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救人便是救自己 (5 - 6)

cc-pc (I am nobody)

(5)

位于城市西北的大卫邓拉普天文台是迈克带领孩子们了解太空的第一站。迈克告诉孩子们这里有一个74英尺的反射望远镜,它是世界上第二大的天文望远镜,同时也是加拿大国内最大的望远镜。迈克带孩子参加了好几次那里举办的活动,如星星谈、家庭活动,参观天文台、听专家讲座。

天文望远镜架在草坪上,朝着黝黑的天空,那里有一轮满月,刚从云层里探出身子,月亮周遭一圈银辉。一架望远镜前,昏暗中有三个人影。迈克站在望远镜前,眯着眼,透过望远镜看着夜空,大卫站在他身边等着。 “快点,让我看看。”大卫不耐烦地说。

迈克直起身子,让到一旁,大卫凑近望远镜,眼睛贴在了望远镜上。

迈克在旁边满足地看着这一幕。他的梦想几近成真。这才没多久,大卫明显融合进了这个家,他不再用挑衅的目光看迈克,他换上了迈克新买的T恤、卡其布短裤,脚上了穿着新买的鞋子。他让大卫看到了星空,他正引领着大卫穿过那狭窄的通道,他要让大卫看到广阔的世界,他相信在他的指引下,这么聪明的大卫绝对会有出息的。

小杰坐在不远处的草地上,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扯着草,似乎对望远镜提不起兴致。他看上去离迈克好远,远到迈克可以用望远镜来看。自从上次迈克狠狠教训过小杰后,效果挺明显,小杰对大卫再也没有不友好的举动,只是越加沉默。

每天早上,迈克把他们送到社区中心的游泳夏令营去,为他们准备好一模一样的中饭,多数时候是自制的三明治或汉堡外加饮料水果。社区中心离家很近,下午便让他们自己回家。晚上吃完晚饭后,迈克会带上两个孩子去附近的公园里,找个地方玩玩棒球,练习投球接球,偶尔也会带他们去看电影。总之,迈克尽量安排各种活动,免得大卫觉得无聊。迈克下班回家,总是发现他俩在自己的房间各干各的,互不来往,互不干涉。去球场时,两人跟在他背后,面无表情,沉默不语。迈克想,没有争吵打架,他就谢天谢地了。

发现小杰坐在离他俩那么远的草地上,迈克说:“小杰,过来看看星空,很美很壮观的。” 小杰心不在焉地抬起头扫了一眼大卫,没有动。儿子对任何知识没有一点兴趣的样子,让迈克失望加恼火,他真希望自己的儿子聪明、爱学习,积极、乐观。大卫就不一样。大卫对在工作人员的讲解下看天文望远镜,观测各种行星挺有兴致。这两天下班回家迈克发现大卫一直在看那套百科全书,大卫正在学习迈克希望他学的东西,别看他表面上什么也不在乎,实际上他对这些天文宇宙知识很有兴趣。大卫可骗不了他,想到大卫在按着他指引的方向走,迈克欣慰地笑了。助人为乐,救人就是救自己,不是吗?他欣慰地笑了。

开车回家的路上,迈克看着车窗外明亮的月亮,心情愉快地说“没准等你们长大后,人类都开始往月亮火星上移民了。”

“哇,住在天上。”大卫吹了声口哨。

“没错,住在月亮上。”迈克说,“你,大卫,只要努力,完全可以当个宇航员。”

大卫的眼睛深处有什么东西闪了闪,本来快活的他阴郁下来。“我活着时是不会去月亮上的,我不会,”他说,“而我死后,我会下地狱。”

又来了,迈克想,又是那一套魔鬼、地狱之类的鬼话。这孩子怎么回事?

