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暗夜随行》 - 17

canadiancheese (林一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7

这一夜,我睡在女儿房间的沙发上,老婆也没有搭理我,她还在生闷气吧……

早上,王蕾给我发微信,说是下周要出差,周四就出发,拜托我帮忙接送她两个孩子的补习班。这下子她作为单亲母亲的不容易顿时便突显,幸好她不常出差。

安娜没有联系我,我也没有打搅她,尽管我担心她摊牌是否顺利,之后是否安好。

星期四晚上,我正好在接儿子补习班回家的路上,安娜来电。我犹豫是否当着儿子的面接听这个电话,电话就断了。几秒钟后电话又响了,我停下车接起来了,儿子示意我他下车去路边的咖啡店上厕所。

“Hello, Is this uncle Kevin? “ 电话里是安娜儿子着急的声音。

“哦,是Jason 吗?怎么啦?”

“My mom is not well, can you please help?”

“What’s wrong?”

Jason 的声音带着哭腔,用很蹩脚的中文说:“我的妈咪睡在地上。”

我急了,赶紧吩咐他打911。

“No,我不要。” Jason 开始小声哭泣。“Could you help? I called my dad, but he didn’t pick up the phone.” 小男孩忍着哭说道。

“OKOK,I am coming.” 我吩咐他们不要走开。

儿子正好上完厕所了,我跟他说要去安娜阿姨家一趟,安娜阿姨的儿子Jason 打电话给我,说他妈妈not well。儿子和Jason 一起玩过一两次,虽然玩不到一起,但他记得谁是Jason。他使劲地点点头。

一路上,我心中闪过无数念头,“睡在地上”?安娜不会是自杀吧…… 应该不会,不然Jason 的反应应该更激烈。

一进门,Jason 赶紧要带我去二楼,但是他请求我儿子留在楼下等。

主人房洗手间的淋浴室里,安娜躺在地上,身上盖着一个毯子,她的小女儿跪在淋浴室玻璃门外,守在妈妈身边。

我第一时间用手指探了探安娜的鼻息,她呼吸正常,只是不省人事,我的手上一股浓浓的酒味,洗手间里都有酒味。她一丝不挂烂醉如泥不省人事醉倒在地,可能是尝试洗澡时失去了知觉。

醉了的安娜沉甸甸的,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背到床上。我把她的头侧放着,她张嘴便吐,喷射似地呕吐,满地都是,连床边都是。安娜的儿子和女儿赶紧拿纸巾和抹布打扫。我又心疼又生气,一低头,看到安娜的脖子和胸口上布满了红色的抓痕,一道一道纵横交错,触目惊心。

安娜睡死了,毫无知觉。她披头散发,脸被女儿用湿毛巾擦干净了,身上盖着白色的被子,此刻的她平静得像死去的人一样。我不忍多看一眼。

她的女儿躺在妈妈身边,搂着妈妈。Jason 跟我下了楼。

我问他,为什么不打911,他说怕和妹妹一起被人带走。他告诉我,有一次爸爸和妈妈吵架,妈妈被推倒了,额头撞到coffee table, 出血了,他要妈妈报警,妈妈却不肯,说不想爸爸被警察带走,还说 calling 911 is the last thing she wants to do。他又说,妹妹的同学跟老师讲妈妈发脾气打她,结果这个同学被带走了,很久后才让回家。

我又问他怎么会打我电话。他说妈妈手机里contacts favourites 里第一个是爸爸,可是打了很多次都没接,后来干脆就关机了。第二个是王蕾阿姨,她也一直没有接电话。 第三个就是我,打第二遍我就接了。

我问他话的时候,儿子就在我身边。

“你和妹妹在家怕吗?” 我不能久留,但是又放心不下。

“No。”

“Are you sure?”

“Yes。” Jason 小心翼翼地问我:“ What happened to my mom? Will she wake up?”

