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3)

cc-pc (I am nobody)

外面好冷,人行道两边堆着肮脏的积雪。因为圣诞新年假期的缘故,商店橱窗里灯火通明,各种奇装异服,竭尽所能地标新立异,想要吸引行人的眼球,去到店里消费。虽然已是夜里十一点了,街上仍有不少行人,大多是年轻男女,或成群结队笑闹着,或两两情侣搂抱着从他身边走过。去哪里呢?他决定跟着人群走,去Nathan Phillips广场参加新年倒数,去看跨年夜的烟花表演。街上霓虹闪烁,灯红酒绿,红男绿女,人人喜气洋洋,仿佛人生不知忧愁二字何意。

等他走到Nathan Phillips广场,那里已是里三层外三层,人群密不透风地围住了整个广场,有人在舞台上表演歌唱,唱的是什么,冯天强一句也听不清,但看着周围的人跟着扭动着,气氛很是热烈。多伦多的冬夜,寒气浸骨,冯天强冷得缩起脖子,站了多久不记得了。终于台上主持人拿着话筒开始倒数,身边的人跟着在大喊,或大吼,数到最后一下,嘭的一声,天上绽放出绚丽的烟花,嘭、嘭、嘭,不知道响了多少下,前一朵烟花尚未彻底消失尚在留连之际,更大、更美的新烟花又绽放了,五彩斑斓,美不胜收,不可触及且转瞬即逝,冯天强看得呆了。然而似乎只有他一人在观赏,前后左右都是情侣都在接吻,无暇顾及。

烟花在黑暗夜空里逐渐湮灭,周围的人开始陆续散去。现在是新的一年了,他打算干嘛,接下来去哪里?冯天强只是不想回去,不想一个人待在那个地下室。于是他走上皇后街,再转到YONGE街,再走上学院街,今晚整个城市似乎都不想睡去,依旧行人如织,街两边的各种店铺依旧灯火通明,咖啡馆、饭店里食客满座。冯天强在街上梦游般走着,多伦多的夜晚如此热闹非凡,而他以前的人生似乎与此无关。他一路走过去,这是公爵酒吧,这是狐狸酒吧,街那边是剧院酒店。冯天强头痛无比,加上天寒地冻的,身体有点哆嗦起来。这时他突然走进一股热气里,原来是一间酒吧大门忽然洞开,一群男女笑闹着走出来,边走边商量接下来去哪家酒吧再happy去。里面的暖气随之涌出,笑声歌声直扑到冯天强脸上。冯天强停下脚步,抬头看着霓虹招牌,原来这里是圣徒爵士酒吧。他迟疑片刻,像是打定主意,毅然走了进去。他今晚就是出来寻开心的,不是吗?

酒吧里光线暗淡,人头攒动,人声鼎沸。中间是小小的舞池,入口处的对面是个表演台,一支乐队在表演, 黑人爵士女歌手扭动肥胖但灵活的腰肢,两手在空中舞动,张着血盆大口,浑厚的声音唱着《Fly me to the moon》,有几对男女在舞池里随着歌声慢慢摇着。旁边一圈坐位,基本座无虚席。吧台前也挤满了人。男人们高声谈笑,女人们浓妆艳抹,人人都忙着往嘴里灌酒买醉,想来醉生梦死也不外如此。酒味、烟味、香水味,空气浑浊,让刚从外面清冽空气中进来的冯天强连打了好个喷嚏。冯天强挤到吧台前,问调酒师要了杯威士忌加冰,他喜欢看老式矮玻璃杯中琥珀色的波旁威士忌冲刷在岩石般的冰块上。冯天强倚在吧台边,喝着酒,看着整个酒吧。