“你们要是移民去了月亮,可别忘了把我也移过去哦。”迈克开玩笑说,处理这类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开点小玩笑,绕过去。“我们都能看到月亮,我们知道月亮就在那里,可是没有人能证明天堂地狱的存在。”

“圣经就是证据,”大卫不屑地说。“如果你死后去了地狱,地狱之火会焚烧你,洗清你的罪恶。那些说世上没有地狱的人,是在与上帝作对。死人会受到审判,邪恶的人会受到诅咒。被地狱之火焚烧时,他们会痛得死去活来,哭都没用。” 大卫接着说,“而且那里一团漆黑,没有一丝光亮。撒旦统治着地狱。”

大卫对坐在旁边的小杰说。 “你妈妈死了,她肯定也受到过审判。”小杰的嘴巴张开了,他空洞的眼神里有光聚集起来。

小杰身子前倾靠向车前排的驾驶座,问迈克:“妈妈在那儿吗?”他大声说。“她在那里被火烧吗?她身上全是火吗?”

“噢,天啊,”迈克低声说。“没有,没有。”他说,“她怎么会在那里。大卫说的不对。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地狱,你妈妈只是不在了,她也没有不快乐。她只是不在了。”如果妻子死后,他告诉儿子说妻子上了天堂,有一天他会在那里再次见到妈妈,那么他现在会好应付点。可惜迈克不信教,他不允许自己欺骗儿子。现在他只觉得自己的言语那么苍白。

小杰的脸皱起来像要哭,两只手绞在一起。

“听着,”迈克扭过头看一眼小杰,“你妈妈活在我们心中,如果你像她一样优秀一样热心助人,她就会一直活在你身上。”

孩子那苍白的脸色,那空洞惊恐的眼神都表露出怀疑和不信。

迈克的同情心瞬间转成厌恶。这孩子宁愿让他妈妈生活在地狱也不要相信她就是不存在了。“你懂吗?”他说,“你妈她就是不存在了,死了就是没了,没了就是没了。” 他的语气柔和下来,“我只能这么对你说,因为这是事实。”

儿子并没有嚎啕大哭,他只是靠回座位,转向大卫,扯了扯大卫的袖子。“我妈妈真的在地狱吗?”他说,“她在地狱被烈火烧吗?”

大卫眼神闪烁。“这个嘛,”他说,“如果她是个坏人,那她就在地狱。她是个坏女人吗?”

“你妈不是坏女人,”迈克打断他们的谈话,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开着一辆没有刹车的车。“我们别再说这种傻话了,想想刚才在天文台看的那些星星,小杰,你看看左边的天上,那里好像能是北斗七星,看到没?”

“她相信耶稣吗?”大卫继续问。

小杰大脑一片空白。隔了一秒,他说,“是的,她信。”他知道必须这么回答才行。“她一直都信耶稣的。”

“她不信。”迈克说。

“她信的!”小杰着急起来。“妈妈带我去过教堂。我知道她信的。”

“那是去学英语。”迈克嘟囔着说。

大卫没理他,对小杰说,“那么她得救了。”

小杰看上去更加迷惑了。“那她在哪里?”他问,“妈妈现在在哪里?”

“在很高很远的地方,”大卫说。

“那是哪儿?”小杰喘着气。

“在天上什么地方,”大卫说,“你得死了才能去的地方。宇宙飞船可带你去不了那里。你得死了才能去。”大卫的眼睛里闪着光,一束窄窄的光,却稳定地指向它的目标。

“人类已经登上了月球,”迈克冷冷地说,“你却还在说地狱,这太可笑了。”

“那我死后,我会去地狱还是去妈妈在的地方?”小杰仿佛没有听到爸爸的话,还在追问。

“那要看你的审判结果了,”大卫说,“如果你有罪,那么你只能去地狱……”

迈克陡然地停下车,松了口气, “到了,”他说,“我们到家了。下车吧,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洗完澡就睡觉。”

进家门时,迈克听到身后大卫在小声地对小杰说,“我明天再告诉你,小杰,等他不在家的时候。”这耳语大得足够迈克听到。

 

(6)

连着好多天迈克下班回家后,惊奇地发现两孩子肩并肩坐在沙发一起看IPAD,或者一人一本书津津有味地看着。很快就到看日全食的日子了。前一天晚上,迈克带着两个孩子上网查看有关日全食的知识,并给他俩一个任务,搜索最简便的日全食观测镜的做法,然后做三副观测镜。小杰和大卫各找了一个,为了鼓励大卫,迈克选用了大卫的方法,三人一起动手用饼干纸盒、锡箔纸、白纸做了三个简易观测盒。