我的心情很沉重,“你的妈妈喝多了…… 她可能有点不开心。但是,她会醒来的。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不知道怎么向他解释。

“I know she is unhappy.” Jason 眼里含着眼泪说。他低着头,不想让我儿子看到。我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孩子,只能拍拍他的肩膀。

“那叔叔先走了。你有什么事,比如,你妈妈半夜不舒服,你可以打叔叔电话。但是,你不要害怕打911!如果叔叔没有听到电话,马上打911!” 我再三叮嘱。“还有,你给妈妈端一杯水,放到床边,如果她醒来了,叫她喝点水。你最好睡在妈妈房间里,妹妹还太小,不能照顾妈妈。”

“I will.” Jason 一边点头一边谢谢我。

回家路上,我思绪万千。儿子突然从后座伸手抱着我,动情地说:“爸爸,我爱你!” 我听到了他小声的哭泣声。我的眼眶也湿了。

一进门,老婆很不高兴地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正想解释,儿子突然大声说,爸爸去照顾我的朋友了,他需要帮忙。

“你的朋友,哪个朋友?” 老婆不可思议的表情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 儿子像是个大人一样,说道:“Mom,we don’t have to tell you everything.”

“你。” 老婆生气了,但是她一时半会又找不到什么话来教训小大人一样的儿子,只好一跺脚把火冲我发:“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我是他妈妈,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尊重孩子好不好?他长大了。” 我很惭愧地让儿子替我挡了风,今晚这事我确实无法解释。

老婆继续生气,以为儿子有什么秘密瞒着她,但是又无法对儿子直接实行高压政策,一肚子火全发到我头上。

我任由她发火,左耳进右耳出,心中打定主意不跟她计较。倒是儿子的表现让我觉得有必要和他谈谈心。

我走进书房,儿子带着耳塞在看书。他是个爱看书爱思考的孩子,小小年纪常常会问我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坐在他身边,拉着他的手,欲言又止……

“爸爸,你是不是也不开心?” 儿子主动问我:“Jason 说他妈妈不开心。是不是他爸爸不回家了,所以他妈妈不开心?”

“我不知道他妈妈是不是因为这个不开心。也许是的。” 我真诚地说:“爸爸只是偶尔不开心,但是很多时候都很开心。你和妹妹都很乖,我就很开心。”

“为什么人要结婚?” 儿子问我。

我哑口无言,有些道理说深了他未必明白,说浅了他知道我在哄他。

“我以后不要结婚。” 儿子皱着眉头说。

“不能这么想。你看,如果爸爸没有结婚,怎么会有你和妹妹呢?” 这话一说完,我就后悔了……

果然,儿子马上说道:“所以结婚就是为了要小孩子啰?不结婚也可以有baby的。”

我感到很棘手,这个话题如果继续讨论下去,恐怕将引来更多我解答不了的问题,我还没有准备好跟儿子聊这些。

“儿子,等你再长大一点,爸爸再和你探讨这个话题好吗?” 我诚恳地说,“有些事情从你这个年纪来看,和从你长大成人后再看,是不一样的。但是,爸爸很高兴你喜欢思考。”

儿子点点头。

我看着他浓浓的眉毛,黑黑的眼珠,倔强的嘴角,和唇边淡淡的绒毛,感慨不已,忍不住轻轻地抱了一下他。

照例洗了碗,检查完女儿的功课,我继续睡女儿房间沙发,并不是我在赌气,而是怕Jason打电话找我。

这一夜,我辗转难眠。我心疼安娜,她一定是痛苦到了需要用酒精麻痹自己的程度。我倍感无力,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到她。我同情她的孩子们,要在这样的年纪经历这些。我的眼前慢慢地出现安娜整洁的房间,她吐了一地,她的女儿蜷在妈妈身边,她躺在淋浴室地上,她的披头散发,她布满抓痕的胸口,她毫无血色平静如死亡般的脸。我不知道这些天她怎么过来的,我完全没有过问她是否还好。说好的陪着她走过暗夜呢?我很自责……

电话一直没有再响起。凌晨四点,我终于睡着了,直到手表的闹钟把我震醒。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264780@0)
2017-12-31 -05: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暗夜随行》 - 17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