酒吧里人群分成三种,一种是成群结队的一伙人围成一桌,桌上摆着无数瓶啤酒,还有些空瓶倒在桌上,他们喧笑嘻闹,显然是来取乐的。一种是恋人,音乐声响起便搂在舞池里去了,两具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恨不得能嵌进对方身体里去。还有一种便是像冯天强这样的失意孤身人士,形单影只坐在吧台边的高脚凳上不吭声,猛灌酒。冯天强右手边便是这样一个中年人,他靠着吧台坐着,冯天强就看着他喝掉五六杯伏特加,不知在冯天强来之前已喝了多少,喝完等下杯的间隙时便发呆,不知在想什么。没多久就见那人趴在吧台上不醒人事了。周遭的人见怪不怪,没人理会。想来不用多久,他会醒来,再接着喝。

不知不觉间,冯天强已灌下去三杯,太阳穴处突突地跳着,头还是那么痛,酒精并不能麻醉他的痛,只让兴奋的他心也跟着突突地跳起来。这时,他左手边挤进来一个中国女人,现在的多伦多很多中国人,在酒吧里碰见也不觉稀奇。这个女人穿着紧身包臀黑裙,裙子短得齐着大腿根,左胸前别了一朵大大的银色玫瑰胸针,舞池的镭色灯光扫过来时,那朵玫瑰甚是晃眼。她朝冯天强抛了个媚眼说,

“先生怎么一个人?”

冯天强愣愣看着她,没回答。

“新年夜,一个人寂寞喝闷酒?给我买杯酒好不好,让我来陪陪你。”

冯天强傻傻地问,“你要喝什么?”

她朝冯天强一笑,向调酒师打个响指道,“来一杯Manhattan。” 等酒来了后,抿了一大口,她才问冯天强,

“你是中国人?”

冯天强点点头。

“我叫苏菲,你呢?”

“冯天强。”

冯天强立即感到亲切了些,哪怕这只是个酒吧女。

“你来加拿大多久了?”

“六年。”

“移民还是来读书的?”

冯天强没有回答,苏菲大约也觉得查户口般的盘问没意思,遂朝冯天强一笑道,“我知道,新年夜太寂寞,来这里找点开心嘛,是不是?”说完还挤挤眼,心领神会的样子。在吧台一溜灯光的照射下,看得出苏菲脸上扑了厚厚的粉,蓝黑色的眼圈画得那么夸张,让人怀疑是被打成那样的。染成酒红色的大卷发披散在肩上,腥红的嘴唇张开露出有点黄的牙齿。冯天强看不出她的年纪,但直觉她不年轻了。

这时乐队唱起《My Funny Valentine》。苏菲来劲了,“我们去跳舞吧。” 她挽起冯天强的胳膊,不容他反对,便拖着冯天强下了舞池。

冯天强多年没有跳舞了,早年在大学里他可是舞林高手。他轻轻搂着苏菲的腰,跟着节奏慢慢变换着脚步。头还是一扯一扯地继续在痛,镭色灯光打在舞池里跳舞的人身上,一圈一圈移过来又移过去。冯天强头晕得厉害,他无意识地把苏菲搂紧了,慢慢地头也倚在她肩上,怀里女人软软的身子让他感觉有了支撑。苏菲头发香香的,怎么是那么熟悉的香味?是王琴常用的洗发水吗?

冯天强糊涂了,仿佛这是以前大学的舞厅,他怀里的人儿是王琴。

“小琴,你该等等我的。”

“哈?”

“小琴,我知道你怪我……”

“你在说什么?”苏菲离开他的怀抱,抬头看着他。

冯天强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有多少心里话想对人说,好不容易见着了王琴,他要将这么些年来闷在心里的苦倒出来。他一把重又将苏菲搂在怀里,一只手还抚着苏菲的头发,继续说道,

“小琴,你还记得那年我们学校请了美国加州大学著名教授来演讲吗?我们一起去听的,记得吗?我看着那个教授,西装格履,金丝眼镜,在台上风度翩翩,侃侃而谈。那时我就想将来要像他一样……”

冯天强说到此处搂得苏菲更紧了,紧到苏菲受不了,挣脱出来 ,停下脚步。“冯天强,你喝醉了吧,谁是小琴?你女朋友?”