第二天,他们特意去附近小公园的一块空草坪上观测日食。往小公园走去的路上,两人还在窃窃私语。他俩落在迈克后面,迈克回头看见大卫的手搭在小杰肩膀上,嘴巴凑近小杰的耳朵,还在说着什么。而小杰的脸上则一副开心的表情,自信满满的样子。迈克宽慰地笑了,两个孩子总算开始亲近起来。小杰一个孩子也怪孤单的,有个伴,挺好。迈克扭头看一眼儿子那全神贯注的脸,为什么要骗他呢?世上本没有天堂地狱,所谓天堂、地狱不过是用来欺骗那些无知的人的,他可不能昧着良心告诉儿子他的妈妈在天堂。

迈克手拿着一个自制的观测镜,很快活地问,“嘿,你们俩这几天怎么不理我?你们今天干什么了?”

“大卫一直在跟我说……”小杰抬起头准备告诉迈克。

大卫用胳膊肘捅了捅小杰。“我们什么也没干,游泳、看书、看看IPAD。”他说。迈克总觉得他的脸看不清,仿佛蒙上一层雾,透过那层雾,迈克似乎看到了一丝得意。迈克有种感觉,大卫是在像他挑战,他能操纵小杰,而迈克却操纵不了他。

小杰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迈克有点不快,但他没说什么。这时候,草坪上好多人也在看日全食,他们也举起了观测盒。

“你们知道吗,在中国古时候,人们把日食说成天狗吞日。”看了许多有关日食的科学介绍后,迈克想给他们说点好玩的。

小杰问,“是说天上有狗,它把太阳吃了?”

迈克还未开口,大卫在一旁说,“根本没有什么天狗,是撒旦发怒了,灾难和毁灭将要降临人间。”

“大卫,听我说,”迈克看到大卫又提起魔鬼便不耐烦,“世上没有上帝、没有魔鬼、没有神仙,科学知识早已证明了这一切。”

大卫没有理会迈克的话,继续对小杰说。“你看那太阳,人们现在不能以肉眼直视太阳,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小杰问。

“那是地狱之火在太阳上燃烧,因为撒旦占领了太阳!”大卫兴奋地说。“你要胆敢直视太阳,魔鬼便会让你的眼睛受伤,甚至瞎掉。”

小杰显出害怕的神情,“那怎么办?”

“行了,大卫,我们不是已经知道日食形成的原因了吗?” 太离谱了,迈克不想让大卫再继续说下去, “我想你们都知道,是太阳、地球、月亮三个星体的运行轨迹重合造成的,科学知识已做出了最好的解释。”

“切——”大卫表示不同意,为了不再出现上次那种不可收拾的局面,迈克抢在大卫开口前说:“好了,日全食看过了,我们想想以后干点什么好玩的吧。”

晚上在自己房间处理完一些事情后,迈克出来看看孩子们在干什么,却发现两个房间都没人。倒是阁楼上透出一丝亮光,阁楼几乎从没人去。迈克推开阁楼门,里面灰尘满地、墙角处挂着蜘蛛网,一只灯泡泛出昏黄暗淡的光。阁楼窗户打开了,小杰一个人正出神地靠着窗口望着天上,根本没有发现迈克进来了。

“大卫在哪儿?”迈克问道。小杰没回答也没动。

“小杰,大卫在哪儿?”迈克更大声地问道。

“不知道。”小杰说,扭过头看自己的父亲。

“不知道?”迈克说。“吃完饭你们不是一起上楼的吗?”

“他说看书看烦了,他要出去找点刺激的玩。”

“哦。”迈克不高兴地哦了一声。

“爸爸,你能给我买副天文望远镜吗?”小杰央求迈克。“我想看天上的星星、月亮。”

迈克敷衍着说,“行啊,以后再说吧。”他心里记挂着不知大卫在哪里,转身下了阁楼。在各房间看了一遍,连地下室也没漏过,大卫不在家。迈克来到起居室,在沙发上坐下来。这些天在这个男孩身上找到的一点成就感,此刻被大卫的突然消失弄得荡然无存。待会儿,等大卫回来,有些事需要好好谈谈,比如:只要你住在我家,晚上就不能不打招呼擅自出去,懂吗?

