色对话让我非常担心安娜听到会崩溃。

安娜每天除了发文件,在微信里感谢我,不再和我有其它联系。我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王蕾也没有她的消息。

大约这样过了一个月,我收到了安娜的微信,她问我会不会因为我老婆工作的原因也了解保险赔偿的事情, 我追问她具体想了解什么,她支支吾吾半天,最后问我买了保险,多长时间后自杀保险公司会按正常case赔偿。我被她吓坏了, 马上给领导发了封邮件说家里有紧急情况,赶去找安娜。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110786@0)
2017-10-13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暗夜随行》 - 6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