这时,歌曲换成了Mas Que Nada,欢快起来,更多的人涌进舞池。冯天强愣了一下,那朵银玫瑰让镭色灯光照成透明,好刺眼。他回过神来,这不是大学舞厅,这是多伦多。他没说话,也不想再跳舞,回到吧台前,又买了两杯酒,将Manhattan递给仍旧跟着他的苏菲。

趴在吧台上的醉汉突然醒过来,许是音乐声人群吆喝声吵醒了他,他问了句“我的酒呢?” 又趴着睡了过去,看来不到酒吧打烊不会醒了。

苏菲凑到冯天强跟前,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说,

“你怎么啦?被人抛弃了伤心来买醉?”

冯天强没有说话。

“得了吧。”如果冯天强没有看错听错的话,他从这句话里听出了轻蔑之意,抬头看苏菲,眼里也是轻蔑。

“你一个大男人,这样太矫情了点——”苏菲点了支烟,吸了一口,见冯天强呆呆愣愣的,又朝他嫣然一笑,说,“莫太认真,今朝有酒今朝醉,来我们干了这一杯!”她仰头把酒一饮而尽。

“怎么,我说的让你不高兴了?”她喝完酒依偎过来,搂住冯天强的胳膊,撒娇地似地摇摇他问道。“别像个学生样。”

“我不再是学生了。我终于要工作了!”冯天强突然喊了出来,他记起自己是出来寻开心的,今天他很高兴!

“大喜事啊!恭喜你!干嘛弄得自己这么失魂落魄的?走,我们接着跳舞去!”

“我的头好痛,我喘不过气来。”冯天强说。

“你的脸色很难看。要不我们出去吧,去我那儿,我们快活一下,准保就好了。”苏菲凑近他的耳朵,朝他吐着气说。

苏菲挽着冯天强的胳膊,两人出了酒吧。

等冯天强再度醒来时,他浑然不知身处何处,是苏菲把他摇醒的。苏菲头发零乱,妆也花了,披着件劣质睡袍,人太瘦,身上的骨头仿佛戳着睡袍。头发虽染成黄色,但发根处的黑色现在看得一清二楚。突然间,昨晚那个巧笑嫣然的苏菲变成了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冯天强胃里的酒又开始作乱,头也突突突地跳得痛,一切又回来了。

他默默地穿好衣服,放下钱,打开房门走出去。

“嘿,”苏菲叫道。

他扭过头,不明所以。

“新年快乐!”苏菲对他说。冯天强呆了呆,喃喃回道,“新年快乐。”

冯天强再度来到街上。天色已微微发白,冷风吹过。街上没有了行人,偶尔有辆车,也是飞驰而过不愿停留。此时的街道才真正安静下来,昨晚狂欢的劲头不见了,唯有落寞飘荡在街道上空。

冯天强弄明白这是在多伦多市政厅附近的Hagerman街上。这是条后街,许多餐馆的后门就在这条街上,因此看到很多垃圾桶竖在路边,黑色的、蓝色的垃圾桶满得盖不上盖,里面的垃圾露出来,像贪吃的人塞多了食物合不扰嘴一个样,难闻的气味熏得他头痛得受不了。他打了个寒噤,找到回公寓的方向,拔腿跑了起来。周围的一切都似在抖动,天地也随他在抖动,甚至心中的那股焦虑也跟着在抖动。哈,好笑,他现在还有什么好焦虑的,他不是拿到工作offer了吗?他马上就会有新生活了!

他跑着,无意识地往那间公寓奔去。他喘着气,眼前晃过苏菲的脸,接着是小琴哀怨的脸,是母亲盼望的脸,隐约还能看到那些在国内混得意气风发的老同学的脸。他不要看见。他是那么累,他要钻进地下室躺下,他讨厌那耀眼的光,他睁不开眼。

不知多久,总算回到了霍金斯那条街。他颤抖着手打开地下室的门,一股熟悉的潮湿霉味像久别的老友亲热地笼罩住他。

他直直倒了在床上,耳边仿佛加缪在对他说:“猫的宇宙不会是蚂蚁的窝。”

 

(完)

(#11161471@0)
2017-11-5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老博士 (1)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