我才不要住在这里呢。住在这里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不行,他不能这么说。没错,他应该态度强硬,但不能这样说,这样只会令大卫更反感。他觉得自己这么多的努力并没有起到成效。也许自己对大卫太好,太过牵就?大卫这么好的底子,如果能领他走上正途,实现在小杰身上实现不了的愿望,那会是多大成就。也许有点亏欠小杰,可是,做人不能那么自私,帮助救治一个失足少年,那才是他活菩萨该干的事。迈克拿起晚报准备边看边等。和蔼、耐心是必须的,他一直在这样做,不过不够强硬。他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大卫不会尊重他的,除非他态度强硬,向大卫展示他的决心。

约莫十点半左右,大卫回来了。迈克替他开门时,强压住不满问:“你去哪里了?我出门找了一圈没看到你,都准备报警了。”

大卫笑笑,知道迈克不高兴,只说,“就在后街的小公园里玩。”

“你一个人?”迈克不相信他的话,但不好多说,只道:“下次你不管干什么,一定要先告诉我一声。”

大卫自顾自上楼,没答理他。迈克想到自己刚才的决心,又重重加了一句:“你听到了吗?”

只听得大卫在关门前含混的应了声“嗯”。

第二天早上迈克出门上班,刚打开车库门,就见邻居山姆走过来,跟他打招呼:“早上好,迈克,你听说了吗?”

“什么事?”

“昨晚有人在后街转角的那户人家的车和车库门上涂鸦,写上‘下地狱’、‘烈火’等字样,还画了骷髅头。今天早上他们报了警,警察说未清楚动机之前暂时不会将这事列为仇恨事件。”

怪不得一大早听到警笛声,听到山姆这么说,迈克心里不由一紧,不知怎么这些话让他想到大卫,大卫昨晚也说去后街那边的公园玩……迈克一整天上班心神不宁,急着回家问清楚。好不容易忍到下班回家,在餐桌上,他看着正在埋头吃饭的大卫问:“大卫,你昨晚去哪儿了?”

大卫头也没抬,“就在后街那边的小公园里玩。”

“就你一个人?玩什么?公园里有什么好玩的?”迈克抛出一连串问题。

大卫抬起头,挑衅地笑望着他。“怎么啦?”

“后街转角那家人的车库和汽车被人涂上……”

“你觉得是我干的?”大卫打断他的话。

迈克咳了一声,表情极为不自然,“据说写的是‘下地狱’、‘烈火’,还画着骷髅头。你总提起地狱……”

“所以你觉得那是我干的?”大卫满面通红,愤怒到极点。“有谁证明是我干的吗?”

然而,此时迈克想的是,大卫有过这种前科,如果真是大卫干的,那么他应该承担责任。

“你昨晚一个人出去了……”

“我是从那里经过,”大卫的声音里并没有自信。听到大卫这么说,迈克直觉真是大卫干的。他的脸色更难看了,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这段时间他这么努力,他尽心尽意帮大卫,为他添置新衣新鞋、为他买书、参加天文台的活动、看日全食,一心扑在他身上,希望他学好。可是,这才好了没有几天,他便旧病复发,让迈克渴望的成就感顿时化为泡影。

“如果是你干的,我愿意带你去那家人那儿说明情况并赔礼道歉。”

“你还说你信任我,你还说我们是一家人。都是假的!”大卫恨恨地说。

迈克的怒火腾地冒起来。“我是说过,” 迈克说。“但是,如果是你做的,你就该承认,并想办法补救。”他真的很难过,他的努力不该得到这样的回报。大卫没再说话,只是腾地站起身,饭也不吃了。上楼前,大卫看了一眼迈克,眼里满满都是恨。迈克也没了胃口,他坐到沙发上,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对自己说要冷静,要宽容。大卫毕竟刚来不到一个月,坏毛病一下改不过来也是正常。就让他在房间冷静一下,反省自己也好,不要觉得他人的善心都是理所当然的。

第二天,在办公室,迈克抽空给杰克逊先生打了个电话,聊了聊,也算是这一个多月来的汇报。杰克逊先生着实夸奖了一顿迈克,说他是大好人,热情善良,现在像迈克这样乐于助人的人越来越少。迈克好不容易等到一个间歇,吞吞吐吐问杰克逊先生:“那个,你熟悉大卫以前的家庭状况吗?他似乎是个虔诚的教徒?”

“啊?”杰克逊先生没想到迈克问这种问题。“哦,我们并没有这方面的特别记录,但是据我所知,他爷爷倒可能是。他爷爷在上个世纪 70年代因基督教牧师身份,受中国政府政治迫害而申请难民来到的加拿大。大卫跟爷爷一起生活过八年,影响多少是有一些的。”杰克逊先生隔着电话似乎都感受到迈克的困惑。“但是,以我跟大卫有限的接触看,他在这方面表现并不明显。”

迈克听了没有再问什么,倒是杰克逊先生关心地问:“他的信仰令你困扰吗?”

“哦,没有,没有,一切都好。谢谢”迈克匆匆结束了谈话。

接下来几天,大卫都没有理他,迈克说什么也仿佛没听见。晚上带两个孩子去球场玩棒球,在路上遇到山姆在跟另一个邻居说话。他们走过时,迈克听到山姆的话尾。“这年月,我们这儿也越来越不安全了。

“嘿,山姆,你好,汤姆。你们在聊什么呢?”

山姆一把扯住迈克,“你听说了吗?警察好像抓到了那个在车库上乱涂乱画的家伙。”

“哦?”迈克不禁一哆嗦,忍不住看了一眼身后在大卫,不知道他听到了没有。“是谁干的?”

“是附近一家穆斯林难民的孩子干的。”

“不可能!”迈克叫道。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反应那么大。“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得了,活菩萨,”山姆一挥手,不满地说,“我知道你支持难民政策,但是警察都抓到人了,你为什么还要为他们辩护?”

迈克嗫嚅着,说不出话。到了球场,他完全没有心思扔球,最后干脆让大卫小杰一个投一个接。他站在一旁,心里盘算着等会儿如何跟大卫解释。回到家,迈克不知道说什么做什么才能弥补自己的错。他走进大卫房间,因为热也因为羞愧他满脸通红。大卫还没睡,此时正坐在床上翻着书,迈克在床尾坐下。

大卫抬头瞟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又低头看书去了。

迈克懊悔不已,为自己所做的蠢事。回想那天晚饭时说的话,太丑陋了。他自己搞砸了一切,就在大卫即将接受他时,他把大卫推开了。“大卫,”他说。“我很抱歉,我错怪了你。你是无辜的。”

大卫还在低头看书。

“对不起。”

大卫把手指伸到嘴里舔了一下,用湿指头翻着书页。

迈克继续说,“我是个笨蛋,大卫。”他羞愧地低下头,在大卫身边坐下来。

大卫耸耸肩,总算抬起脸来,他撇撇嘴,还是没说话。

“你能原谅我这一次吗?就这一次。”迈克说,“不会再有了。”

大卫看着他,眼神明亮却并不友好。“我不会记在心上的。”他说,“可是我希望你别忘了。”他朝迈克挥挥手说,“我要睡觉了。”迈克立刻跳起来,出去了,仿佛大卫是主人,而他不过是一条听话的狗。

此后,迈克付出加倍的努力,想重新赢得大卫的心。自从大卫对天文太空不感兴趣后,他甚至突发奇想,如果大卫对无限大不再感兴趣,要么就再试试无限小?他买来显微镜,外加一些切片。大卫头一两天还行,第三天就没了兴趣,懒得再去摆弄那台显微镜了。他只是坐在沙发上看买来的百科全书,一本一本,读得津津有味。那读书的劲头,仿佛他在狼吞虎咽地吃东西,全然不管好不好吃,只是那么一股脑地吞下去。吞下去,嚼烂,再吐出来。迈克看着大卫蜷缩在沙发上如饥似渴地看书非常开心,这么看了几天后,迈克的信心开始恢复,他觉得总有一天,大卫会感激他为他做的一切的。

(#11113698@0)
2017-10-15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下雨天,我来贴篇自己写的小说。无关风月,有点creepy,欢迎提意见。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